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八章 人是會變的

  秦政!

  傳說中威壓諸子百家,更以太阿劍將一切不服之音徹底鎮壓的大秦第一高手!

  道器排行譜上,太阿劍更因他之故,排在了第一!

  而此時……

  縱然是太阿劍,都不得不在秦政的威壓之下黯然失色,以至于哪怕襄桓,都在定定的看了秦政好一會兒之后,才注意到,在他的身前三尺處,正插著一把劍!

  劍刃之內,流傳厚重之氣!

  方正、古樸!

  直直的插在大地上,宛若他的人一般筆直挺立!

  “秦政!!!”

  韓無垢臉上露出了戒備的神色,小心的把蘇景護在了身后。

  而蘇景臉上卻有意外神色浮現,來的好快……秦政也好,王賁也罷,襄桓和韓無垢都是最絕頂的高手,怎么可能會這么快就被人發現?

  難道說,是秦政真的在自己體內放了什么禁制不成?!

  可他為什么又不知道自己已然修煉有功法了?

  定定的看了秦政一會兒,襄桓唏噓的嘆了口氣,嘆道:“很多年不見了,秦政!你也老了。”

  秦政淡淡道:“孤正值壯年,倒是大劍師,您臉上的皺紋可是越發的多了!”

  “本來是沒有的,但突然聽聞我楚國遭滅……”

  襄桓沉默了半晌,嘆道:“罷了,沒都沒了,如今百姓在你治下也可算是安居樂業,老朽這過去之人,又何必還執著的死死揪著不放?老朽只想問問……傾心……她當真是死了?”

  “自然是死了!”

  “老朽可還記得,當初你二人是如何琴瑟相合……”

  “人都死了何必再說?”

  秦政淡淡道:“孤親眼看著她跳下城墻,斷然不可能再有生還機會!”

  “那南兒呢?!他可是你們兩人的親骨肉……”

  “既然是我們的親骨肉,如今傾心已死,他自然由孤處置……大劍師未免管的太多了!”

  “他是我楚國血脈,自然要由老朽這楚國之人帶走,老朽已經打算帶他進入無上天……本打算日后再來告訴你這個消息,但現在看來,倒是正好,老朽今日里便要帶走他!你怎么說?”

  “孤什么也不想說,但孤的太阿劍會告訴你,孤想告訴你的東西!”

  秦政目不斜視,身前太阿劍卻仿佛被人拔出一般,緩緩的自大地之中浮起,自行漂浮到了他的手中!

  “看來,這么多年不見,你自信了許多。當年你向老朽求學的時候,可還不曾如此狂妄……”

  “人是會變的,大劍師如果還用之前的眼光看孤的話,恐怕會很震驚的!”

  秦政高舉太阿劍,直直的對準了襄桓!

  “看來,老朽有必要讓你知道,這世上,可不是只有你一人在進步……不入無上天,你永遠追趕不上老朽的腳步!”

  襄桓慢慢的放開了蘇景的手,說道:“南兒,你躲到一邊去……待爺爺收拾了這秦政,再帶你離開!”

  “嗯,你小心!”

  蘇景囑咐了一句,乖乖的躲到了一邊去,這可不是他能插手的戰斗,他留在這里,也只會成為襄桓的累贅而已!

  韓無垢眼底浮現精芒,喃喃道:“秦政毫無疑問早已經踏足先天之后的境界,但那個境界,襄桓兩百年前就已經突破了……這回可有好戲看了!”

  “我倒是覺得,我們趕緊趁這機會離開比較好!”

  蘇景說道:“我留在這里,只會成為襄桓爺爺的負累,離開了……才能讓他更為自由的發揮,到那時,是走是留,都任由他決定了!”

  “但你還不能走,我也不能走……這可是入道之戰!”

  韓無垢眼底狂熱神色浮現,說道:“記住,入道……世間大道三千,但到得入道之境,便會殊途同歸!無論儒家、法家、甚至于那最虛無縹緲的道家,追求的,都不過是入道而已!南兒……也許你日后沒有機會再踏足這個境界,但不妨看看,也許能開闊眼界呢!”

  話音落下!

  天空中突然一道雷霆霹靂落下!

  銀白色的閃電瞬間將整個阿房宮都給照亮,那閃電自天空而下,卻并未往秦政或其他人而去,而是直接落在了襄桓的手背之上,他掌心的拐杖直接從中間生生斷裂開來。

  一柄狹長無比的神兵,自襄桓手中浮現!

  劍長五尺,較之尋常兵器長了許多,也細了許多……與世間兵器皆不相同!

  “雷劍!楚國第一道器!”

  秦政淡淡道:“當年覆滅楚國之后,孤遍尋整個楚王宮,卻始終找不到這把劍的蹤跡,原來被大劍師帶去了無上天!”

  “今日里,你終于見到了!”

  襄桓抬手,喝道:“老朽便讓你徹底見一次,并且,永世難忘!!!”

  雷劍高高舉向天空。

  霎時間,風起云涌,天地齊嗌……

  轟隆隆的悶雷聲在天地之間來回回蕩,宛若狂雷的怒吼!

  大雨嘩啦啦的落下!如豆大石子,狠狠的打在地上,而后彈飛無數水滴……

  他竟然憑借一人之力改變了天象!

  而雷霆霹靂,更是在這雨水之中穿梭,宛若銀色光龍,盤旋飛舞,然后向著下方射落,直接落到了襄桓的身上!

  威力無窮的雷霆,卻傷不得他哪怕一分,反而……給其披上了一層厚厚的雷霆外衣!

  “這……這是……”

  蘇景早已經目瞪口呆,這等可怕的力量……比起來,燕南天邀月之流,簡直脆弱到跟無助的孩子一樣。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先天之后,入道的力量嗎?!

  “來吧,秦政,讓老朽看看,你憑什么敢于挑戰老朽!!!”

  襄桓那佝僂的身軀,也在雷霆的刺激下,慢慢的變的高大,臉上的皺紋逐漸減少,慢慢恢復成了一個三十余歲的壯漢!

  雷電的刺激……讓他重新回到了巔峰狀態!

  他看著秦政,眼底閃爍著怒意,對于他覆滅了他的國的憤怒!好像隨著相貌的年輕,心性也變的年輕了,很多事情,態度也都變了!

  最起碼,亡國之恨,他已經打算找秦政好好的清算了!

  “孤自然是有著孤的手段的!”

  秦政抬手……

  太阿劍與雷劍正好相反,手掌寬的劍刃,長度不過三尺,但卻極為厚重……

  他眼底,微不可查的,露出了一絲狂熱的神情!

  喃喃道:“不然,豈非枉了孤等侯你到來的這十余年的光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