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秦政的野心

  稷下學宮。

  曾名稷下劍宮,據傳乃是當年秦政游歷天下時,在稷下所建立。

  他曾在稷下領悟太阿劍道,由此一舉踏入了至強高手之列。為紀念此次經歷,他創建稷下劍宮,將自身所悟劍道刻在稷下劍宮的一面墻上!

  后來,秦國覆滅大楚,更將周邊附屬國家一掃而空。

  而秦政更是雄才大略,不僅安內,更攘外……創建五色龍軍,將想要趁秦國內亂撿個便宜的夏國大軍給打的丟盔棄甲,更搶其土地三千里!

  而后,他將稷下劍宮搬到咸陽,改名為稷下學宮,先后滅了墨家和法家、迫儒家臣服、逼道家遠遷……更將那些宗派和門派一舉覆滅,收集他們的武學,充實在自己的宮中。

  劍宮改為學宮,自然便是為一收天下文治武功。

  便好比之前曾經傳授蘇景他們儒家學說的言夫子,他來到稷下學宮,不僅僅是要讓諸多皇子公主了解儒家學說,更要將他儒家浩然之氣的修習之法,乃至于他儒家所有的珍貴學說,盡數留在學宮的修文館之內。

  同樣被留下的,還有法家、墨家和道家等諸子百家學說……

  秦政胸中自有雄韜,他所意圖者,便是整個偌大秦國萬里疆土,再無別門別派,習武之人也好,修道之人也罷,但凡你身懷異能,便必須是從稷下學宮中得到的功法秘籍。

  到那個時候,整個偌大的秦國,所有人盡皆出自稷下學宮,所有人都是他秦政的門人學徒。

  到那時,大秦自然便是鐵桶一塊,再無半點破綻!

  “好野心……這是要一統天下嗎?”

  蘇景知道,秦皇政的這個念頭雖然瘋狂,但卻已經成功了大半。

  個人實力的絕對強大,導致了沒有任何人能夠違逆他的命令。

  “我的對手,竟然是這么可怕的人嗎?”

  蘇景深深嘆息了一聲,暫時將報仇的念頭放下,現在的話,還是想辦法在這危機四伏的地方保住自己的小命為好。

  稷下學宮,正在阿房宮的邊緣部分,其主體又從阿房宮中延伸而出,顯然秦政為拉攏天下人之心,特地將稷下學宮的一部分留在了阿房宮之內。

  這一部分,也是蘇景等皇子公主平日里學習的地方。

  從蘇景的住處,到稷下學宮,距離并不近,用走的話,至少也要大半個時辰的時間……

  中間遇到了無數的太監宮女,這些人見到蘇景后,無不是面色訕訕,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索性裝作看不見的樣子。

  蘇景也不在意,這種事情,他早已經習慣了。

  走了約莫小半個時辰,也是蘇景如今身懷內力,哪怕生怕運氣不好會摔倒之類的所以格外小心,但走起來仍然比平日里快了不少。

  隱隱約約的,前方終于看到了稷下學宮四個鐵畫銀鉤的大字。

  每一個字都足足門板大小,巨大的匾額,被高高的掛在那懸空的巨龍梁脊之上!

  這大門梁脊,乃是秦皇政親自遠赴東海,斬殺萬古荒龍,取其脊椎所造,看起來便覺震撼無比!

  而這四個大字,一筆一劃,盡皆帶著無盡的鋒芒,只是看著,都覺得渾身上下刺痛不已,更有一種忍不住想要跪拜的心思,就好像看到了太阿劍一樣!

  蘇景體內的明玉真氣也是猛然一陣顫栗,似乎在這股劍意之下,也忍不住要瑟瑟發抖。

  這四字是秦皇政親自所書,可見他對這稷下學宮的重視程度。

  蘇景卻理也不理,只是覺得,沒有把嫁衣神功帶回來真是太好了,他仍然還記得自己體內有嫁衣神功之后,那股莫名出現的沖天豪氣……

  可若跟這四個大字比起來,這豪氣簡直就上不得臺面了。

  慢慢的走了進去。

  進入稷下學宮之內,前方是一座座懸浮在空中的閣樓和建筑,下方有靈符閃爍靈光,顯然是道家的神妙手段,更有假山流水,花鳥奇石,風景之絕美,雖在阿房宮內,卻全然沒有阿房宮內的莊重和古樸,反而輕靈俊秀,宛若朝氣蓬勃的年輕少女,秀美無比!

  可惜再美的景致,卻也是司空見慣,蘇景沒什么動容的神色,徑自到了修文館之內。

  此時館內之人,并未到齊……

  只有幾個身著黃色長袍的年輕人在高談論闊著什么,旁邊,幾位身姿綽約的女子在旁邊聽著,不時掩嘴輕笑,一派和平景象。

  而當注意到蘇景進來,這些人頓時聲音一滯,臉上都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之前被包圍在人群中的一人……

  可不就是之前曾經嘲諷蘇景的秦亥嗎?

  昨日里,他和蘇景兩人剛因為紛爭,各挨了二十大板。

  果然如秦穹所說,他雖然挨了二十大板,但卻壓根沒什么事,走起路來仍然跟沒事人一樣。

  不得不提,秦皇政這一舉動,其實倒也公平,秦亥挨了二十大板,但是個人都知道他舅舅治下的士兵自然不可能狠打他,蘇景被罰了半年的丹藥,但十余年來,蘇景壓根就沒見過一顆丹藥的毛……

  看似是懲罰了,但兩人卻什么損失都沒有。

  但秦亥顯然不這么認為,他將這視為奇恥大辱,望著蘇景的眼神,已經帶上了更為濃郁的敵意。

  當著所有人的視線,慢慢踱到蘇景的身邊,他冷笑道:“呦,這不是我的十一皇弟嗎?你竟然還有膽量來這里?都已經不被父皇所寵愛了,信不信我現在打你一頓,父皇也不會為你做什么?”

  這話一出,之前還跟秦亥聊天聊的很是開心的其中一名年輕男子臉上露出了不快神色,五皇子秦懷書,之前因為謾罵了蘇景而被秦皇政狠狠責罰的苦逼人物。

  蘇景對他理也不理,徑自坐在了自己靠窗的位置,窗子外面正是一處荷塘,荷花娉娉婷婷,盛開極為美麗,看起來,可比秦亥那張扭曲的面孔好看的多了。

  秦亥更是輕蔑,“呵呵……怎么?莫非是穹皇妹不在這里,你連跟我說話的膽量都沒了?”

  蘇景仍然對他不理不會……

  目光仿佛已經被窗外的荷花給吸引。

  秦亥頓時感覺……定然是這家伙知道了父皇不會再為他做主,所以害怕了。

  當下正要再嘲諷幾句,蘇景卻幽幽嘆息起來。

  他幽幽說道:“這窗外的荷花開的正盛,娉婷如水,相映一色,美不勝收……我自認為自己相貌也算中上清秀,與這荷花可謂相得益彰,互為映襯,亥皇兄,你難道感覺不到,你這么大一坨,跟這荷花美景,完全不搭嗎?我若是你,便老老實實的尋一處偏僻之處坐著,決不打擾了他人賞荷之舉。”

  秦亥:“……………………………………”

  “撲哧!!!”

  一位公主忍不住笑出聲來。

  確實,蘇景相貌酷似其目楚傾心,可說頗為秀氣,正與這荷花相得益彰……反倒是秦亥,雖然是秦皇政之子,但相貌酷似其舅,戰陣上的將軍,相貌嘛……

  偏偏秦亥素來是個愛附庸風雅的。

  蘇景這分明便是在朝他的臉上狠撕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