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被破壞的平衡

  “所以……哥哥你已經不想……不想再報復父皇了嗎?”

  秦穹臉上帶著些扭捏的神情,雙手糾在一起,低聲對蘇景問道。

  她果然已經知道了。

  蘇景頓時心下恍然,楚南的報復,自然便是想要與面前這可愛的小姑娘有茍且之事,若能讓她懷孕,那自然是再好不過……到時候,秦皇政就算實力再強大十倍,也非得淪為天下的笑柄不可!

  只是可憐的楚南啊,報復還沒開始,就已經被人小姑娘給敏銳的察覺,你也真是夠可憐的,也真是多虧了小穹并沒有出賣你的心思,不然這事往秦皇政那里一捅,你就必死無疑。

  不過問都問的這么隱晦,她也真是給自己留面子啊。

  想著,蘇景更加確定,秦穹果然是個善良的女孩兒,如果換了自己,誰敢這么算計自己,我非得殺了他不可,還顧忌什么親情?

  而她,竟然仍然愿意保護自己……

  可恨這事雖然不是自己想干的,但楚南的記憶也好,靈魂也好,都已經完全屬于自己本人了,也就是說無可辯駁的,確實是自己差點干出來的破事……完全沒有反駁的借口!

  蘇景帶著些苦惱的搖了搖頭,同樣隱晦的答道:“以前是我不懂事,總是拒絕你的善意,更對你惡言相向,傷害了你很多次,現在的話我已經想通了,以后再不會這樣了。”

  “真的……哥哥?!你認真的?!”

  秦穹驚喜的歡呼一聲,激動的拉住了蘇景的手,開心道:“果然……哥哥你真的原諒我了?”

  “你又沒有做錯什么事情,我為什么要責怪你?倒是我要跟你道歉才是……之前總是那么對你,也真是難為了你能這么耐心的對我。”

  感受著手心里那柔軟的細膩,蘇景分明看的出來,她之前無比開心,其實是想抱住自己,卻行動到一半卻又放棄了這個想法,然后僅僅只是抓住了自己的手。

  看來……

  雖然依舊親昵,但這小姑娘對自己,已經有了幾分男女大防之間的戒備了。

  罷了,自己闖出來的禍事,只能以后慢慢彌補了。

  而秦穹拉著蘇景的手又跳又笑,開心的不能自己,良久之后,才突然想了起來,說道:“對了,我這就叫人來,把哥哥你這里的一應陳設都給換新的。”

  “不用了……修補修補,還能用的。”

  秦穹可愛的小鼻子皺了皺,認真道:“不行,這些都是很破舊的,就算修補了,用起來也是很……哥哥你不是剛剛才說了不會再拒絕我的善意了嗎?我只不過是想幫你換一下這些用度之物而已,你就說話不算話了?”

  蘇景頓時無話可說。

  嘆道:“好吧,都依你。”

  然后,蘇景看到了自己的妹妹小穹面對旁人時的另外一面。

  她隨意叫來了幾個侍人,張口命令了幾句……言語之間,頗見威嚴,顯然,縱然再怎么可愛,她也是那個在阿房宮中至高無上的青蓮公主。

  而這些往日里對蘇景頗不客氣的侍人,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望著站在一起無比和諧的兄妹兩人,想來心中也正奇怪,這回這個硬骨頭怎么沒有再排斥公主殿下了呢?

  但面對秦穹的命令,他們哪里敢有半點違抗?縱然他們的主子秦亥來了,也萬萬不敢招惹這位殿下的呀。

  片刻之后,房間里殘破的家具都被搬了出去,嶄新的一應用度,送了過來。

  秦穹看著破舊的房間,惋惜道:“可惜這里是秦亥的那個該死的外公,大將軍王定下來的地方,父皇當時默認了,我現在也不能隨便幫你跟他說些什么……明面上違抗父皇的命令,會讓你的處境更加危險的。”

  蘇景笑道:“這樣就夠了,其他的,都由我自己來就行,我總不能一直依靠你吧?而且你也有很多顧忌的……就好像你明明修煉有不弱的武道功法,卻從不敢跟我透露半分一樣。”

  “哥哥你能理解就好……”

  秦穹放松的輕輕撫了撫那稚嫩的小胸脯,似乎開心于蘇景并不責怪于她這件事情,她低聲道:“趙舍人曾經警告過我,說現在的你無法習武修道,反而是最安全的,如果想要做些什么改變你的處境的話,可能反而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尤其是功法……我生怕會害你丟了性命,對不起,耽擱了你最佳的習武年齡,你不責怪我就好。”

  “沒關系,我明白的。”

  蘇景微笑,確實……自己想到的,看來小穹也意識到了,之前自己不敢留下嫁衣神功那狂暴如火山般的真氣,不就是害怕會打破現在宮內的平衡嗎?

  譬如秦亥的母族王家,譬如諸多王公大臣,三公九卿等人,他們能容忍自己活下來的原因就是……自己是個廢物!

  沒有人能夠容忍前朝皇子是個絕世的武學天才!

  “不過昨天里,我看那言夫子對哥哥你頗為憐惜……”

  秦穹突然想起來,說道:“其實以后,如果哥哥你有心的話,可以去找他的,儒家浩然之氣,若能入門,比習武可厲害多了。而且并沒有年齡的限制……”

  “傻瓜,修浩然之氣,跟習武有區別嗎?照樣會打破這個平衡。”

  “但現在的話,這個平衡的話,可能已經被打破了。”

  看著幾個侍人在那里辛辛苦苦的搬送家具,秦穹拉著蘇景的手,往一邊走去,說道:“哥哥,我們到一邊去說……呃……哥哥,你干嘛這么小心?”

  “沒什么……只是怕絆到而已。”

  蘇景面色凝重,腳步比往日里要來的沉重些許,一步一個腳印……倒好像腳下踩著香蕉皮,生怕摔倒一樣,離奇的動作,倒是讓秦穹一陣古怪。

  但她也不以為意,拉著蘇景坐到了那隔絕小院與尸山的宮墻上……

  蘇景拍了拍,確定不會崩塌之后,這才小心的坐下。

  經過一夜的試探,他已經基本上確認了,壞運氣不是一直來,而是一波一波陸續有來,這會兒……目測是休息時間。

  還好還好。

  兄妹兩人坐下來,望著前面那森森白骨,秦穹卻沒什么畏懼的心思,只是面色沉重道:“其實我這回過來,就是擔心哥哥你的安危。”

  “我的安危?”

  “沒錯!”

  秦穹皺著一張小臉,稚嫩的面容,帶著些睿智的神色,看來常年宮中的生涯,讓她年歲雖小,卻也對宮帷之事有了一定的了解,“因為父皇這回的舉動,很離奇……哥哥你還記得上回,五皇兄秦懷書不過罵了你一句雜種,然后被父皇生生抽了六十鞭,幾乎沒了半條命的事情嗎?”

  她說道:“當日里也是你與五皇兄相爭,但父皇狠狠的責罰了五皇兄,卻對你不聞不問,仿佛沒有你這個人一樣。”

  “可這回……他卻對我也懲罰了。”

  蘇景臉上浮現一抹沉吟之色。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