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二章 秦政駕到

  片刻之后。

  隨著一聲高喊。

  “陛下到!”

  所有人,甚至于包括王夫人,都急忙恭敬的跪了下來,迎接秦國開國皇帝,那個傳奇一般的人物的降臨!

  唯獨秦穹,仍然跪坐在那里,輕輕的拍了拍蘇景的臉,說道:“哥哥,父皇來了。”

  蘇景應聲睜開了眼睛!

  臉上青氣一閃而過,快的仿佛只是幻覺,隨后迅速恢復如初!

  不得不提……

  明玉嫁衣功的威力確實比單純的明玉功要來的更為厲害,哪怕蘇景的功力更為稀薄,但短短的時間之內,竟然也真的把秦亥的功力給吸納的一干二凈,并且成功在秦皇政到來之前,把所有的功力都給隱藏起來。

  相信就算是那個家伙,也不可能認出我如今隱藏的真實面目吧?

  想著,蘇景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然后,看到了那個所有人都敬畏若猛虎,甚至于連言夫子這等儒家大夫子都不敢忤逆的秦皇政!

  十二年來,蘇景見到秦政的次數屈指可數,而且都是遙遙望見,根本見不到正臉,如今,不想借了秦亥的光,倒是讓蘇景一睹這位傳說中的秦皇政的真容。

  并沒有傳說中身高八尺,腰圍八尺……

  看來約莫四十余歲年紀,雙鬢斑白,相貌清秀儒雅,更帶著淡淡的書卷氣息,看起來,與言夫子頗有幾分相似,甚至于……更像是一名身負浩然之氣的夫子!

  一身黑色鑲金的長袍,增添了幾分華貴的同時,更讓他增添了幾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到這里后,目光在面色慘白的蘇景身上掃了一眼,然后看了眼那已經昏迷不醒的秦亥……

  眼底不帶半點波動,哪怕自己兒子的臉如今已經半毀,他竟然絲毫也不吃驚。

  但只是一眼掃過,王夫人卻直接嚇的渾身哆嗦,甚至于連自己的孩子都抱不得,急忙恭敬的跪了下來,宛若兔子一般瑟瑟發抖,一句話也不敢多說,之前面對蘇景和秦穹的狂妄,此時哪里還能看到半分?

  他看向了趙喜,淡淡問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啟稟陛下,具體發生了什么事情,老奴也是不知,只是老奴之前正巧在附近盤桓,突然有人稟報,說在尸山別院里聽到了慘叫聲……老奴擔心十一殿下有恙,所以急忙過來查看,卻看到了二殿下與十一殿下糾纏在一起,互有損傷……”

  趙喜低頭恭敬回答,沒有半點偏頗,而是真真正正的把自己看到的事情,給完整的復述了一遍。

  秦皇政聽完,臉上露出了沉吟的神色,對王夫人問道:“確實如此?”

  王夫人跪伏在地上,渾身顫抖,聲音里難掩恐懼神色,“陛……陛下,臣妾也不知道,亥兒為什么會突然到這尸山別院里來……也許是楚南那個小……楚南那家伙,他拐騙亥兒過來,然后密謀對付他!”

  秦穹冷笑起來,她大概是唯一面對秦皇政面色不變的人了,嘲諷道:“沒錯,就是夫人您說的那樣,半點武功都不會的哥哥拐騙了亥皇兄這等在眾兄弟中也是佼佼者的武道高手到他的家里,然后狠狠的教訓了他一頓。”

  王夫人一個哆嗦,面對秦穹的諷刺也不敢還嘴,聲音更輕柔了許多,“公主殿下有所不知……”

  “別叫我公主殿下,我記得是誰來著,私下里常常說某個女人不過是個卑微的長使,生下的女兒,根本就不配稱公主,更不配得到陛下的寵愛什么的……”

  秦穹挑眉,譏諷道:“你真以為我不知道?”

  秦政的臉色驀然陰沉了下來,道:“穹兒,不要轉移話題,她若敢譏諷于你,日后孤定然會為你出氣,但今日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聽到秦政的話,王夫人頓時更為瑟瑟發抖,早知道這青蓮公主極受陛下寵愛,不想竟然寵愛到了這般境地嗎?

  聽他的口氣,日后這青蓮公主若要計較自己碎嘴的事情,他竟然還要為她出氣?

  秦穹不高興道:“還用看嗎?明明是秦亥那家伙來找哥哥麻煩,然后哥哥拼死反擊……這才算是把秦亥這家伙給打退了……父皇你偏心也不要偏的這么明顯好吧?”

  秦政也不答秦穹的抱怨,低頭看向了蘇景,若有所指的問道:“你呢?你也認為我偏心嗎?”

  蘇景挑眉,看著那張威嚴十足的面容,卻沒什么畏懼的心思,反而冷笑一聲,回想起過往楚南對秦皇政的不滿發泄,心知自己怎樣反擊都不會顯的突兀,當下針鋒相對道:“無所謂,反正便宜我已經占了十足十了。”

  “占了便宜就滿足了?”

  秦政冷笑一聲,道:“你也就這樣了,先生,剛剛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你應該可以看出來吧?”

  所有一同時一怔。

  目光看向了秦政的背后……

  然后看到一名黑衣蒙紗之人慢慢的走了出來,秦政的存在感實在太強,竟然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在他的背后,其實還有一人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直到他主動走出,才終于從秦政的存在感之下出現。

  “國……國師?!”

  王夫人臉上露出了呆滯的神色,沒想到竟然連國師都給驚動了。

  “陛下!”

  那黑衣人微微躬身,說道:“剛剛發生的事情,雖然看不到,但卻可依據周圍的布置和短暫的回朔,大致的推測出來。”

  “那便說給孤聽。”

  “是!”

  那黑衣人淡淡的說了一聲,轉身出了門外……

  目光在門上掃了一眼,說道:“十一殿下應該是剛剛從稷下學宮的修文館回來,與公主殿下一同回來,到那里時……”

  他指了指蘇景和秦穹分別的地方,說道:“公主殿下離開,而十一殿下推開大門進來,也許是院門經久失修,十一殿下進來的時候,不小心拉壞了院門。”

  蘇景眼神一凜,看向那黑衣人的眼神已經帶上了無比的震驚……

  他竟然說的一點不差?!

  秦穹低聲道:“這是父皇身邊的國師,神秘無比,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誰,只知道他擁有諸多神通手段,就算是夢魘族才會的回朔之術,他也略有涉獵,可以稍稍的推斷出不久之前發生的事情!”

  蘇景聞言,稍稍冷靜下來。

  心下卻忍不住暗暗驚嘆,果然元辰大陸能人異士,神功異能層出不窮啊……看來日后,定然要加倍小心才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