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八章 忽悠 接著忽悠

  被勒令不準接蘇景話的江流很聽話的沒有多說,只是困惑的眨了眨眼,心道空見神僧?好厲害……便連我梵天禪院的禪主都不敢稱神僧,這位空見神僧一定很厲害吧?

  他牢牢記著剛剛蘇景的囑咐,一句話不說,見眾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這才注意到自己還沒自我介紹,急忙微微躬身,道:“阿彌陀佛,小僧江流,見過諸位施主!”

  說話間,一派天真懵懂神態。

  而聽到蘇景的話,張翠山身軀猛然晃了晃,臉色已經瞬間變的煞白,震驚道:“不知這位小師父與空見神僧是……”

  他可是聽過的,自己的義兄謝遜,曾經為自己一十三拳打死了少林寺的空見神僧而深感后悔,甚至于到了幾乎日夜煎熬于心的地步!

  可想不到,自己等人才初入中原,竟然便遇到了……

  蘇景正色道:“江流小師父正是空見神僧的弟子,至于在下,當初在下家中感染瘟疫,一家幾口盡皆死絕,多虧了空見神僧不怕疫病,救在下性命,如今偶遇江流小師父,見他沒有半點江湖經驗,便隨之一同同行而來!”

  “原來竟然是少林空見神僧高足……在下有禮!”

  其他諸人面色俱都微變,空見神僧乃少林四大神僧之首,自然容不得他們怠慢,當下無不抱拳行禮。

  甚至于連俞蓮舟,都微微抱拳示意……畢竟,如今的少林寺,可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大派,武當風頭再盛,也只是蓋過了少林風頭,卻沒能把他們那武林第一大派的名頭摘走!

  江流急忙忙不迭的挨個回禮,手忙腳亂的,讓人一看便知是從未出過門,甚至于可能連風浪都不曾見過,被保護的很好的弟子!

  蘇景正色道:“空見神僧也曾于我有過救命之恩,我與江流小師父偶然遇見,見他全無照顧自己的能力,所以便與他一路同行,我二人目標相同,便是要找到他的師父空見神僧!”

  他心下忍不住暗暗自得,江流身上的和尚味實在太重……說他是少林弟子,簡直不需任何證據,只看他那張天真呆萌的臉就明白了。

  連帶的,我這個代言人也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借著少林寺的虎皮扯大旗了!

  甚至于,江流不說話人家也不會懷疑,畢竟我們是同伴,他又是個嘴笨的,不會說話再正常不過了。

  反正以這個為插入點的話,應該可以得到張翠山的信任,得到了張翠山的信任后,還怕俞蓮舟不信自己么?

  至于日后萬一暴露……哼,我們早完成任務回歸現世了。

  完全沒問題!

  俞蓮舟問道:“小兄弟你方才說的……據我所知,空見神僧不是已經被謝遜那惡賊一十三拳打死了嗎?”

  其他人也都互相交換著眼神,心道武林中人都知道的事情,莫非還有什么隱情不成?

  蘇景正色問道:“可曾見過空見大師尸骨?”

  “這個……倒是不曾!”

  俞蓮舟遲疑了起來。

  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覷,心道難道傳說中的空見神僧還活著不成?

  江流看著蘇景的眼神,已經是望向天人一般的眼神了,這艘船上,至少有一半的人能跟他們兩人的武功并駕齊驅,至少有十幾個人能夠碾壓他們兩人……但他竟然只靠一張嘴,把這些人都給說的一愣一愣的,實在是……太厲害了!

  果然,跟著蘇施主,真的很可能完成任務!

  蘇景高聲道:“諸位可能有所不知,也許江湖上盛傳空見神僧被謝遜一十三拳打死,可這傳言傳的實在太過真實,甚至于連多少拳都出來了,太真,反而假了,要知道,難道當時還有人旁觀不成?而且當年我幼時曾親眼見過空見神僧的實力,他的功力高深,遠非謝遜之流所能媲美,說謝遜打死了空見神僧,這件事我第一個不信,但空見神僧失蹤已有多年,失蹤之前又與謝遜有所牽連,所以我想,空見神僧的失蹤,應該與謝遜有關!張五俠,我等兩人,只為見謝遜一面,向他詢問空見神僧的下落而已!”

  這話說的,滴水不漏。

  諸如其他人,聽到蘇景如此說,一個個也忍不住心下生疑,確實,謝遜再怎么厲害,但空見神僧可是四大神僧之首,兩人無論名望也好,實力也好,都有一定的差距……現在想來,這件事情還真有一定的蹊蹺!

  尤其是尸骨不見,而這傳言又……

  張翠山苦笑,與殷素素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底的苦澀意味。

  想不到才初入中原,竟然就碰到了最不想碰到的人么?

  當初大哥跟自己等人提起往事,言語之間,頗多悔恨……尤其是那空見神僧,這位蘇少俠的懷疑自然很對,可他卻想不到,謝遜竟然會利用空見神僧的仁念,把他給生生打死。

  這種事情,如此卑劣,怎么能說?

  倘若說出來,大哥的名聲,恐怕要更難聽了!

  但若不說……看著那一臉懵懂期待的江流小師父……

  自己又于心何忍?

  張翠山一時間,著實不知道該如何說了。

  張無忌動了動嘴唇,心道空見神僧,不就是那個被義父打死的很好的和尚嗎?難道這個和尚哥哥,竟然是那個很好的和尚的徒弟嗎?

  想問,但想起自己娘親剛剛打自己的耳光,他很聰明的不說話了。

  殷素素苦笑了幾聲,她對謝遜這個大哥也極其敬重,連帶著悔屋及烏,對于他所欠下的債,不自覺的便背負到了自己的身上!

  船上這般多的人,昆侖武當……盡都想要那屠龍刀的下落,但自己卻絲毫不懼,大不了打上一場便是,天鷹教何時怕過別人?

  但唯獨這兩名少年……他們并不是為了屠龍刀而來,僅僅只是為了尋找到自己的長輩,而另一人,帶著這小和尚千里奔波只為找到恩人,何其古道熱腸的俠義少年!

  多么好的兩個少年,縱然自己乃是邪教之人,殷素素仍然一陣唏噓佩服!

  說實話,她情愿面對千軍萬馬,也不想面對這兩人……

  俞蓮舟看了一眼臉有苦惱神色張翠山,見五弟神色不對,心知此事恐怕還有隱情。

  當下踏前一步,高聲道:“諸位,我五弟離武當已有十余載,這是諸位武林同道都知道的事情,眼下他幸存歸來,更帶有一子,我作為兄長,很是為他高興,想來家師也定然很是高興,諸位也知,家師百年壽辰已至,我急欲將這個好消息送于家師知道,還請諸位給家師和我武當一個薄面,三月后,我兄弟幾人于武昌黃鶴樓做宴,宴請武林群豪,在那時方將此事說清楚,可否?”

  “啊?去武當派嗎?”

  已經完全被蘇景給帶暈的江流聽到武當派,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驚喜道:“好啊好啊,就去武當派!小僧不才,愿與施主同去!”

  “這……”

  沒想到少林派竟然同意的這么干凈利落。

  其他幾人怔了怔,臉上都露出了猶豫的神色!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