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我的哥哥不可能這么好說話

  蘇景壓根沒半點尊敬之心。

  趙喜也不計較……越是身居高位越是知道輕重,再落魄也是陛下血脈,起碼的尊敬還是要有的。

  陛下也許不會計較下面小人物的行徑,但卻絕不容許如他這等身份的放肆。

  于是乎,他就那么正兒八經的念了起來。

  啰哩八唆一大堆,大致意思就是十一皇子楚南,身為前朝皇子,被饒活命,不但不思感恩,甚至于修文館內對陛下口出不敬,扣除半年丹藥月俸,以示懲戒!

  聽完,蘇景冷笑起來,但凡皇子公主,根據實力高低,月俸會有高有低,但哪怕是不通武學的皇子,包括他在內,每個月也都會有十顆符合本身實力的丹藥,便好像正處在鍛骨期的楚南,其實也有十顆鍛骨丹,可讓修煉事半功倍。

  但問題十余年來,發下的丹藥也不知有多少顆了,卻連一顆都不曾到楚南的手中。

  現在卻又玩這一出……

  蘇景卻全然不放心上,說道:“好吧,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趙喜卻猶豫了一下,說道:“十一殿下,依老奴之見……殿下這回,是被人告了黑狀……您……”

  “趙喜!這到底怎么回事?”

  趙喜話未落下,突然,又有聲音插了進來。

  而且蘇景壓根就沒發現,來人已經沖了進來。

  蘇景瞬間心頭大震,以前不通武學也就罷了,可如今……

  可笑自己還自覺修煉出了內功,以為自己已經翻身農奴把歌唱了,卻忽略了在這個位面里,哪怕是之前自己認為無比可怕的邀月,估計都只能算是中流偏下……要知道哪怕是面對之前那被自己嘲諷的言夫子,恐怕只需發動體內浩然正氣,便足可將邀月秒殺!

  甚至于,這趙喜能夠被自己察覺,恐怕也是他自己主動在外面出聲的緣故。

  看來自己縱然能不被人發現自己身負武道,但隱藏的實力,其實也是不堪一擊。

  畢竟也只是修煉了一天而已。

  而看到進來的人……

  蘇景頓時為之一怔,忍不住叫道:“小穹?”

  話音落下。

  心頭一股愧疚之意涌上了心頭。

  融合了楚南的記憶,他自然知曉,之前的楚南對這個小姑娘打過多么骯臟陰暗的主意……

  楚南一心想要報復秦皇政,但秦皇政的武力高絕,無論是道家神奇的御劍之術,還是儒家的浩然之氣,亦或者法家言出法隨之力,都只能在他的太阿劍之下顫栗發抖。

  憑借武力,楚南此生無望。

  于是他想的,竟然是引誘這個才不過十四五歲的小姑娘……想要跟她搞出些丑聞來,以此來讓秦政顏面大失。

  這也是蘇景鄙夷楚南的緣由所在了。

  要知道……

  人小姑娘對你可真是好到沒話說,你對她好是好,但卻也好了不過短短幾年而已,而這些年來,若非她暗中照拂,楚南早已經身死多時……他卻……

  只能說長期處在一個到處都是敵視的地方,楚南的心理已經徹底扭曲了。

  也就是蘇景作為一個成年人,在這次的融合中占據了主導,不然的話,秦國阿房宮之內,恐怕會誕生一個心智超級成熟可怕的惡魔!

  “哥哥……”

  秦穹看了蘇景一眼,然后目光在他身側那一地破碎上掃過,眼底浮現一絲惶惶無依之色。

  看來,她是認為又惹了自己生氣了。

  但面對趙喜,她卻絲毫不露跡象,只是帶著幾分怒意道:“趙舍人,到底是怎么搞的?之前明明是秦亥那混蛋主動挑事,為什么父皇會責怪到哥哥的身上?”

  面對秦穹……這位秦皇政最為寵愛的公主殿下,縱然是趙喜也不敢有半點怠慢,恭敬的彎下了腰,聲音也跟之前大有不同,帶上了幾分討好的味道,道:“哎呦喂我的公主殿下,您這可就誤會了陛下了,這事陛下可不是只罰了十一殿下一人,二殿下也因為口出妄言,被陛下給狠狠的仗了二十!陛下這回,可是各打二十大板,誰也沒偏袒……”

  秦穹卻相當不滿,鄙夷道:“哼,誰不知道禁庭軍中擔任重要職位的都是他秦亥母親的娘家人?二十大板?就是打了兩百大板,照樣不耽誤他當天出去尋花問柳,欺男霸女!不行,我得去找父皇去,跟他說清楚。”

  趙喜急忙道:“殿下……陛下旨意已下,二殿下已經受罰,十一殿下的懲罰更已經通報月俸司,眼下就是想改,也已經改不了了。”

  秦穹緊緊咬住了下唇,看著趙喜的眼神已經帶上了幾分危險。

  趙喜頓時笑的極為勉強起來,看來,他對這位青蓮公主殿下,還真是忌憚的不得了。

  蘇景嘆了口氣,說道:“好了小穹,你也別為難趙舍人了,他也不過是個傳話的而已……”

  “哥哥?!你……你怎么……”

  秦穹震驚的以手掩唇,呆呆的看著蘇景,她可是真的已經很久沒聽過她的兄長這么親切的稱呼自己了!

  趙喜急忙笑道:“不錯不錯,十一殿下說的對,小的只是個傳話的小舍人而已,您有話的話,就去跟陛下說……陛下他……唉……小的告退了!”

  說著,逃跑似的,恭敬的對著秦穹和蘇景行了一禮,然后回頭便走,明明只是隨意邁動的步伐,但片刻間便已經不見了蹤影。

  果然這趙喜也是個武力極高的老太監啊。

  蘇景心道自古太監出高手,故人誠不欺我也。

  而秦穹竟然也沒追上去,而是看著趙喜急匆匆的逃跑……然后才終于轉過身來。

  今日的她,穿了一身白色的純白云紋羅衫,邊緣還繡著精致的花邊,映襯的那可愛嬌小的臉龐格外的白皙俏麗,只是此時眼神怯怯的,帶著幾分膽怯和畏懼,全然不見之前面對趙喜時候的追究不休,目光再度在地面上那一堆殘破上掃過,問道:“哥哥……你……這是又生氣昨日里我插手你跟秦亥之間的事情了嗎?我……我其實已經知道錯了的,你沒必要這么生氣的……”

  “我沒有生氣啊……畢竟你也是為了幫我嘛。”

  蘇景笑了笑,看著那仿佛被遺棄小狗一般用可憐眼神望著自己的秦穹……

  心頭忽的一陣暖意涌上心頭,不自覺想要伸手去摸她的小腦袋,卻被她本能的后退了兩步,躲開了。

  蘇景一怔,心道難道她發現了之前那個楚南的心思?要不然,她不可能會規避自己這個兄長的親近吧?

  當下微笑道:“放心吧,我知道,你都是為了我好,之前才是我的過錯……把自尊看的太重,始終拒絕你……小穹,昨天一夜之后,我已經都想通了,以后,我再也不會這樣了。”

  “哥哥你……更不正常了。”

  秦穹這回更震驚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