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章 別誤會 我們只是朋友而已

  寧靜的小溪邊上……

  一名相貌俊秀的年輕人和一黑衣嬌俏佳人對面而坐,嘴里低聲的商議著什么。

  明媚的陽光,潺潺的流水、清新的空氣……以及那輕聲細語的年輕男女,看起來,好一對神仙眷侶。

  尤其是兩人輕聲呢喃,已經聊了至少有一個多時辰的時間……若非熱戀的情侶,如何能夠熱絡的聊這么長時間?

  可若近聽之下,卻會發現兩人說的,壓根并非你儂我儂的情話……反而是……

  “是嗎?想不到秦朝之外,竟然還有國力武力都絲毫不遜色于秦朝的國家……而且這樣的國家還不止一個?”

  “沒錯,如果不曾去過的話,根本就沒辦法知道世上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地方。”

  回憶起自己曾經去過的地方,墨夢笙臉上流露出了一抹懷念神色,懷念的,或許不是地方,而是那段時間里,與自己最尊敬的師父一起旅行的日子。

  “說起來,我一直都很好奇……”

  “好奇什么?”

  墨夢笙醒過神來,看了蘇景一眼。

  蘇景上下打量了一眼那黑衣少女一眼,白凈的臉龐,深邃的瞳孔,如果不是有著那樣的缺點的話,簡直就是個完美的小說模板中的圣女。

  他說道:“雖然我們認識的時間不算太長,但我個人覺得,你并不是貪生怕死之人,為何……當初秦亥卻會那樣的辱罵于你?”

  “我……”

  墨夢笙聞言,怔了一怔,臉上露出了苦澀的表情,輕輕道:“死很容易,活著卻很辛苦……我若想死,隨時都可以,但我如今已經是墨家的最后一人,我的師父,師兄和師弟他們都已經殺身成仁,我若再死,我墨家傳承數十代的武功學說,豈不盡數都毀于一旦了嗎?那是我墨家無數先人的心血澆灌,我又怎么忍心……”

  蘇景驚奇道:“這么說來,你是為了將墨家武學流傳下來,所以才投靠秦政的?”

  “這并非我的意思,而是墨師的意思。”

  墨夢笙低聲道:“我們各有各自的任務,墨師他們用他們的鮮血來證明墨家的不屈和英勇,而我則用茍且偷生來延續墨家的傳承,墨師臨死之前才醒悟過來,他說墨家的學說本就是要留給天下人的,之前拘泥于一家一戶實在是不該,因此派我活著將墨家學說武學留在這修文館內,姑且也算是延續了我墨家知識了吧?”

  “所以你是為了活著,才……”

  “所以無論多大的罵名,我都必須要承擔住,因為我背負的,是整個墨家數十代的傳承和心血,我必須堅持!”

  墨夢笙擦了擦自己有些濕潤的眼角,強笑道:“對不住,我有些失態,讓你看了笑話了。”

  “沒什么,你才是不容易的那個啊。”

  蘇景由衷道:“死很容易,只需要一瞬間就可以解脫,可活著卻很難,承受了三年的苦痛,也許僅僅只是剛剛開始而已,夢笙,你很堅強……比我想象中堅強的多。”

  “謝謝……你……”

  墨夢笙看了蘇景一眼,又猶豫了一陣,這才低聲道:“殿下,我提個冒昧的請求,你能不能把你的肩膀借我靠一下我其實也很累了……想……想休息一下……”

  “嗯,我明白。”

  “謝謝。”

  墨夢笙輕輕的往前坐了坐,把頭靠在了蘇景的肩膀上,慢慢的,把臉埋了進去,嬌小的身軀抽噎了起來。

  她哽咽道:“這話我從未對任何人說過,我不怕任何人誤解我,但唯獨你……殿下,你是這世上唯一了解我的人,我們兩個同病相憐,我不想你對我誤會,不想你心底里看輕我。”

  “我明白,我都明白的,我已經是你在這世上唯一的朋友。”

  “嗯,朋友。”

  墨夢笙又哽咽了一陣,抬起了頭,紅腫的眼睛里,還有淚水殘留……但她臉上卻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是啊,任何關系,都是從好朋友做起的嘛。”

  突然,一道輕快的女聲插入了兩人那和諧的氛圍中……

  “小穹?!”

  蘇景挑眉,看著慢慢走過來的秦穹。

  墨夢笙一驚,急忙起身,對著秦穹行了一禮,道:“見過公主殿下!”

  她似乎想要辯解些什么,但考慮到自己嘴笨舌拙,一旦讓人看到自己結結巴巴的神態,到時候對墨家聲譽,恐怕也是致命性的打擊。

  當下,只得住口不言了,求救的目光卻望向了蘇景。

  蘇景鄭重道:“小穹,別瞎說,她只是我的朋友而已。”

  “是啊……只是朋友而已。”

  秦穹撇了撇嘴,說道:“有那種專門撇下自己正在傳授的學生不教,跑去跟朋友私會的人嗎?”

  “說私會就太難聽了吧?”

  蘇景心道小穹到底是倍受寵愛的公主,哪里知曉那種孤獨許久的心靈,突然碰到可相依者后的悸動?

  也真是多虧了自己的靈魂兩世加起來經歷了四十多年的風霜,早已經無比成熟,不然的話,恐怕比墨夢笙的反應更為激進。

  “算了,你們兩個的事情,我懶的管,就是剛好下學回來,想找哥哥你好好的聊聊天而已,沒想到你竟然跟墨先生在這里待著……幸虧碰到了,不然的話,恐怕我又要跑了一個空。”

  秦穹笑道:“看來今天的話,我是不受歡迎的了?”

  “別瞎說。”

  蘇景對墨夢笙笑道:“墨先生,今日天色已晚,就這樣吧……日后若有閑暇,我們再敘。”

  “嗯,耽擱了殿下許多時間,抱歉。”

  墨夢笙起身,學著男子模樣對著蘇景行了一禮,然后對著秦穹行了一禮,慢慢的往稷下學宮的方向走去。

  秦穹望著她的背影,輕聲道:“原來她的投誠,竟然還有這一層原因在里面,如果不是面對哥哥的話,恐怕她還不會說出來呢。我現在終于理解,為何父皇會對她另眼相看了,恐怕他們是有無言的默契在里面吧?她是唯一知曉墨家學說的人,父皇想要她的學說,她想要將自己的學說和武學流傳下去,所以……才會……”

  “是啊,活著都不容易。”

  蘇景感嘆了一句,對秦穹鄭重道:“還有,小穹,剛剛看到的事情,你可不許在外面胡亂風傳,知道嗎?”

  “知道啦我的傻哥哥,我能不知道嗎?再說了,我也沒有可以風傳的人吶……”

  秦穹幽幽的嘆息了一聲,說道:“她很可憐,連個能說話的人都找不到,哥哥你也是如此……可我……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你最起碼有我吧?”

  蘇景摸了摸秦穹的小腦袋,小姑娘如今已經不太抵觸蘇景的碰觸了。

  之前楚南留下的裂縫,如今在蘇景的悉心修復之下,兄妹兩人,也終于慢慢的回到了之前的模樣!

  “是吶,我還有哥哥呢。”

  秦穹開心的笑了起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