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十一章 同歸于盡?

  兩人接連對了一十三拳!

  蘇景臉色已經如火焰焚燒,呼吸之間都帶有灼熱的氣息,吞吐之間,白煙散溢……看起來,就好像一口氣抽了一整包煙一般!

  而此時他的體內,早已經冰火兩重天。

  灼熱的真氣與冰冷的明玉真氣互相糾纏,還未吞噬,又來一股……這般幾次三番,體內承受壓力之強,也就是蘇景承受痛苦的能力遠遠勝過常人,不然的話,恐怕早已經生生痛到滿地打滾了!

  “嘿嘿嘿……痛苦就別強忍了!王家的擎炎神火訣,可將灼熱的真氣轟入他人體內,而后將其生生焚燒致死!你越是強撐,越是痛苦!”

  秦亥冷冷笑著,雙掌已經完全烏青,腫脹酸澀,難以忍耐!

  但看著蘇景仿佛整個人都要燒起來的凄慘模樣,他突然感覺,他似乎愛上了這種戰斗的感覺!

  讓敵人在自己的力量之下瑟瑟發抖,這可比運用權勢壓迫敵人更為快意啊。

  等到回去了,定然要讓外公傳授自己更為高深的武學,日后,決不會再懈怠了!

  蘇景深深的吸了口氣,臉紅如充血般,聽到秦亥的話,他眼底閃過了然神色!

  顯然,自己的明玉真氣目前等級太低,并不具備吸納他人功力的功效,但若敵人主動將真氣轟入自己體內,憑借自身真氣的極度內斂,還是可以將敵人真氣化為己用的!

  自己的明玉真氣,正是王家擎炎神火訣的克星!

  只是如今,縱然明玉真氣不停的在吸納體內那灼熱真氣,但秦亥如今的真氣量明顯遠遠勝過幾月之前,到如今,如果再吸納的話,恐怕就會傷到自己……

  想著。

  蘇景緩緩的從袖口抽出一把短劍,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色,嘆道:“確實,如果再跟你硬拼下去,恐怕我還真會被你的真氣給活活燒死,但現在的話……”

  碧血照丹青閃爍著森冷的碧綠之光,甚至于也許是真氣的緣故,握在蘇景手中,這短劍冰冷更為徹骨!

  此時,明玉真氣才終于通過碧血照丹青展現出了其威能!

  無風無水,沒有任何外物干擾,正在熊熊燃燒的火焰卻就那么緩緩的熄滅了!

  “煉氣一脈對你這煉氣四脈,我太吃虧……”

  蘇景緩緩舉起了碧血照丹青,嘆道:“這把短劍我到手也有幾個月了,想不到第一次殺人,竟然是在我的親兄弟的身上!不過你也別指望我會因為你是我兄弟而對你有什么留情!”

  “你……竟然帶兵器,太無恥了!”

  剛剛一番硬拼,固然痛快,但后遺癥卻也相當可怕,這家伙的拳勁陰損之極,哪怕真氣遠遠不如自己,但卻也……現在自己的雙手竟然完全提不起來了!

  秦亥看著蘇景就那么提出了一把鋒利的武器。

  而自己來的時候信心十足,甚至于連護身寶甲都不曾穿!

  他臉上露出了驚駭的神色,高聲叫道:“李毅!!!快出來,幫我打斷這家伙的手腳!”

  秦亥到底還是退縮了,剛剛感覺的痛快和過癮,已經完全不見了蹤跡!

  在看到那把鋒利兵器的同時,他已經害怕了,從未曾戰斗過的人,看到鋒利的兵器,哪怕明知未必傷的到自己,也會心生膽怯,毫無疑問,秦亥便是如此!

  “受死吧!”

  蘇景高喝!

  宛若潑墨般,碧血照丹青之上,一陣墨色涌動。

  這墨色初始時還是一點,后來越來越大,到最后更是幾乎鋪天蓋地,將秦亥的視野給盡數占據!

  無盡墨海洶涌而來,其中一點碧綠之色,宛若一條游魚,在墨色中暢快游動……不停變換位置,但目標,卻分明便是秦亥的脖頸!

  他竟然還藏著這么可怕的一手?!

  秦亥只覺得前方竟然完全沒有躲避的空間,只能不停的狼狽后退……

  剛想運氣施展輕功躲開,卻再度震驚的發現,剛剛戰的太過痛快,體內真氣竟然又減少了許多,雖然境界并未掉落,但卻已經衰弱極多極多!

  “是你!那時候是你在陰我!”

  秦亥瘋狂的大叫起來!

  到現在,他哪里還不明白,自己之前境界掉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而此時,一聲暴喝!

  “休得傷害殿下!”

  一鼓凌厲勁風襲來,宛若蛟龍盤旋,正擋在了秦亥前方……

  呯的一聲巨響!

  碧血照丹青已經直接被一支粗大的方天畫戟給生生格擋!

  李毅的身影出現在蘇景的身側,高聲道:“殿下莫怕,屬下來也!”

  秦亥躲在李毅的背后,怒道:“李毅,把這家伙的手給我斬下來,我要用他的劍把他切碎!”

  “明白,殿下!”

  “還帶著護衛來的?!”

  蘇景眼睛緩緩的瞇了起來!

  “不錯,我名李毅,乃是昔年飛將軍李廣之后!”

  秦亥“我不是要聽你是誰之后,我要你殺了他!!!”

  “是!”

  李毅點頭,持戟喝道:“十一殿下,冒犯了!”

  說著,縱身向蘇景沖去!

  長戟虎虎生威,雖然是戰陣廝殺之兵,但在他手中,卻如蛟龍出洞,凌厲剛猛,一時間,逼迫的蘇景連連敗退……

  蘇景得到墨家劍法才不過堪堪數日的功夫。

  目前也才只參悟了一招而已……其他用劍法門卻又哪里懂得?

  當下只能憑借自己眼疾手快,以碧血照丹青格擋……然而一寸短,一寸險,其中兇險,看起來,當真是格外的危機萬分!

  再加上蘇景不會輕功,根本欺不進李毅戟圈之內……

  面對秦亥還能硬拼幾招的他,面對實力可能勝不得秦亥太多的李毅,竟然反而落了下風!

  “就是這樣,別殺了他!李毅,斬斷他的四肢……我要親手殺了他!”

  秦亥眼底閃過興奮神色,高聲叫了起來!

  蘇景眼底閃過焦急神色,不過片刻的功夫……他的臉上已經直接被方天畫戟劃過一道細小的血痕!

  若非躲閃的快,再加上這叫李毅的家伙不敢殺自己,這一下,足可叫他的臉去了半截!

  但若再戰下去,自己必敗無疑!

  可恨……

  如果有輕功,我何止于淪落到這般被動的地步?

  蘇景咬牙,看著秦亥……

  心道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了!

  當下,拼著重傷,體內功力盡數匯聚手中劍刃之上,重重一劍劈在了那方天畫戟之上!

  兵器本為寒鐵,冰冷之感甚至于連李毅都忍不住打了個冷戰,蘇景已經直接越過他,向著秦亥沖去!

  高聲喊道:“秦亥,受死吧!!!”

  對身后的李毅理也不理,看起來,竟然是要跟秦亥拼個同歸于盡!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