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七章 他已到了

  這就要出去了?!

  巨大的喜悅感瞬間充斥心頭……

  襄桓,楚國的守護神!

  作為楚南的記憶里,可是聽著他的傳說長大的。

  萬萬想不到,他竟然還活著……這讓蘇景本來做好的計劃完全被徹底打破了!

  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如今有他在,蘇景自然沒有半點遲疑,高聲道:“好,我這就跟你走!”

  “有要準備的東西嗎?”

  “沒有!”

  住了十幾年的房屋,里面卻沒有半點對自己有價值之物,唯一對自己有價值之人,也早已經在今日里離去。

  “你不用太著急的……”

  襄桓慈愛的笑,對蘇景說道:“老朽是光明正大進來的,自然也會光明正大帶你出去,秦政若不阻攔還好,他若阻攔,說不得,老朽要找他好好的算一算覆滅我楚國之仇了!”

  是說還有足夠的時間嗎?

  蘇景心頭一動,說道:“我有個朋友,我想請您幫我帶她出去!”

  “是個女娃兒?!”

  蘇景點頭。

  “哈哈哈哈……你果然與你外公一樣,是個花心的性子啊,這么惡劣的環境,竟然還能認識女娃兒……好,一起帶上!”

  襄桓爽朗的大笑起來,笑道:“帶上帶上,只要你想帶的,咱們都帶上……你襄桓爺爺自然是有這個能力幫你的!”

  “除了我的那個朋友之外,沒別的人了!”

  “好……咱們一起去尋她!”

  “你們哪里也去不了了!”

  突然……

  一聲爆喝在耳邊響起。

  嘩啦啦的腳步聲響起,眨眼間,已經有數十名全副武裝的赤甲將士將尸山別院給包圍,為首者,蘇景見過,可不就是秦亥的那個便宜舅舅王賁么?

  他臉上帶著嚴肅的神色,喝道:“大膽韓無垢,你竟然還敢潛入我阿房宮,莫非以為,我等當真便奈何不得你們嗎?”

  韓無垢臉上并沒有什么震驚的表情,反而帶著些許的玩味,壞笑道:“是你……怎么?才剛剛被你的主子打過屁股,這會兒就又急著叼骨頭去邀功了嗎?可你是狗,你的主人卻未必是狗,我這骨頭,他不一定喜歡,強吃的話,說不定會咯牙也說不定呢!再說了,這阿房宮,本來不就是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之地么?”

  王賁臉上猙獰神色一閃而過,怒道:“韓無垢,你放肆!陛下英明神武,豈是你這兩面三刀的小人所能嘲弄的?!”

  “英明神武……所以打你屁股,連帶你老爹的也被打了!你是想說,他打的好嗎?”

  “動手,拿下這三名逆賊!!!”

  王賁高喊一聲,已經將蘇景也給算在其中……顯然,是打算借著這次的機會,把蘇景給徹底打落塵埃了!

  “殺!”

  數十名手持利刃的赤甲將士迅速羅列隊形,把襄桓、韓無垢以及蘇景三人給圍困其中!

  襄桓問道:“王賁,是誰?”

  韓無垢答道:“是王翦之子!”

  “原來是他……哼,當年他也曾入我楚國拜會于老朽,可惜,老朽事物繁忙,哪里有空閑見他,便將其驅退了,想不到如今,竟然連他的兒子都敢沖老朽大喊大叫了!”

  襄桓揮手!

  頓時一陣陣驚叫聲響起……

  那數十名侍衛同時驚叫一聲,只覺得手心一麻,各自的兵器都已經嘩啦啦的掉在地上。

  他們臉上都露出了震驚莫名的神態,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這老頭明明都沒有動手,自己怎么就……不自覺的把兵器給丟了?

  韓無垢臉上露出了贊嘆神色,佩服道:“相傳當年襄桓先生的劍術舉世無雙,想不到連真氣的掌控都如此了得,這血龍衛乃是秦政費盡心血創建,雖然單體實力不算太強,但若形成陣勢,連我也要頭疼一陣,如今在先生面前,卻如此不堪一擊!!”

  “老朽若還需要你來夸獎的話,可就真的越活越回去了!”

  襄桓淡淡的說道。

  “你……你是襄桓?!!楚國第一大劍師襄桓?!!!”

  王賁本來正自震驚,聽得韓無垢的話,臉上神色轉為驚恐,顯然,他已經想起了這襄桓,到底何許人也!

  他大喊道:“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老朽是死是活,論不到你來評論,現在既然知曉老朽身份,念在當年與你父也算有一段因緣,饒你性命……退下吧!”

  說著,襄桓看向了蘇景。

  蒼老的臉上帶上了無奈的神色,嘆息道:“小南兒,沒想到這阿房宮的守衛,比爺爺想象中要來的更嚴密,爺爺先帶你出去,然后再來接你的小紅顏知己,好不好?!”

  “我們只是朋友……”

  蘇景微笑道:“不過,一切聽爺爺吩咐便是!”

  “好,咱們這就走!”

  說著,他上前牽住了蘇景的手,然后往外走去……全程視那數十名血龍衛和王賁如無物。

  王賁臉上神色又驚又怒又懼,有心發作,卻知曉恐怕連自己的父親,都是聽著這老者的傳奇名聲長大的!

  自己若敢異動……

  而就在襄桓走到王賁身側的時候。

  “殺!!”

  突然,王賁身邊那數十名血龍衛同時一擁而上,手中各自持上了一把短小的匕首!

  王賁不敢動手,但這些人早已經是秦政的死士,哪里有半點畏懼……而刀刃劃過間,淡淡的真氣流轉……

  “咦?真氣化形……你們竟然皆已通了奇經八脈?卻又不似神海……好古怪……”

  襄桓忍不住驚奇的贊嘆了一聲,嘆道:“如此看來,你們天賦倒也不差,可惜了!”

  說著,一手仍然牽著蘇景,另外一只手虛握!

  霎時間,雷光大作!

  本來皎潔的月光,迅速被陰沉的烏云給遮蔽,轟隆隆的悶雷聲響起……

  而后一道雷霆閃電奔騰而下!正落在襄桓身側。

  連慘叫聲都沒有。

  數十名已經達至煉氣八脈以上的死士高手,已經直接生生消失在王賁的面前。

  只留下了數十道散發著焦煙的黑色焦痕!

  血肉骨骼盡都不見,所有的血龍衛都早已經在那奔騰的雷光之下,被徹底化為灰燼!

  王賁干咽了一口唾沫,眼底浮現驚恐神色!

  這血龍衛乃是陛下經過秘法造出的兵器,縱然不如正常的煉氣八脈高手來的強大,但也絕非等閑人等所能媲美,可在這老頭面前,竟然……

  而且雷!

  他不自覺想起了自己曾經聽過的傳說!

  襄桓……駕馭雷霆的神!

  “幸虧你剛剛沒動,不然的話,雷電無眼,恐怕要連你一并化為灰燼了!”

  襄桓淡淡道:“告訴秦政……今日里老朽把南兒帶走了,日后,老朽自然會來尋他,好好的聊一聊昔年過往!”

  驀然間,淡淡的聲音響起,說道:“何必等日后……今日里,孤便在此!”

  黑色鑲金邊的華麗皇袍,斑白的鬢角,以及那不帶半點溫度的冰冷雙眸!

  秦政……

  不知何時……他竟然早已到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