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九章 出乎意料的結果

  “秦政!!!給老朽死!!!”

  襄桓厲聲狂吼,雷劍之上,雷霆縱橫,天地之間白茫茫一片,盡數都是雷電蹤影!

  雷霆霹靂,本是世間最為狂暴之物,卻宛若溫順的寵物,在襄桓的劍下臣伏,更依附于其身之上,本來不過一個佝僂老者,卻瞬間身形暴漲數十倍,化作了一個雷霆巨人,雙眼眨動,便有雷光萬千!

  聲綻雷霆!

  一劍斬落,更是狂雷怒嚎,天地皆嗌!宛若來自于神明的審判!

  巨大的雷霆霹靂化作一把閃爍無盡流光的巨劍,向著下方的秦政斬去!

  “蟄伏兩百年!你果然已經快要踏足那個境界了!”

  秦政喃喃說著,單手舉起了自己的太阿劍!

  正擋那雷霆神劍……

  縱然道器榜上排行第一,面對襄桓的雷劍神威,卻仍然力有不逮……

  鏹的一聲巨響!

  一瞬間,仿佛天地萬物盡皆下沉,甚至于連襄桓那已經恢復壯年的身軀都猛然一彎。

  蘇景悶哼一聲,險些跪在地上……隨著秦政出劍,周圍的重力仿佛突然重了數十倍,若非身懷武力,恐怕這一下,已經叫他跪下了!

  被波及的蘇景尚且如此。

  首當其沖的雷霆霹靂,也開始了顫栗!

  兩股強大的力量爭鋒,太過強大的力量壓迫之下,華美無雙的阿房宮,那堅硬可比精鐵的黑鐵石鑄就的石板,直接喀嘣喀嘣脆響,裂出了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很快便以兩人為中心,宛若蜘蛛網一般擴散開來……彌漫到肉眼可見的盡頭!

  遠處有宮殿崩塌,有侍人慘叫,更有人不知是神是魔降臨,震驚的大聲求饒!

  悶哼一聲,秦政已經直接被生生震退了數十丈,唇角更是溢出了些許的鮮血!

  襄桓臉上卻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已經斬出的雷劍也緩緩收回,喃喃道:“老朽的全力一擊啊!秦政……你竟然擋下了!”

  “這就是你在無上天得到的力量?!”

  秦政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果然厲害,就絕對的力量而言,大劍師確實在孤之上!”

  “你也不差……若老朽早來三十年,未必是你的對手!”

  “倘若不是你們無上天屏蔽自珍,將入道之路鎖死,孤早已突破入道之境,到那時,縱然你來,也不可能是孤的對手!”

  “可你再也沒有那機會了!秦政,今日里,老朽定然要讓你死在這里!”

  襄桓大喝一聲,雷劍之上重新依附上了雷霆閃電。

  他的身影眨眼間,已經消失不見!

  被雷霆依附,或者說襄桓此時,已經化身雷霆……

  秦政的身側,浮現無數襄桓身影,宛若千萬襄桓同時攻擊秦政一般,聲勢駭人,氣勢驚天!

  比起鑲桓的雷霆萬鈞,秦政卻要低調內斂的多,舉起手中太阿,一把劍卻將自身防的滴水不漏,呯呯呯的兵器交鳴之聲不絕于耳,每一次相撞,他都要被逼的后退一步……

  待得交合數十招,他接連退了數十步,戰場早已經遠遠的脫離了蘇景的范圍!

  而待得襄桓回劍之時,秦政手臂之上早已經鮮血淋漓,但身上竟然絲毫傷勢也未受……

  秦政臉上突然露出了一抹冷咧的笑容,嘆道:“倘若公平放對的話,大劍師百合當可斬孤于劍下!”

  “知道就好!”

  “但此處卻是阿房宮,大劍師,你永遠沒有機會了!動手!殺了楚南!!”

  秦政眼底精芒浮現,爆喝一聲!

  隨他話音落下!

  漆黑的夜幕中,突然涌出了數十道身影……

  這些人憑空出現,之前沒有半點生息,他們無不是身著黑袍,身形矯健,同時向著蘇景襲去,手中已經持上了鋒利的武器,向著蘇景刺去!

  “南兒小心!!!”

  韓無垢急忙把蘇景護在了身后,大喝道:“放下武器!”

  話音落下!

  這些黑袍身影手中武器無不是紛紛墜地……

  蘇景震驚道:“言出法隨!”

  這就是法家之力?!

  蘇景瞳孔猛然縮緊,只覺得……這般神奇的力量,竟然也不是秦政的對手嗎?

  “無用!!!”

  秦政輕喝一聲,太阿劍直接斬出……

  凌厲的劍壓筆直的向著韓無垢壓迫而去!

  “汝之劍不可……哇……”

  韓無垢話音未落,劍壓已至。

  韓無垢哇的一口吐出了淋漓的鮮血,萎靡在了地上!

  “殺了他!”

  那數十名黑衣人縱然失了武器,卻仍有行動能力,再度向著蘇景沖去。

  “卑鄙!南兒!”

  襄桓憤怒的大喝一聲……

  毫不猶豫的縱身向著蘇景奔去!

  “大劍師要去哪里?!”

  秦政一劍殺敗韓無垢,毫不停留,繼而一劍斬向了襄桓!

  一劍斬出,卻如天降法旨,厚重的壓力自天而降,要令天地萬物盡皆為之臣服,太阿劍劍重不過七斤四兩,但在他手中卻如千鈞之劍,甚至連襄桓的動作都遲緩了幾分!

  “休得阻攔老朽!”

  襄桓縱身前沖,身化雷電,生生脫離了重力的束縛,面色一白,顯然強行躲避秦政之劍已經讓他受了些許的輕傷!

  但他底蘊極深,縱然受傷也絲毫不受影響!

  向前一劍斬出……

  “死!!!”

  伴隨著一聲爆喝,這些黑袍身影在面對襄桓的時候,沒有半點反擊之力,直接在雷劍之下化為亟灰!

  “韓無垢,快帶著南兒先走!”

  襄桓高聲喝道:“有老朽在,秦政追不得你們,等你們都安全了,老朽便能放開手腳,到那時,秦政絕逃不過老朽的劍下!”

  韓無垢嘆道:“是嗎?大劍師果然厲害……看來我請大劍師過來,果然是正確的選擇!!!”

  “襄桓爺爺小心!!!”

  蘇景突然大喝一聲,臉上驀然露出了驚恐的神色,再顧不得隱藏形跡,在心底里苦思許久的七傷拳終于在這個位面里第一次發出……

  轟鳴大作。

  毫不猶豫的向著韓無垢打去!

  “你……”

  襄桓一滯,怔怔的看著自己的腰間,一把利刃已經直接深深埋入了他的體內。

  而利刃的另外一邊,卻正握在韓無垢的手里!

  而此時。

  蘇景一拳正狠狠打中韓無垢的后背!

  一個不會武功之人憤怒的攻擊,誰也不會放在心上……

  韓無垢臉上露出苦笑,正想回頭,但拳頭及體,一股雖然微弱,但狂暴如火山爆發的陰寒氣息瞬間沖入了自己的身體,氣勁或正或反,或旋或曲,或陰或陽。

  他面色一變,哇的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