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吃撐了

  被一群侍人圍在中間擺弄折騰了半天,這華裝女子才悠悠的醒轉過來,醒過來后,第一時間便去抱住了倒在地上渾身抽搐的秦亥,淚如雨下,痛哭流涕道:“孩子……我可憐的孩子,你到底是犯了什么過錯,要被人這樣的傷害啊……”

  秦亥此時已經回答不了她了。

  于是,她只能哭的更加傷心!

  痛哭了良久,連臉上的妝容都哭的花亂,她這才抽抽噎噎轉過頭來,惡狠狠的盯向了蘇景。

  咬牙切齒,冷冷道:“安敢害吾兒至此,你們都給我上,給我打死這個小雜種!”

  “喏!”

  幾名侍人同時應了一聲,轉身看向了蘇景。

  秦穹柳眉一豎,高聲喝道:“你們誰敢?!傷害皇子,到底是什么罪過,你們擔待的起嗎?”

  那女人精致的面容一陣扭曲,眼底泛出的兇光宛若蛇蝎,令人心神為之一震,怒喝道:“你抱著的那個雜種就是傷害了皇子的罪人!”

  “王夫人!!!”

  蘇景吐了一口鮮血,冷冷道:“你還是先用你那發育不健全的豬大腦好好想想,你兒子突然出現在我的居所,我們兩個到底是誰傷害誰?”

  被稱為王夫人的女子一滯,她知曉自己兒子的性格,知道定然是兒子挑的事情,但這種事情……

  護犢情深之下,就算知道自己的兒子理虧,望著兒子血肉模糊的模樣,她又如何忍耐的下?!

  喝道:“你們幾個,聽不到嗎?去殺了他!有什么事情,我扛著!”

  “住手!!!”

  趙喜身為舍人,自然更有權威,一聲命令喝止了那些奴仆,猶豫了一陣,說道:“夫人容稟,兩位皇子相爭,各有損傷,二殿下更是幾近毀容。”

  王夫人咆哮道:“我兒子已經毀容了!”

  “所以事情就更大了。”

  趙喜道:“老奴已經派人稟報陛下了,若夫人執意私下了解的話,恐會惹陛下不喜!”

  王夫人面色頓時微變。

  “什么?你已經告訴秦政了?!”

  蘇景反應卻比王夫人更為震驚……

  他震驚的問道:“你是說,他馬上就要過來?!”

  趙喜恭敬道:“不錯,茲事體大,老奴實在沒有處理之權,這才逾越,還望夫人和殿下恕罪!”

  王夫人臉色沉了下來,道:“好哇,趙舍人,你這是拿陛下來壓我了。”

  “老奴不敢!老奴只是希望不要再讓兩位殿下受到傷害了!恐怕也只有陛下,才能壓下他們兩個!”

  趙喜答話,滴水不漏!

  卻暗地里給了秦穹一個眼神。

  秦穹立時會意……心道看來這是他在暗暗庇護哥哥了。

  而此時,蘇景臉上卻有了震驚神色,猶豫了片刻,他低聲道:“小穹……”

  “哥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有點累,可能是秦亥那家伙打到了我的哪處……我現在想先休息一會兒,待會兒,那個家伙來了再叫我吧。”

  “嗯,我明白的,哥哥你好好休息吧,有我在,誰也傷不了你了。”

  秦穹臉上露出了堅決之色,動作卻無比輕柔的跪坐在了地上,將蘇景的腦袋擱在了自己的腿上,柔聲道:“哥哥,你先休息一會兒。”

  蘇景應了一聲,枕著秦穹那柔嫩的大腿,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剛剛的戰斗……

  他看似吐出了很多血,也確實在秦亥的攻擊下,受到了頗大的傷害,到現在五臟六腑還隱隱作痛。

  但事實上,他所受的傷害,可比秦亥要低太多太多了。

  之前挨秦亥第一拳的時候,他本意便是苦肉計,面對一個煉氣期,更將奇經八脈通了三脈的武者給打的重傷,自己卻毫發無傷……縱然有秦亥毫無戰斗經驗的緣故,但這本身就不正常,所以蘇景才會刻意讓自己挨上一拳。

