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放心吧 我不會嫌棄你的

  “不……不……不是……的……”

  墨夢笙急的蒼白的臉上也帶上了一抹血色,她急忙張口辯解,但情急之下,竟然激動的連話都說不好了,短短幾個字說的磕磕絆絆,好似結巴了。

  蘇景也確實確定了,她果然是已經很久沒說話了,不然的話,何以會……

  他困惑道:“行了,我知道你不是那樣想的了,你別急,我現在就很好奇,你之前給我們講課的時候,到底是怎么說的如此流利的?”

  “那個……”

  聽得蘇景不再計較之前的話,墨夢笙稍稍的松了口氣,輕輕撫了撫胸口,輕聲道:“之前的話,是我提前一天晚上做好功課,然后練習復述幾遍,再在課堂上講出來的。”

  “我說呢,怎么這么照本宣科的,感情你真的是背出來的東西。”

  墨夢笙眼底帶著些黯然神色,道:“我現在的話,似乎已經很不適應講話了……平日還好,一急,可能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蘇景感嘆道:“是啊,活著都不容易,如果不是小穹時常陪我說說話的話,恐怕我也跟你是一樣的境地,那么你找我的話……”

  “我就是想跟你聊聊天而已。”

  墨夢笙道:“當我聽公主殿下說起你后,我就突然感覺,好像這個世界上,不再是只有我一個人了,最起碼,有一個人,我們兩個同病相憐,我們是可以有共同語言的。”

  蘇景道:“所以你是來找病友來了?”

  墨夢笙困惑道:“這是病嗎?”

  “開個玩笑而已。”

  蘇景笑了笑,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跟我說說話而已,是不是?”

  墨夢笙低下了頭,說道:“是的。”

  蘇景想了想,微笑道:“這個的話當然是沒問題,你不嫌棄我這個廢皇子就好。”

  墨夢笙道:“放心吧,我不會嫌棄你的……”

  蘇景:“……………………………………”

  墨夢笙這才醒悟過來自己說錯了話,急忙擺手道:“不對的,不……我不……那個……不是……”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說,你自己也是這個狀況,所以也沒資格嫌棄我了,是不是?”

  墨夢笙急忙飛快的點頭。

  哪里還有半點之前的風范?

  之前上課的時候,那清冷孤高的模樣……

  原來都是嘴笨所以不想說話,這才有的錯覺啊。

  蘇景無奈的嘆了口氣,突然感覺……圣女什么的,果然只有遠看才是孤高絕傲的呀,近看的話,就全崩壞了!

  “要到我的家里去坐坐嗎?”

  墨夢笙困惑道:“可以……嗎?”

  “我的話,情況比你好一些吧。”

  蘇景慢慢的往前走去,看著墨夢笙跟在了自己的身后,他慢慢解釋道:“怎么說呢?我之前的日子過的挺慘的,飯吃不飽,衣穿不暖,但這完全是因為秦亥處處針對我,把我周遭的侍人婢女都換成了他的人,最底下的人私底下做的一些惡事,我上告也是無門,反而顯得我氣量狹小,所以凄慘了些,事實上,那些身居高位者,多少也要顧忌著我體內的血脈,所以不敢對我太過放肆,而之前機緣巧合把秦亥給打了一頓,現在的話,這些侍人雖然仍然是他的人,但對我卻已經不敢有所放肆了,所以……帶客人回去,也是可以的了。”

  墨夢笙驚奇道:“是嗎?這么說來,前段時間我聽到的流言,竟然是真的?你真的在公平對戰中打贏了秦亥?!他可是煉氣境的武者,雖然實力弱的我隨手就可以攆死,但你明明比他更弱……”

  蘇景:“…………………………”

  墨夢笙:“………………………………”

  “我……我……是……是不是……說錯話了?”

  她遲疑了一下,又變的結結巴巴了。

  蘇景無奈的笑,“沒有,你說的對,但中間機緣巧合,所以……沒什么是不可能的。”

  “是嗎?看來你應該是那種傳說中的武學奇材。”

  墨夢笙贊嘆道:“我當年曾經聽墨師說過,說在元辰大陸,能人輩出,他便曾經親眼見過有嬰孩剛剛降世,體內便十二正經,奇經八脈俱通,如今殿下您雖然未曾習過武道,但竟然能打倒煉氣武者,可見你定然也是這種類型的武學奇材。”

  “哪有什么武學奇材……廢柴還差不多。”

  蘇景自家人知自家事,如果不是自己身懷明玉真氣,如果不是明玉真氣可吸納外來異種真氣,恐怕自己早已經被暴怒的秦亥給生生打死了。

  奇經八脈俱通?

  開玩笑,他第一脈到現在,想要打通都還遙遙無期呢!

  說話間。

  蘇景已經帶著墨夢笙,到了一處荒涼的院落。

  墨夢笙左右打量了一下,說道:“這里便是你的居所?雖然破舊了些,但依山而建,倒也頗為清雅。”

  “沒錯……我在這里住了十二年了。”

  蘇景想了想,苦笑道:“不,應該說是住了近十八年了,只不過前些年,并非是住在阿房宮,而是住在楚王宮內。”

  “是啊,阿房宮是在這楚王宮廢墟之上建立起來的王宮,聽說這里比夏桀那號稱華美到可令星辰羞愧隕落的隕星宮還要來的規模浩大,這一定是搜刮了楚國很多民脂民膏,犧牲了你們楚國很多子民的性命吧?”

  蘇景隨口道:“幾十萬吧。”

  墨夢笙輕聲道:“是嗎……這么多……”

  “嗯,他們現在就在那邊躺著。”

  蘇景指了指高高的院墻朝外,那高聳的黑影,明明日光正隆,但此處卻壓根不沾半點陽光,反而顯的陰氣森森,他道:“這里的名字叫做尸山別院,自然是因為我就是住在這尸山之上。”

  “你……你是說……那……那那……”

  墨夢笙震驚的看著遠處那陰森高聳的巨山,足足百丈之高,本來的涼風習習,那涼風在她感覺,也突然變的陰森刻骨起來。

  “你……你……你……”

  她很是艱難,卻怎么也沒辦法把想說的話給說出來。

  蘇景失笑,道:“你想說我是怎么在這種環境下住十二年的?”

  墨夢笙飛快的點頭。

  “因為他們不會傷害我的吧?”

  蘇景微笑道:“他們是我的子民,死了也是我的子民,在這里住著,心里反而很安穩……”

  “是……是嗎?”

  墨夢笙看向蘇景的眼神,已經帶上了憐惜之意……看著一個傻子的憐惜……

  誰家孩子會在尸山血海之上睡的還很舒坦的?

  可事實上……

  蘇景自己也說不清楚,反正確實……在這里的話,總感覺心情都會變的寧靜下來,好像所有的復雜惆悵,都消失不見了一樣。

  “也許這座山,真的蘊含著什么神奇的力量吧?”

  蘇景慢慢說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