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章 到底是誰在傷害誰?

  “啊!!!”

  “哎呦!!!”

  兩聲驚叫,一聲是驚慌中帶著恐懼,另外一聲,卻是迷茫中帶著失措……

  完全來不及反應,甚至于一切發生的太快,秦亥連真氣都來不及收回去,帶著灼熱氣勁的拳頭,已經直接轟上了他自己的臉上!

  霎時間,房間里發出了一股焦肉般的香味……

  修煉出的不弱的功力,反倒讓自己吃了大苦頭了。

  秦亥凄厲慘叫起來。

  而此時,蘇景的身子也已經撞到,正頂在了秦亥的心口,秦亥只覺得胸口一滯,兩人已經直接滾作一團。

  蘇景在地上翻滾了幾圈,身上已經沾滿了泥土,而秦亥那重創的臉頰在青石鋪就的地面上摩擦了一下,卻直接生生蹭下了好大一塊皮來!

  “啊!!!”

  秦亥慘叫聲頓時更為凄厲,甚至于蘇景近距離之下,還可以看到他的**都在發顫,定然是痛到了極處了吧?

  “蘇景,我要你死!”

  之前還只是想要教訓蘇景一頓,但這回……

  看著地面上那摩擦的血跡,還帶著點點焦紅的血肉,那都是自己的臉上的血肉。

  臉上火辣辣的,痛之余,更多的卻是恐懼。

  自己的臉……

  秦亥甚至不敢去想自己臉上到底是個怎樣的光景!

  巨大的恐懼感已經淹沒了一切。

  和巨大的恐懼一起升起的,是無法抑制的暴怒,顧不得思慮之前自己的拳頭究竟為何會突然反彈回來,秦亥瘋叫道:“蘇景,我打死你啊!”

  握拳,鼓起自身所有的真氣,再顧不得什么招式,只是匯聚起自己的重重一拳,向著蘇景砸去!

  “混蛋秦亥,竟然敢偷襲我?!”

  蘇景同樣大叫一聲,面對秦亥的重拳,他也不以明玉功抵擋,畢竟自己的功力不過初練,還微薄的很,比起秦亥那苦修多年,扎實無比的《擎炎神火訣》功力,要差了太多,唯一可作依仗的,就是移花接玉這等反轉對方力道的武學,恐怕在這個世界上很罕見吧?

  足可打他的措手不及!

  但若太明顯的出手,恐怕會被他看出端倪來!

  蘇景也不以移花接玉反擊,而是直接抱住了秦亥的腰身,縱身一翻,腰身再次劇痛,果然又很巧的撞上了身邊的桌腿……

  兩人翻滾中力道驚人,這回桌子可沒有再幸免,才剛剛搬過來的嶄新紅檀木桌,甚至還沒來得及使用,桌腿已經直接從中間劈裂開來,桌角砸倒下來,正對著蘇景的額頭!

  壞運氣……果然在了的話,倒霉的事情都是我來!

  好在早有準備,危急關頭,蘇景頭一低,正把頭埋在了秦亥的胸口,那尖銳的桌角擦著蘇景的后腦而過。

  蘇景只覺得一股風聲掠過,同時響起的,還有秦亥那**的慘叫聲,宛若被剝了皮一般。

  他抬頭看去,卻正看到那桌角正狠狠的砸在了秦亥的臉上,剛剛才鮮血淋漓的臉上,又再次被尖銳的桌角給狠狠的砸了一記!

  劇痛之下,砸下的拳頭力道也直接減了大半!

  蘇景猶豫了一下,來不及多想,到底還是沒有躲閃,而是任由那一拳打中自己!

  后背猛然一痛……

  蘇景哇的一口吐出了一口鮮血。

  但出乎意料的……竟然并沒有想象中那般痛楚,甚至于……

  他眼底閃過了一道了然之色,隨機變作兇光!

  演戲歸演戲,被人打傷,我也決不能白受。

  他大叫一聲,伸手抓上了秦亥那半邊完全鮮血淋漓的臉龐。

  “啊!!!”

  秦亥的慘叫聲,給這陰森的尸園更添了幾分陰森之感。

  “放手!”

  “絕不!!!”

  兩人拼命的掙扎在了一起。

  屋內的一切都被碰的七零八落,只是因為壞運氣的緣故,但凡被扯掉摔倒什么東西,都向著蘇景身上招呼來了,燭臺,凳子,甚至于被兩人撞散的柜子和那些一應雜物……

  但蘇景早有準備之下,憑借明玉功的耳聰目明,都能及時躲開。

  反倒是秦亥,終究反應不及,縱然接連在蘇景的身上打了好幾拳,但卻也被那些凌亂的東西給砸的一遢糊涂!

  臉上更是給招呼了好幾下,半邊粗獷,另外半邊卻如厲鬼猙獰一般……

  看起來,當真是駭人無比!

  兩個人在地上來回翻滾掙扎……

  到底打了多久?

  不知道……

  只知道被拉開的時候,蘇景胸前衣襟早已經被鮮血染紅,他已吐了不知多少口血。

  而作為行兇者的秦亥,卻更為凄慘,一張臉半是人貌半是鬼容,那猙獰的血肉還往里凹陷,看著是好像傷口又被什么東西二次傷害了一下,額角高高腫起,這是被柜子給砸到了額頭,眼睛上一個血洞鮮血潺潺,這是燭臺的尖刺刺到了……

  看起來,秦亥跟一個死人唯一的區別,就是他還會痛苦**!

  “這……”

  趙喜臉上露出了呆滯的神色,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是聽到了屬下稟報,說在尸山聽到有慘叫的聲音。

  他還以為是蘇景被誰給欺負了,這才趕緊過來,想要為其解圍。

  可現在看來……

  是二殿下欺壓了十一殿下嗎?是二殿下被十一殿下給欺壓了吧?

  可二殿下為什么要特地跑來這里被十一殿下欺壓呢?

  現在這景象,已經不是皇子之間打架,而是……生死相搏了。

  他尖著嗓子高聲叫道:“快!快叫陛下!!!”

  只有陛下才能處理這種事情了。

  “哥哥……”

  秦穹也終于姍姍來遲,跌跌撞撞的沖了進來,看到蘇景唇間和胸口滿是鮮血,她小臉頓時剎白,驚叫道:“哥哥,你沒事吧?!”

  在蘇景的胸口摸了摸,她立即眼淚盈盈,哽咽道:“對不起哥哥,我應該早點發現不對勁的,還是到了稷下學宮,發現秦亥那家伙不在,我才察覺到不對……”

  她惡狠狠的轉過頭來,宛若被欺壓了幼崽的母獅一般,怒喝道:“秦亥……額……”

  怒氣頓時戛然而止!

  哥哥是很慘沒錯,但看著躺在那里雙眼呆滯,幾乎就是有進氣沒出氣的秦亥……

  秦穹感覺自己再怎么護短,也說不出責怪的話來了。

  哥哥這是占了大便宜了吧?

  “亥兒……亥兒……”

  這時,你方唱罷我登場。

  又有帶著濃濃擔憂的女聲傳了過來,一名衣著華貴,氣態雍容的華裝婦人腳步急切的沖進了這破舊的院落里。

  明顯就是秦亥的母親!

  而看到秦亥那凄慘的模樣,她尖叫一聲,頓時白眼一翻,直接仰頭暈了過去。

  “夫人!!!”

  跟來的侍人們都驚慌了起來,驚叫著去給她急救!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