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八十二章 不自由 毋寧死

  “韓無垢,你這叛徒,受死!”

  襄桓之劍,雷霆縱橫!

  縱然不如之前那般霸道凌厲,但速度之快,卻當真是宛若雷電般莫可抵御!

  韓無垢眼底浮現震驚神色,雙掌并在胸前,并未張口,卻仿佛有冥冥天音響起,“汝之劍!不可揮動!”

  縱然雷劍,仍然止不住稍緩片刻,仿佛被天地法則給生生束縛一般!

  但襄桓怒喝一聲,雷劍之上電光大作,本已滯澀的雷劍以更快的速度向著韓無垢斬去!

  劍還未至,韓無垢已經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

  呯!!!

  太阿劍卻也在這一緩之下,終于趕上!

  直接擋下了襄桓這必殺的一劍……

  只是這回,秦政卻退也不退,反而將襄桓給生生迫后了兩步!

  襄桓重重的喘了幾口粗氣,臉色更顯蒼老,短短片刻的功夫,他竟然好似老了十歲一般!

  “大劍師何必執著……你這般宣泄體內真氣,只會死的更早!”

  “老朽死不足惜,但只要南兒能逃出去……老朽也可含笑九泉!”

  襄桓顫巍巍的拄劍而立,眼底浮現堅決神色!

  “他不可能逃出去,看來大劍師也注定要死不瞑目了!”

  秦政眼底浮現一絲厲芒,喝道:“也罷,今日里,孤便讓大劍師見識一下孤最強的力量,以此送大劍師上路!”

  話音落下,太阿劍高舉向天,劍身一陣顫鳴……

  顫鳴之聲厚重、樸實,卻帶著重重的不可違逆之意!

  宛若屹立于天地之間的王者宣告旨意!

  霎時間,強大的威壓瞬間籠罩整座阿房宮!

  這一刻,守城的侍衛,巡邏的將領、乃至于那仍在服侍的侍女侍人,甚至于那些皇室貴胄!

  在感受到這股威壓的一瞬間,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悲鳴一聲,下意識的跪伏在地上……更可怕的是,天空也仿佛在這股王道威壓之下感到驚恐害怕,傾盆的瓢潑大雨瞬間止息……

  烏云散去,漆黑的深夜中,耀眼的金光照耀而下,灑落無數金色光輝,每一道光輝,都是劍氣!

  金色的劍氣……

  這已經是天神之力了!

  面對足可毀天滅地的劍氣,鑲桓狂吼一聲,縱然身軀佝僂,但戰意不熄,眼底更浮現驚喜神色!

  “好!!!秦政,多年不見,你果然進益極大!能死在這招之下,也不枉了!”

  但縱然如此,也非得讓他無法再追擊南兒才行!

  襄桓哈哈大笑,奮力鼓起自身全部力量,大吼一聲,宛若不屈的霸王,面對天地之威發出憤怒的狂吼,強大的雷霆力量聚集于他的手中!

  他高高舉起雷劍,所有雷霆電光盡數匯于一劍,可怕的劍勢由他身后及前,僅僅余勢,轟隆隆巨響中,將整個阿房宮直接從中間一劍斷作兩半。

  而面對這樣可怕的劍氣……

  秦政卻不過輕輕哼了一聲,太阿劍上劍光更盛,本來足可開天辟地的劍氣急劇收縮,向著前方如利矢穿梭。

  刷的一聲輕響!

  霸道無比的雷霆劍氣直接被秦皇政的劍氣穿透!但劍氣卻余勢不消……化作無邊散溢雷電,仍然執著的向著秦政纏繞而去!

  秦政持劍格擋……

  鏘的一聲巨響。

  秦政面色猛然變得燦白,漆黑的皇袍之下,鮮血緩緩滴噠滴噠的落在地上。

  轟轟轟……

  整個阿房宮都是一陣急劇的顫抖,襄桓一劍將整個宮體一分為二!

  這般可怕的威勢,足可叫任何人為之膽寒顫栗,而有些倒霉的,正身處劍氣附近,更是直接被電作亟灰!

