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誰不想摔下山崖就能得到武功秘籍?

  秦穹擔憂道:“這么多年來,父皇的舉動你應該也看在眼里,除了利用你作為誘餌,殺害了諸多與楚國交好的高手之外,父皇從未獎賞過你什么,但卻也從未曾罰過你什么,看起來似乎是對你不聞不問,但在他人眼中,卻也會認為,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對待你,所以才會就這么放置了。”

  “可現在,他卻因為我稱呼了他的名諱,而責罰于我。”

  蘇景挑眉,說道。

  “沒錯,這無疑于放出了一個訊號,他們會誤會,父皇對你的容忍度在降低……”

  秦穹回頭看了一眼那正在忙碌的侍人,低聲道:“哥哥,你最近小心些,我當初隱約曾經聽父皇和誰在低聲商議著什么很重要的事情,當時我不過隨口一聽,但事后回想起來,我總覺得似乎跟你有關。”

  “還能有什么事情?”

  蘇景道:“左右不過是韓無垢的事情罷了,他想殺他可不是一天兩天了。”

  “韓無垢?那個曾經跟父皇一起追求傾心姨娘,后來失敗的法家第一高手?”

  秦穹沉思道:“韓國當年與秦國同為楚國附庸,后來父皇滅楚國,更連韓國也給滅了,連帶法家也被徹底覆滅,韓無垢家園被毀,宗門不再……他確實跟父皇有血海深仇。而且他身為法家第一高手,早已經達至以身為法,言出法隨的境界,倒也確實夠的上讓父皇認真對待。”

  蘇景道:“但他似乎從來沒想過復仇,或者說,他已經沒有膽量再面對秦皇政的太阿劍了。”

  “可我記得前些時間里,他幾次三番偷偷潛入阿房宮……”

  “應該是他對我的那個便宜老娘余情未了吧?所以想救我出去?但可惜他卻不是秦皇政的對手,被他給打傷了……我已經警告過他,不要再來救我,那秦皇政似乎在這阿房宮內做了什么手腳,我的一舉一動根本逃不開他的視線,就算是韓無垢,也根本沒辦法救我出去的!”

  秦穹皺眉,不高興道:“哥哥,你怎么能這么稱呼傾心姨娘?什么叫便宜老娘?她是你的母親!”

  “養虎為患的母親。”

  蘇景一句話直接讓秦穹無言以對,“雖然對楚國壓根沒什么感情,但若非她有眼無珠,嫁了這么個冷血無情的丈夫,楚國也不會滅亡……她也不會落到這么個下場。”

  秦穹似乎無從反駁,只得低聲道:“反正……她對你從未有過什么虧待,所以,哥哥,不要再說這種話了。”

  “我明白。”

  蘇景看了眼憂郁的秦穹一眼,心知她定然是想念那個滿是溫柔笑容的女子了……秦穹的母親不過是個奴婢,又難產而死,當初秦政不過是個質子,沒什么地位,她可說是楚傾心抱養大的,視如己出,母女之間的感情,恐怕還要比自己這個親兒子更勝三分。

  當初楚南這么居心叵測想要算計秦穹,她卻仍然故我的照顧他,恐怕未必便是單純因為兄妹感情,更多的卻是因為……

  蘇景摸了摸自己的臉。

  他是知道的,他的臉……像極了楚傾心。

  她是在自己的身上找寄托吧?

  只可惜……你卻是未曾見過那個女人慘死時候的景象。

  那美麗的面孔四分五裂,腦漿鮮血流了一地,宛若最精美的瓷器摔的破碎,那般可怕的場景……

  蘇景喃喃道:“最好永遠也別見到。”

  “啊?哥哥你說什么?”

  “沒什么……這些家伙的事情都太遙遠,我們就不要太過多的操心了,快回去吧,別讓那個家伙知道我們在這里一起待太久,不然的話,說不定你又要挨罰了。”

  “我才不怕他呢,他怎么不著我的!”

  秦穹皺了皺鼻子,惹的蘇景一陣好笑……

  當下又勸了幾句,秦穹眼見蘇景是認真的,當下也不敢再跟他忤逆,轉身回去了。

  而此時……

  侍人們早已經將家具都換了嶄新的物件。

  除了房間依舊破舊之外……

  其他,都煥然一新。

  蘇景慢慢的坐下,眼見周圍沒有別的人了,沉默良久,突然冷笑了起來,低聲道:“死了也好,不然的話,雖然得到了楚南所有的記憶和靈魂,但讓我叫一個陌生女人做媽媽,我還真叫不出口……但既然成了你的兒子,你的死,我終究不能視若無睹,眼下我還沒那個能力,但日后……日后,秦政!我定然會讓他付出代價的!”

  說著,摸了摸眼角,已經逐漸的有些濕潤。

  顯然,回憶起過往在那個女人膝下承歡的歲月,他仍然有些懷念……

  所以,必須要報仇!

  只是卻不能牽扯小穹進來……這女孩兒是無辜的。

  主神道:我倒是覺得,眼下你最需要的,是盡快逃出阿房宮!在這里,你根本沒辦法隨心所欲的強化自己,隱藏自己的話,始終受到限制,你是沒辦法達到頂峰的。

  “我知道!現在我更關注的是,下一次歷練,到底什么時候開啟?!”

  隨機,或者說,需要一定的契機。

  “希望快些吧……不然的話……”

  蘇景慢慢的起身,明明已經非常小心,但腳下仍然不小心踩到了一塊果皮,似乎是剛剛那些侍人們留下的。

  扯淡,剛剛明明就沒看到!

  蘇景一個翻身,靈巧的在空中轉了一圈,這才沒有摔倒……

  看著地面上那被自己踩的稀爛的果皮,喃喃道:“現在的話,我確定了,那些輪回者們為什么權益那么低,還那么熱衷于得到氣運……氣運就是運氣,誰不想隨隨便便摔下山崖就碰到絕世武功秘籍?!”

  可自己現在……

  罷了,也算是強化的后遺癥了吧,好在不致命,姑且可以忍耐。

  想著。

  蘇景隨便洗了洗臉。

  然后……

  過不多時。

  便有侍人送來了早點。

  一碗濃稠的小米粥,一疊炒青菜和一份說不上名字的燴菜,以及兩個饅頭。

  完全不符合皇子身份的早餐……

  這回侍人似乎是受到了誰的警告,可沒有昨日里的囂張與張狂了,恭敬的侍奉在蘇景的身側……等他用餐。

  而蘇景之前在輪回位面就沒好好吃過東西,昨晚又餓了一夜,今晨也是餓了。

  三下五除二把這些東西都給掃進了肚子里。

  那侍人恭敬道:“殿下,不知昨日里的餐盤……奴婢好將之收回去。”

  蘇景無所謂道:“打碎了!”

  那侍人臉色頓時苦了起來,若真碎了,定然是要算在他的頭上,怕是要挨罰了。

  但他卻也不敢跟蘇景計較這些,當下只得匆匆將餐盤收回去,然后急匆匆的離開了。

  蘇景則整理了一下衣服,去往稷下學宮方向。

  眼下自己并無反抗的力量,為了不讓人發現不對,最好還是按照往常那樣,該做什么就做什么比較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