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我已經舒服的快要呻~吟出來了

  “父皇真是太過分了!”

  直到所有人都離開了,秦穹仍然滿臉的不滿,抱怨道:“哥哥你都受了這么重的傷,他竟然看都不看一眼,哪里有半點作為人父的樣子?”

  “你還真不怕他啊。”

  蘇景笑了起來,心道他不看我才好呢,我巴不得他永遠不要看我!

  剛剛那一會兒的功夫,雖然臉上表情無比震驚,但只有蘇景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的心真的是提在了嗓子眼上……他可是堪堪在秦政到來之前,才算是將體內擎炎神火訣的功力給盡數吸納溶解成為了明玉真氣,然后藏匿進了自己的體內!

  哪怕晚了半刻,自己也絕對會露陷。

  但到底能不能瞞過秦政,自己也沒有半點把握……如果當時自己有半點露怯,或者說被他發現了什么破綻……恐怕被打死的就不僅僅是王賁,還有他蘇景了!

  蘇景敢肯定,這個冷血冷情的家伙,絕對不吝嗇于打死自己。

  現在看來,異位面的功法,多少還是有些神奇之處的!

  而通過這件事情,蘇景也確定了一件事情。

  主神說的對,明玉功在得到了嫁衣神功的特質之后,威力大進,真的是讓自己賺大發了。

  王家何其了得,幾乎可說是大秦除秦族之外,最強的家族之一!

  王翦官拜大將軍王,在軍中地位之高,僅次于秦政!

  其祖傳功法,威力又豈會弱了?至少也是先天級別的功法……

  王翦當初便是憑借擎炎神火訣的威力,縱橫戰場,所向披靡,為秦國打下了不世之功績,更成為了秦朝最顯赫的家族之一,封十萬戶侯!!

  可如今,蘇景卻能在短短片刻之內,將這神火訣的真氣轉化為明玉真氣,顯然可見明玉嫁衣功如今的級別,已經凌駕于這擎炎神火訣之上了!

  若是換了之前的明玉功,恐怕是萬萬沒有這等功效的。

  而此時,秦穹哪里知道蘇景心頭滿是慶幸,她只是不滿道:“我為什么要怕他?他再可怕也是我的父親……難道還能殺了我不成?”

  “他剛剛怎么對秦亥的,你沒看到嗎?秦亥可也是他的兒子……”

  “切……我是與眾不同的。”

  秦穹笑了起來,說道:“不過父皇這回倒做的挺好,今日里這么一鎮,再加上王夫人的夫人品位被打成了美人,而且他說的話你聽到了嗎?他說如敢再犯,兩罪并罰,也就是說今天的事情其實還是很讓他生氣的,估計日后秦亥再不敢在哥哥你面前放肆了,看來父皇還是做了回好人的嘛。”

  “他在意的是他的威嚴受損吧?”

  蘇景也笑了起來,說道:“好了,小穹,地上還是怪涼的,你扶我起來到房間里休息一下吧!這幾日里,估計我是不能去上課了。”

  “沒事,我來照顧你!”

  “不用,我自己慢慢修養就好,你平日里來陪我說說話就好,不用特地每日里來這里陪我。”

  “哦,明白了!”

  秦穹沒有反駁蘇景的話,而是小心的扶著蘇景,慢慢的到房間里去了,然后皺眉,抱怨道:“可恨的秦亥,我才剛剛派人送來的東西,就都被他給打碎了,待會兒我再讓人換一下吧,要不哥哥,你到我的青蓮宮住一段時間吧?這尸山別院……陰氣太重,不利于養傷的。”

  “沒關系,這些陰氣不會傷害我的。”

  蘇景心道我哪有什么傷,剛剛如果不是急于吸收那些異種真氣,我也不至于接連吐那么多血,現在的話,體內功力充盈,簡直舒服到隨時都可能要呻吟出來。

  當下,他隨口找了個理由,推說自己累了,想要睡一會兒。

  秦穹到底還是在意男女大防的,或者說,如今的她,因為之前蘇景的前身楚南的混賬舉動,對蘇景,已經有了些許的男女大防,因此聽說他要休息,當下也就很理解的離開了。

  而蘇景確實也累了,當下真的就躺在唯一還幸存的床榻上,很快沉浸入了夢鄉之中。

  睡夢中……

  模模糊糊還可以感覺到,似乎是秦穹來了幾回,看自己睡的很熟,沒有打擾自己,而是指派著幾個侍人躡手躡腳的把破舊的家具都給收拾了出去。

  但蘇景確實也是真的累了,與秦亥的交手,比想象中來的更艱難,畢竟他的武力不弱,只是經驗薄弱了些,再加上自己有心算計,初時又先行下手毀了他的臉,不然的話,恐怕還真沒辦法勝過他……

  但就算如此,蘇景也背負了極大的壓力,生怕會不小心展露出了自己如今已經身負真氣的事情。

  而事實證明,他的小心是對的。

  這個世界太多自己不了解的神奇異能,武道只是其中最常見的一項而已,便好比那神秘黑衣人的回朔之術,如果自己真的三下五除二打翻了秦亥,估計這會兒也已經被人發現了秘密了。

  看來以后……要更加小心才行啊。

  蘇景心頭冒出了最后一個念頭,然后真的就沉沉睡去了。

  他確實太累了。

  而此時……

  在這尸山別院的高空處。

  正有兩人直接立于半空……目光所望,便是蘇景所在的院落。

  其中一人身著黑色長袍,面色沉默如冰,分明便是剛剛離開不久的秦政。

  只是此時,他卻突然與身邊那神秘的國師兩人出現在這尸山別院上空,所關注者,自然便是……

  望著那一間破舊的房屋,秦政問道:“今日里的事情,你怎么看?!”

  那黑衣人答道:“我的看法,剛剛都已經說出來了。”

  “哦?剛剛發生的一切,一個不過鍛骨境界的人,竟然打倒了一個煉氣通了三脈的武者……孤竟然還不知道,孤的這個兒子,原來還是個了不得的絕世天才?!”

  秦政聲音里帶上了幾分譏諷。

  黑衣人道:“事實上……確實有別的原因。”

  秦政問道:“什么原因?”

  “運氣。”

  “運氣?!”

  秦政皺眉,道:“孤不相信運氣,孤只相信實力!”

  “我的意思是……楚南的運氣并不是好,倒不如說是……不好!”

  如果此時蘇景在這里的話,恐怕早已經驚到一頭冷汗,因為這神秘的黑衣人所說的話,竟然全部正確,甚至于連氣運之說,都猜測了出來!!

  他淡淡道:“就算你不相信,但世界上確實有著運氣的存在,而楚南,他的運氣就很不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