  可之后他卻發現,明玉功真氣無比內斂,仿佛帶有某種磁性,秦亥的拳頭在自己的身上狠狠的打了一拳,固然極痛,但那進入自己身體,本該給自己造成傷害的真氣,卻直接被明玉功給吸到其中……蘇景挨的,其實僅僅只是皮肉之痛罷了。

  雖然冰火不相容,但明玉功縱為陰性功法,卻更帶有極陽特質,哪怕是秦亥苦苦修煉的《擎炎神火訣》真氣,竟然也被明玉功給徹底包裹!

  因此,第一拳還是蘇景故意挨的,但后面的十幾拳,卻是蘇景……更故意了。

  挨一拳,體內功力隱隱約約便強一分!

  蘇景突然感覺自己似乎很有賽亞人的特質。

  如果讓王夫人知道,這個跟他兒子勉強可算是兩敗俱傷的家伙,其實胸口吐的血不是他兒子打的,而是蘇景體內功力實在太過微薄,一時間吸收的真氣總量甚至于還要遠遠強過他本身的量,所以才導致受傷,而他的兒子不僅幾近毀容,體內功力有去無回,更是武功也大為降低……

  恐怕哪怕是秦皇政真的來了,她也非得撲上去,從蘇景身上撕一塊肉下來不可!

  而此時……

  事實上,秦皇政要來,最驚慌的,其實反倒是蘇景。

  體內擎炎神火訣的功力吸納的太多,明玉功根本遮攔不住,其他人看到蘇景身上炎氣四縱,只會認為是秦亥下手太重之故,但能瞞過這些人,卻又如何能瞞過那個如今幾近天下無敵的秦皇政呢?

  恐怕他一眼就能看出來,蘇景這壓根就不是被打傷,他是……吃撐了!

  因此……

  哪怕冒險也不得不做了。

  必須要在秦皇政到來之前,把秦亥強送進自己體內的功力給盡數吸納,化為明玉真氣!

  不然就危險了。

  躺在秦穹的腿上,蘇景慢慢的運轉起了自身的明玉功!

  一絲一縷如寒霧游走的細絲在蘇景的體內來回流轉……

  雖然細小,但卻韌性極強。

  將那擎炎神火訣的真氣給盡數囊括在其中,然后,慢慢的吞噬起來。

  蘇景臉上浮現一抹嫣紅之色,但脖頸處……

  秦穹古怪的皺眉,不自覺的動了動腿,心道哥哥的身子怎么突然變的這么涼?這可不像是秦亥家傳功法造成的傷害呀……

  “哇……”

  蘇景又是一口血吐了出來。

  冷熱相激,他再度重創!

  “哥哥!!!”

  秦穹驚叫了一聲,急忙去看,卻發現蘇景雙目緊閉,面色慘白,哪里還有半點人氣……

  她恨恨的咬牙,抬頭怒道:“王夫人,我告訴你,哥哥如果有什么不妥的話,秦亥絕對別想活!!!”

  王夫人看著蘇景那突然嚴重起來的傷勢,眼底的憤恨也淡了許多,變作驚疑不定,心道莫非亥兒真的重創了這個小雜種不成?他已經命不久矣了?

  當下底氣不自覺也弱了三分,面對秦穹的咆哮,她只是哼了一聲,沒有搭話!

  而此時……

  蘇景心底無奈的嘆了口氣,以弱吸強,又是冰火相激,果然難度不小……好在之前明玉功與嫁衣神功已經沖突過一次,現在的話,駕輕就熟,雖然臉色更白,但體內功力,卻在短短片刻間,已經增強了三成了!

  如果全部吸收的話!

  我的功力至少也會倍增!

  蘇景心頭無比炙熱,繼續吸納真氣,然后面色更是青白如紙,鮮血不要錢似的往外吐……

  那隨時都要咽氣的模樣,讓王夫人更加驚疑不定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