  “還真是可怕的力量,父皇這些年來韜光養晦,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到了一個怎樣的境界,今日里才終于見識到了,這可是我等遠遠無法望其項背的力量啊!”

  俊美的年輕人,臉上帶著悠然神往的神態,感嘆道:“真不知日后,我能否達到這樣的境界!”

  “少廢話,要打就打!”

  蘇景臉上帶著戒備的神色,這時候,明玉功的神效便顯現出來了,斬殺了數個等級與他接近之人,此時他體內的真氣,竟然仿佛不曾損耗一般……顯然,只要不是一鼓勁釋放自身全部力量,那么自己足可戰斗到神思衰竭為止!

  “剛剛那樣的發泄,你竟然還不累嗎?”

  秦蘇臉上帶著佩服神色,“你比我想象中更強,如果再多通幾脈的話,估計連我都未必是你的對手了!”

  蘇景不言……

  秦蘇!

  年輕一輩最強者,早在三年前便已經入了神海境。

  縱然是自己所認識的慕容若,恐怕也遠遠不是他的對手!

  “你別擔心……你畢竟是我弟弟,我沒打算對你出手!”

  秦蘇苦笑道:“小穹今日離開的時候,還對我說過,她不在的日子里,請我多多照顧于你……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所謂的照顧,竟然是這樣吧,你手臂斷了,再亂動會廢掉的,還是我幫你接上吧!”

  蘇景仍是滿臉戒備,不言不語!

  “你該明白,如果我要動手,你根本沒反擊的能力的,你資質不差,但畢竟沒有我這么好的資源!”

  秦蘇的身影直接消失在原地,然后一雙手已經碰觸到了蘇景那斷掉的左臂!

  “唔!!!”

  蘇景咬牙,手臂一陣前所未有的劇痛……

  他急忙閃身跳開,卻發現,秦蘇壓根沒有出手的打算!

  秦蘇放開了手,嘆息道:“接骨之痛,我也曾體驗過,確實讓人恨不得大喊大叫來宣泄,想不到你竟然能忍耐!”

  蘇景看了秦蘇一眼,動了動手臂,果然不怎么痛了,他問道:“你打算放我走?!”

  “腳在你身上,走或留,在你自己選擇!”

  秦蘇深深的看了蘇景一眼,說道:“只是我想告訴你,你若留下來,那么我會為你說情,可保你無恙,日后待得小穹學成歸來,說不定真能給你真正的自由!但你若要走的話……”

  “我要走又怎么樣?”

  秦蘇嘆道:父皇眼里最容不得沙子,以前他對你視而不見,但你如果要逃,恐怕父皇就再也容不下你了,到時候,誰也沒辦法為你說情!”

  “自然是走!就算今日里襄桓不來,過不多久,我也會離開!”

  蘇景冷冷道:“我受夠了這囚禁的日子,我要自由……不自由,毋寧死!”

  “那你就走吧。”

  秦蘇嘆了口氣,說道:“我今晚不過是睡不著覺,然后出來散步而已,什么也沒看到,什么也不知道……”

  “你……”

  “不僅僅是小穹的囑咐。”

  秦蘇臉上帶上了幾分回憶神色,說道:“當年父皇入楚國為質,那時我已然懂事,隨他同去,本以為會受盡屈辱,不曾想父皇卻得到了楚國長公主的垂青,連帶的我也……日后,他二人成親,依楚公主的身份,當為正王妃,便是我,也要喚她一聲母后,但她卻并未欺壓我母,反而讓我認回了自己的母親!所以我也好,小穹也罷,我們雖然都該叫她母后,但事實上,我們都是喚她做姨娘的!”

  看著蘇景笑了笑,他悠悠道:“那時候,我才十幾歲,但也知曉事情了,傾心姨娘,對我是很好的!所以……小心吧。”

  秦蘇竟然真的就轉身往回走去……口中還悠然道:“此去前方三百丈左拐,再走兩百丈右轉,前行后再左拐有一道門叫做潛龍門,是稷下學宮學子出入之所,那里的守衛最是空虛,你武功雖然不高,但那里素來寬松,你逃出去不難,只是畢竟是我大秦將士,給大哥個面子,饒了他們的性命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