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十章 積年恩怨

  “呼……真是……終于甩掉了嗎?”

  蘇景眼神之內滿是凝重神色,逃到了寺廟之后,第一時間將大門關上。

  然后這才擦了擦頭上的冷汗。

  從剛剛開始,他就一直有一種如芒在背的感覺。

  好像有什么人在背后跟蹤著自己,但到底是誰,自己卻完全不清楚……只是直覺這么告訴自己。

  甚至于回頭都看不到人。

  蘇景只得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回到了這殘敗破廟之內,果然,這種跟蹤的感覺立即消失了。

  “是跟丟了嗎?還是說,主動退去了?”

  蘇景皺眉,那種感覺很凌厲,如同在背后放著一塊寒冰,雖然看不到,但那冰冷的感覺卻決非錯覺,那么現在的話……

  “恐怕這里也不安全了!”

  那人跟自己到這里后退去……

  恐怕是回去報信去了。

  蘇景本來的想法是逃到這里后,只剩自己一人,想辦法引得那人現身,然后在此地將其斬殺!

  畢竟一旦在那鬧市里動起手來,恐怕立即會引動那些黑龍衛們知曉,到那時,自己插翅難飛!

  既然對方不上當的話,那么趕緊離開這里!

  正想著……

  轟的一聲巨響。

  塵煙飛濺,一只駿馬凌空踏了進來,伴隨著得意的哈哈狂笑聲,“哈哈哈哈……十一皇弟,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想不到在這阿房宮外,竟然還能讓為兄見到你!”

  “秦亥?!!!”

  蘇景瞳孔一縮,喝道:“剛剛是你的人在跟著我?!”

  “你果然知曉了!”

  秦亥止住了駿馬沖勢,駿馬仰天長鳴,他居高臨下望著一襲粗布衣衫的蘇景,眼底閃爍著仇恨的火焰,口中卻笑道:“果然,皇弟,你穿這一身,比皇宮里的衣服要合適的多啊!”

  他恐怕是最恨不得蘇景死的人,但如今機會就在眼前,他卻反而不著急了!

  或者說……

  秦亥眼底滿是惡意,已經在思索到底要怎么折磨這個讓自己礙眼了足足十幾年的可惡小雜種!

  蘇景冷冷道:“想不到剛剛逃出阿房宮就被人找到,這么看來,王家的侍衛應該很快就到了吧?”

  “放心,他們沒到……這么好的機會,我怎么舍得假手于人?”

  秦亥臉露猙獰神色,一字一頓道:“我要一點一點的折磨死你,很明顯,這需要很多時間,但他們可不會給我時間!”

  “是嗎?那我就放心了!”

  蘇景臉上露出舒心神色,嘆道:“也就是說殺了你,他們依然抓不到我!”

  秦亥一怔,挑眉道:“你還真自信啊……”

  蘇景看了眼他的臉,說道:“是不是臉治好了,連曾經的痛楚都忘記了?秦亥……就你一人的話……”

  “就我一人怎么了?!”

  秦亥大喝一聲,縱身下馬,掌心凝聚熊熊赤紅火焰……

  宛若手握火焰!

  “這里可不是阿房宮,在這里,我不必有任何的留手!蘇景,我要把你烤成熟肉啊!”

  大聲喝著,他一掌對著蘇景揮出!

  掌心火焰騰飛,宛若流星飛縱,筆直的向著蘇景轟去!

  蘇景瞳孔一緊,只覺得對方掌勁之內的火焰如仙女散花,極其散亂……

  可恨!不會輕功根本就躲不開!

  但也根本不必躲!

  蘇景冷哼一聲,道:“沒錯,正因為不是在阿房宮里,所以我也不用隱藏了!”

  右手握拳!

  大喝一聲,一拳向前轟出,七道截然不同,卻又相輔相成的拳勁已經透體而出!

  拳掌相對!

  劇烈轟鳴響起!

  蘇景悶哼一聲,踉踉蹌蹌的倒退了幾步,只覺得一股灼熱無比的氣勁順著掌心,向他體內筋脈沖去,宛若要焚燒體內的一切,明玉真氣流轉,立時將這灼熱真氣壓下!

  縱然如此,他臉上仍然涌上了一抹不正常的酡紅。

  蘇景震驚道:“你的真氣竟然增強了這么多?!”

  秦亥卻比蘇景更為震驚,他臉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你竟然擋下了我的擎炎天火掌?!你竟然不是廢物?!”

  何止不是廢物,這家伙的真氣遠遠無法跟自己媲美,但轟出的真氣卻凌厲非常,竟然險些沖破了自己的擎炎神火訣的自我防護!

  握拳,把略微顫抖的手臂給生生穩住,秦亥冷冷的笑了起來,“多虧了外公贈我至寶,不僅補足了我缺失的真氣,更讓我功力倍增,只是你既然不是廢物的話,更不能容你了呢!”

  “受死吧!”

  他大吼一聲,蘊起全身真氣,向著蘇景沖去!

  強烈的嫉妒心,讓他對蘇景再也無法容納半點,如果說之前還有想要折磨他的心思的話,那么現在,心里想的就是把他打死,必須立即打死他!

  這個混蛋,竟然也有著不弱的修為,自己費了多大的苦頭才擁有了這般的修為,他竟然也……決不可以讓他活著!

  幾個呼吸間,蘇景已經將秦亥轟入自己體內的擎炎神火訣真氣以明玉真氣轉化,似乎有了之前的轉化之后,明玉真氣已經對這股灼熱的真氣有了抗性,吸納的速度竟然快了許多!

  蘇景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氣,已經比之前稍稍強了一絲!

  明玉嫁衣功竟然還有這功效?!

  蘇景臉上不動生色,喝道:“別以為我怕你!打便打……你欺壓我多年,今日里,定然要一報多年之仇!”

  說著,縱身而上!

  兩人已經打在了一處,積年恩怨,雖然兩人可謂親生兄弟,但卻早已經再無調節可能,招招都想要對方的性命,一時之間,拳掌交錯之聲不絕于耳。

  真氣與真氣的最直接碰撞!

  秦亥仗著自己的功力深厚,意欲以勢壓人,而蘇景卻不會輕功,根本躲閃不開,索性雖然功力淺薄,但七傷拳威力不俗,卻也足可讓他與秦亥糾纏!

  灼熱的氣勁在廟內橫飛,不一會兒,周邊梁上搭下來的破舊布條上,都已經熊熊燃燒起來!、

  整個廟內,已經淪落為熊熊烈火的世界!

  廟外……

  聽著里面的呼喝之聲,感受著廟內那灼熱的氣息,李毅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色,低聲嘆道:“功力不夠內斂,浪費太多,完全發揮不出最強的實力,也就是殿下這般身份才有這個資格這般揮霍體內的真氣吧,換了其她人,哪里有這么多天材地寶可供服用?”

  反倒是那個十一殿下!

  當真古怪!

  竟然完全感覺不到他體內的真氣外流……

  莫非他的掌控力,竟然真的強到了這般地步嗎?

  他慢慢的把手中已經拆開的方天畫戟重新拼接上……臉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看來,自己恐怕還得出手啊!

  也好……幫忙挑斷那十一皇子的手腳筋,也算是立了大功了吧?

  讓殿下親自殺了他……

  這樣的話,殿下會對自己更為信任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