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十五章 任務完成

  崔玉成死了。

  蘇景和慕容若,以及江流三人的耳邊同時響起了那一句主神的提示。

  檢測到臨時隊友崔玉成死亡,扣除氣運值500點!

  江流默默的念起了超度的經文。

  慕容若嘆息了一聲,說道:“他其實本性不壞的,雖然紈绔了些,但本性確實不壞……”

  蘇景卻憂慮另外的方向。

  之前殺了一個煉氣境的高手,獎勵這回算是抵消了……但現在看來,日后身上果然還是要常備上一些氣運值啊,不然的話萬一扣除成負數,到時候就算主神不抹殺自己,死神來了,恐怕真的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殷素素全程目睹了崔玉成的死,他本與她非親非故,奈何他那一句對不起他的母親,卻打動了殷素素作為母親的天性,看著崔玉成的尸體,她問道:“他……要安葬嗎?”

  慕容若點了點頭。

  馬車尋了一處幽靜之處,慕容若和蘇景等人挖了個大坑,把崔玉成的尸體埋了進去。

  能在輪回位面里面還有一處埋骨之所,崔玉成的運氣不錯,但他在現世的留下的一切,都會徹底消失掉,甚至于連他的母親,都不會記得他!、

  真不知道這樣算好算壞。

  而崔玉成死后,扣除了氣運值……

  似乎連江流的情緒都不算太高,之后的路途,他只是默默的念經,沒有再說過話。

  蘇景則一直在沉思,這兩次的位面確實都是自己熟悉的,但日后……未必一直都是自己熟悉的,看來,多少還是要注意一下的,可別不小心陰溝里翻船,倒在這里了。

  路途再沒有如之前那般氣氛活躍,雖然不知道死的人到底是誰,但看到蘇景等人的興致都不高,俞蓮舟沒有再和張翠山高談論闊,甚至于張無忌都沒有再多說什么,只是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時不時瞄瞄蘇景,瞄瞄慕容若,看看江流……

  中途又遇到了兩次突襲,不過縱然俞蓮舟一人便可應付,何況如今又多了一個慕容若,她出手,輕而易舉的將敵人盡數收拾。

  而且下手極有分寸,劍劍不要敵人性命,只是點到即止,倒是讓俞蓮舟看的暗暗點頭,心道這姑娘不僅人美,性子也好,真不知道哪個門派能調教出這般出色的弟子。

  這般平穩的走了三日。

  第三天里……

  “五師哥!!!”

  一聲驚喜的歡呼,一道身影騎著駿馬,風馳電掣般迎面而來,距離慢慢行走的馬車還有數十丈的時候,他縱身而起,整個人宛若一只大鳥般在空中滑翔,高聲叫道:“五師哥!小弟想死你了!!”

  說著,身影已經正落在馬車之上!

  “六弟!!!”

  張翠山也忍不住一陣的熱淚盈眶,與自己多年闊別的六師弟緊緊的抱在了一起!

  俞蓮舟問道:“六師弟,大師兄他們呢?”

  殷梨亭答道:“七師弟隨后就到,三師兄去往你們后面,替你們堵住那些跟隨的敵人,大師兄的話,如今坐鎮武當派,如今我們已經到了武當地界,五師哥,你放心,再沒什么人敢跟你們為難了!”

  “是啊……終于回家了!”

  張翠山熱淚盈眶的望著那巍峨的武當山,忍不住跪了下來,俯身在腳下的山路上親吻了下,哽咽道:“弟子……終于回來了!”

  “是啊……這回能夠平安歸來,還是要多謝蘇少俠他們,若非他們,恐怕我們幾人,已經盡數折在了那鶴筆翁等人的手里了!蘇少俠,我們已經到了武當山了……你們也可以……”

  俞蓮舟禮貌的敲了敲馬車,然后掀開了簾子。

  然后,怔住了。

  困惑道:“弟妹,無忌,蘇少俠他們呢?”

  坐在馬車里的殷素素正目瞪口呆,似乎被什么東西給震驚的話都說不好了。

  反而張無忌,聽的師伯問話,答道:“他們都不見了,突然就不見了。”

  “什……這是怎么回事?”

  俞蓮舟怎么可能會相信這么荒謬的事情,可……他們竟然真的就不見了。

  馬車只有前面一個出口,而自己一直坐在那里,他們沒可能瞞過自己偷偷離開的!

  那這到底……

  “什么?崆峒棄徒?空見神僧的弟子?”

  殷梨亭驚奇道:“據我所知,空見神僧只有一個弟子名喚圓真,不過如今早已經是不惑之年,哪里有什么十幾歲的小弟子?師兄,莫不是你撞鬼了不成?”

  “撞鬼?”

  俞蓮舟看了一眼那空蕩蕩的馬車,他們真的就那么消失了。

  他忍不住打了個了冷戰,喃喃道:“難道我們真的撞鬼了?”

  “阿彌陀佛……”

  江流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然后看到了前面那張熟悉的臉。

  “師父!!!”

  他歡呼一聲,撞進了那名慈眉善目的和尚懷里。

  “哎呦……乖徒兒啊,你撞死為師了,怎么了?突然這么親熱,是不是又犯了什么過錯?”

  慈眉善目的老和尚抱住了自己的弟子,笑呵呵的問道。

  “弟子沒有……只是……只是突然覺得,能見到師父,真的是太好了!師父……”

  “怎么了?”

  “如果弟子有一天突然消失了,所有人都不記得弟子了,師父會難過嗎?”

  “傻瓜,你都消失了,為師自然也不記得你,自然也就不會難過了。”

  “是嗎?那弟子就放心了!對了師父……”

  “又怎么了?”

  “弟子想去大唐……”

  “為什么?”

  “因為……弟子答應了一個人,要替他傳一句話,而且……”

  江流笑道:“而且下山去了,弟子就可以吃肉了,肉可好吃了!”

  那慈眉善目的老和尚頓時面色大變,震驚道:“阿彌陀佛,你這孩子,是不是腦子燒糊涂了,你什么時候吃過肉,為師偷吃就沒帶過你……啊不對……我佛門弟子,當戒五葷三厭,你怎可吃肉?!”

  “可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若心中有佛,吃肉又有什么打緊?”

  “是嘛……江流,你佛性上升的好快啊!”

  那老和尚心頭微動,心道日后若再被禪主師兄逮到,用這個理由,定然能噎的他說不出話來!

  “好,等你的大般波若經達到六脈以上,為師便帶你出去游歷,可否?”

  “是,弟子多謝師父!!!”

  大乾王朝的另外一個地方。

  “墨家的蘇景嗎?”

  慕容若臉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喃喃道:“倒是個不錯的隊友,心思很縝密,想不到獨自歷練了這么久,我竟然還能碰到讓我動心的臨時隊友……看來,有必要兌換一張隊友契約了!”

  “大師姐,你在那里做什么?師父的試劍快開始了……我們可都在等你呢,這回不知道誰的運氣比較好,能從她老人家的劍勢中領悟劍招!”

  背后,歡快清脆的聲音響起。

  慕容若笑了笑,臉上露出了莞爾的笑容,回頭笑道:“來啦。”

  她起身,前方正是無盡崖海,而身后……幾名身著白衣的小姑娘面帶憧憬的看著她……

  她微笑,起身往那幾女走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