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一章 我可能需要冷靜一下了

  墨夢笙離開了。

  就像她說的那樣,她沒有教給蘇景任何東西,而僅僅只是送給她一件禮物而已!

  朋友之間的饋贈……

  看著她那嬌俏的身影離開,蘇景隱隱約約明白了她的想法。

  她認為自己身為皇子,多少是有機會離開的,所以將這套劍法交給自己,這樣待得自己出去,便可幫她重振墨家么?

  “抱歉……重振墨家我是真沒這本事了,但日后,我定然救你出樊籠!”

  知曉墨夢笙的一腔苦心,蘇景喃喃說道。

  回到自己的房間,將房門關上,然后打開了那本耗費了墨夢笙一月心血抄錄出的劍法篇!

  “沒想到除了七傷拳之外,我竟然又得了一篇武學典籍,而且還是在現世得的,看來日后,我冒充墨家弟子,更光明正大了!”

  他幽幽嘆道:“聽她的口氣,這套劍法的話,至少也是先天品級的吧?她竟然真的就這么白白送給我了……”

  只是這套劍法卻不像七傷拳那般,只是捧在手中,都有一種無比沉重的感覺!

  這是一家學說的精華所在,是最后的瑰寶!

  蘇景嘆息了一聲,臉上露出了復雜的神色。

  第二日。

  “雖然距離我們授課結束還有一段時間,但畢竟我不過是你們的同齡人,沒辦法跟言夫子這樣的大儒相提并論,所以之后的話,我已經沒什么可以傳授給你們的了!”

  墨夢笙臉上仍然是那么一副平靜死板的模樣,淡淡說道:“所以我已經稟報陛下,日后,便換由兵家的蒙恬將軍為你們授課,當然,傳授的卻是兵家之道了!至于我墨家之道,修文館二樓的學說會逐步更新,到時候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一看!我才疏學淺,就不替你們解答其中困惑了!”

  面對墨夢笙突然要終結授課…

  下方并沒有什么太過吃驚的舉動,對這些皇子公主,大臣之后來說,所謂的諸子百家,不過是將他們的精華學說展覽在他們的面前,供他們稍作了解而已,走便走了……

  唯獨蘇景,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看著臺上的墨夢笙,總感覺她突然終結這授課,應該是有自己的原因在內。

  而墨夢笙注意到蘇景的眼光,那冷若冰霜般的雪白臉龐,如同冰雪溶解,展現出了如明媚春光般的燦爛笑容。

  “再見了,諸位殿下!”

  她學著男子模樣,對著下方的諸人恭敬的行了一禮,但眼光,卻一直盯著蘇景!

  然后抱著自己的講習,慢慢的走了出去!

  “又要換人了嗎?也好……聽這女人講課,著實無趣的很……不過兵家應該已經是最后一學了吧?法家如今已經徹底覆滅在陛下的大軍鐵蹄之下,道家被逼遠遷,還未曾臣服于陛下,看來我們也快解脫了。”

  “是啊……這么說起來,為期兩年的苦學啊,感覺自己真的進步好大,就差最后一步……就結束了!”

  “走,今日里,望春樓,我請客,咱們不醉不歸,定然要好好慶祝一下!”

  聽到有人提起望春樓,那些年齡雖小,但卻已經頗為知事的公主殿下們皆是不恥的啐了幾口,急忙避了開去,生怕聽到了都覺得侮辱了自己的耳朵。

  而皇子也好,三公九卿之后也好,他們已經并肩而行,有說有笑的離開了修文館。

  唯獨蘇景……

  他古怪的看了眼旁邊,驚奇的自言自語道:“小穹呢?她今日里怎么沒有來?”

  很古怪,秦穹平日里幾乎從不遲到,尤其是她與墨夢笙因為自己的緣故,也算是有了不淺的交情,幾乎是從不缺席她的課的……但現在……

  是不舒服了嗎?

  他也沒有多想,轉身去了墨夢笙的住所。

  突然結束課程……

  蘇景還是頗為關注的,她此時到底在想著什么。

  而此時……

  青蓮殿內!

  秦國太子秦蘇滿臉鄭重神色,一字一頓的問道:“皇妹,你是認真的嗎?”

  秦穹微笑著坐在鏡前,慢慢的把一根簪子束在自己的頭上……蘇景不在,她臉上嬌憨神色半點也不剩,有的只是符合公主特性的尊貴典雅,輕聲說道:“我當然是認真的!”

  “可你要知道,此去乾朝……再回來,可不知道是幾年之后了!”

  “但我們大秦初初建國,又得罪了夏朝這等強敵,如今正是需要找盟友的時候,大唐一貫與楚國交好,恐怕不會承認我大秦,乾朝……已經是我們唯一的選擇了,不是嗎?”

  秦蘇低聲喝道:“但那也不該由你去!你該知道……父皇最疼愛的便是你,你若走了,他也會不舍,事實上,倘若你不主動要求,他都已經決定要讓清荷去了!”

  “大乾與我大秦不同,那里宗門為尊,我若去了,定然是拜入那里最強的宗門,比起在這里,我可以得到最好的鍛煉!”

  秦穹微笑道:“太子皇兄,你說,如果我成就先天境界的話,父皇會不會對我另眼相看,答應我幾個無傷大雅的條件呢?”

  秦蘇嘆道:“比如說……給楚南自由?”

  “也許……還有我的……一起……”

  秦穹聲音低不可聞的說道。

  “你說什么?”

  “沒什么……皇兄,你是在我們所有兄弟姐妹中年齡最大的人,父皇當年入楚國為質,那時候你已經懂事了對吧?”

  “嗯……當時的生活……當真煎熬啊!”

  回憶過往,秦蘇也是頗為唏噓。

  “但還是有人頗為照拂你的,對吧?”

  秦穹回頭看了他一眼,說道:“太子皇兄,你性格一慣敦厚,我知曉你性情最好,我不在后,希望你替我多多照拂哥哥……五年,五年后,我會入先天……”

  “五年……二十一歲的先天?怎么可能……”

  秦蘇驚道:“之前的話,縱然最快達到先天之人,也是在三十五歲后才達到那樣的境界,你今年都已經十六歲了……”

  “可現在,父皇的記錄不是已經被人給打破了嗎?”

  秦穹嘿嘿笑道:“我去乾朝,可不是去玩的。”

  秦蘇看著秦穹那俏皮的神色,臉上露出唏噓神色,嘆道:“十一皇弟何德何能,能得你這般重視……總之,苦了你了!”

  “也不僅僅是為了他吧……就算沒有這事,我可能也要暫時離開哥哥了!”

  秦穹幽幽嘆道:“我已經越來越看不懂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了,明明以前還是覺得很惡心的,為什么現在的話,感覺如果是現在的哥哥的話,反而會主動的……會……我覺得,我可能需要冷靜一下,好好的看清楚我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算了……反正你是我堂堂大秦青蓮公主,縱然去了哪里,也不會受了委屈,只是……離家多年,怕是父皇也要不舍你了!”

  “這……他已經同意了哦!”

  秦穹笑道:“連我都沒想到,他會同意的這么干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