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 屠龍寶刀?點擊就送的東西我不感興趣

  江流話糙理不糙,果然……

  隨著外面的一聲大呼,正在麝戰的眾人莫名的停了下來,雖然有幾人仍然在瘋狂的揮舞著刀劍,但卻壓根沒人理他們了,看起來好不尷尬,當下慢慢的刀劍也都停了下來。

  此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外面那身著獸皮衣的一家三口的身上。

  三人皆是身著獸皮衣,看來飽經風霜。

  男的相貌英俊朗朗,女的柔美動人,雖然服飾粗鄙,但卻難掩這兩人文雅之氣,而被他們兩人夾在中間的小小少年,才不過歲年紀,但看起來卻也遺傳了兩人的優良基因,可見日后定然也是個俊美少年!

  “據任務介紹,張翠山施主和殷素素施主兩人身份有別,但卻誕下孩兒,看來這個小孩子就是我們兩個要保護的張無忌張施主了!”

  江流低聲道:“我們需要負責把他們送上武當山……敵人是誰呢?怎么看起來,這船里面的好像都不是他們的敵人?”

  “聽著就是,他們肯定會說出很重要的信息的。”

  蘇景淡淡說道。

  “是了,蘇施主說的對,小僧急切了。”

  江流也安靜了,和蘇景兩人躲在那狹窄的角落里,聽著外面已經完全不再戰斗的大廳里的聲音。

  只是此時的畫面,卻怎么看怎么怪異,明明前一刻還在打生打死的敵人,突然就攜手同好了,兩方各有一個重要人物竟然偷偷的成了親,甚至于孩子都多大了。

  這么看來,本來的三派混戰,其中實力最弱的那一派,可就騷動的很了。

  昆侖派的幾人本來只是戒備天鷹教,現在,急忙移動身形,甚至于連武當派也給戒備了。

  俞蓮舟見狀,也是頗為哭笑不得,有心表明自己決不會與天鷹教同流合污,奈何自家五弟……他也只能聽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才好決斷了。

  而聽著這些人的聊天。

  蘇景雖然頗為新鮮,但對于劇情早已經爛熟于心,因此并沒有太過在意,反而在心底里思索,到底該怎么取得俞蓮舟的信任,畢竟保護張無忌……而且還是一路平安保護到武當山上,也就是決不能讓他被人抓走,甚至于,決不能讓他蒙受危險。

  暗地里保護不是不行,但如果慕容若在的話這樣最好,可現在就自己這兩個武功低微之人……如果不能貼身的話,那難度可就提高了不少了。

  “原來是這樣……”

  江流低聲道:“小僧好像聽明白了,原來他們是為了搶奪一把名為屠龍刀的武器,所以跟一個很厲害的對頭一起流落海外,后來他們的對頭死了,但他們還活著,所以……那寶刀一定落在了他們的手里,這些人與其說是來找人的,倒不如說是來尋寶刀的。”

  他嘆息道:“唉……寶物紛爭,果然無論在哪個位面,都是難以止息,人心貪欲,無法制止啊!”

  稚嫩的面孔發出唏噓的感嘆,看起來,還真有那么幾分悲天憫人的感覺。

  只可惜……

  “不對的,不是的,義父根本就沒死!”

  任務目標張無忌突然高聲叫了起來,直接讓所有人都面色大變,有的大驚,有的大喜,殷素素更是激動的直接拉過了張無忌,直接狠狠的打了一個耳光!

  江流驚叫了起來,“呀……任務目標受到傷害了,蘇施主……”

  蘇景沒好氣道:“那是他娘!娘打兒子能算傷害嗎……所以現在閉嘴!聽我的!”

  “哦,對了,蘇施主比小僧想的更清楚,定然能聽出些更重要的信息來!”

  小話癆江流果然閉嘴了。

  而蘇景望著那本來氣氛和諧的大廳因為一句義父而變的再度劍拔弩張,甚至于連俞蓮舟眼底都蘊上了不滿之意……

  他喃喃道:“這回的話,可是沒辦法善了了。”

  “蘇施主……”

  “閉嘴,之后,聽我的!我保證你完成這回的任務就是了。”

  蘇景深深的看了這江流一眼,心道這家伙到底是心機深沉還是真的天真懵懂?

  算了,不管怎樣,我們兩個目前的任務一樣,他沒理由坑害我的……姑且信任他一回就是了。

  想著……

  蘇景再三道:“聽我的,保證你完成這次的任務,可以嗎?”

  江流驚喜道:“真的?蘇施主你已經有辦法了?”

  “走吧……記得,待會兒無論我說什么你都不要震驚,也不要接我的話,更不要當眾拆我的臺,知道嗎?”

  蘇景心道必須先博的俞蓮舟的信任才行,當下看場上一片寂靜,急忙拉了江流一把,兩人同時沖了出去。

  此時張翠山一家三口正被圍在中間,周圍空了好一大片,蘇景兩人沖了出去,正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他高聲喝道:“好哇張五俠,你竟然還想隱瞞謝遜的下落,你想獨吞屠龍寶刀,我等也沒興趣跟你搶奪,快說,那謝遜現在何處,我們只是要找他的人,沒興趣參與你們屠龍刀的爭搶!”

  這話一出,頓時群情嘩然!

  其他人都還顧忌武當顏面和自己身為名門正派,不敢將話說的太白,哪料得蘇景竟然這般勁爆,直接就把屠龍刀的事情給捅了出來!

  所有人都是一愣,看著突然沖入人群中的兩人,心道哪里來的兩個二愣子?

  仔細打量,然后發現年輕那人滿臉怒色,看不出門派,但另外一名竟然還是……

  昆侖派西華子看著江流那一身僧人打扮,臉上露出了驚奇的神色,震驚道:“莫非……是少林派的人?!這船上明明并無少林的人……小子,你到底是從哪里來的?”

  江流謙遜的微微鞠了一躬,道:“阿彌陀佛,這位施主誤會了,小僧其實并不是……”

  “不錯!”

  蘇景高喝道:“在下無名小卒蘇景,與少林弟子江流,偷偷潛上貴船,還請諸位見諒,但我等今日里并非是為屠龍寶刀而來,我等只為那謝遜的下落而來!還請張五俠告知我等謝遜下落,我們可以發誓,決不染指屠龍刀的下落!”

  江流剛想說話,蘇景回頭,狠狠的給了他一個眼色。

  江流立時會意,心道看來定然是蘇施主有了主意了。

  他本不是喜歡動腦筋的人,如今既然有人為自己做主,他自然也樂的輕松。

  張翠山上前一步,面對最為激進的蘇景,道:“蘇少俠……”

  蘇景道:“張五俠不用叫我蘇少俠,我與江小師父一起偷偷摸摸潛上此船,早已違背俠義之道,也不敢稱什么正道中人了,我等只為見謝遜一面,與他面談一場,我們有問題要問他!”

  “這……”

  張翠山苦笑起來,蘇景沖在了所有人前……偏偏他又直接直言不要屠龍寶刀,他到底想干什么,這卻是讓人困惑的很了。

  一時間,卻是連脾氣最為不好的西華子都沒有多說什么,而是靜靜的看著事態發展,反正這兩人要見謝遜,正與自己的目的不謀而合,借他的手,豈不更好?

  張翠山嘆道:“也罷,事到如今,張某也不得否認了,謝遜如今確實未死,我等三人流落荒島多年,他也已改過自新,深深為其過往行徑懺悔……小兄弟,不知你等所為何事?”

  蘇景一字一頓道:“我等是為空見神僧下落而來。”

  話音落下,眾人無不大驚!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