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明玉功?嫁衣功?

  已經完全破敗的房屋之內,一片殘桓斷木,斷裂處皆是新的痕跡,看起來,分明便好像是一個瘋子剛剛把這里給打砸了一遍似的。

  但事實上……

  完全是各種巧合外加不小心造成的場景,蘇景終于知道運氣差的人會怎樣了,也許是因為剛剛從輪回位面歸來,所以不好的運氣一下子爆發開來,再加上蘇景的各種家具早已經破敗的不像話了……這才有了剛剛的一幕。

  不過這會兒,已經稍微好一點了。

  把所有的東西都推的自己遠遠的,然后盤膝坐在地上。

  蘇景一臉郁悶,本以為是比其他輪回者好的多的特殊待遇,沒想到竟然還有這么個限制。

  他已經可以想象,才剛剛在輪回空間之內大大的shopping了一番,實力大進,然后還沒動手呢……剛離開輪回空間,腳下就直接踩了一塊香蕉皮,摔死了。

  “主神……你狠!”

  我本來想提醒你的,就像你之前說的,你現在的處境,必須要盡快掌握可以保護自己的武力,而你所擁有的氣運值,能兌換的合適功法,也著實不多!

  “但最起碼也該讓我提前知道的,這樣的話,也許我只兌換第一層第二層什么的……”

  抱歉,本輪回空間不接受分期付款業務!想要,全付!

  蘇景:“………………………………………………”

  “算了,我還是抓緊時間練功吧。”

  很坑爹的事情……

  看了眼周圍,方圓一米之內已經沒有任何的東西。

  自己的運氣很差,但還沒有差到死神來了的地步,也就是其實只要自己小心些,是可以規避這些風險的。

  而現在……我動也不動,應該是沒問題了。

  想著,蘇景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明玉功的口訣,如流水在腦海中蜿延流轉,其中各種禁忌,各種關鍵……都已經盡數了熟于心。

  只能說,當初沒有爆出來明玉功真是太可惜了,如果爆出來的是明玉功的話,那么自己現在兌換了移花接玉,省了一大筆氣運點不說,更可以直接將移花接玉的各中精妙盡數了然于胸了。

  不過現在也沒什么好惋惜的。

  最起碼不用害怕走火入魔。

  蘇景按照明玉功的描述,很快便沉入了物我兩忘之境。

  然后驚奇的發現……

  之前明玉功的功力和燕南天的嫁衣神功在自己的體內都曾留駐,縱然已經被主神給治好了,但到底還是留下了一些痕跡。

  之前邀月曾經感慨,說自己武學天賦驚人,只可惜年齡太大還不曾習武,以至于被耽擱了。

  這不僅僅是邀月的評價,相信也是如今這阿房宮中,所有人對自己的評價……這也是自己能活到現在的緣由所在。

  楚國滅亡之時,自己才剛剛開始鍛體……并未接觸后面的功法。

  后來,再無人給自己功法,自己所能做的,便是將那尋常人修煉一兩年放下的鍛體拳法修煉了一年又一年,到如今,已經整整十二年有余!

  因此,自己的體質,縱然不如那些已經習武有成之人,卻也遠遠勝過普通人,這也是自己當初能從邀月手下活下來的緣故所在!

  可如今……

  先是被明玉真氣強行撕裂的十二正經筋脈,后來又被嫁衣神功修補,那如海般的汪洋真氣,在體內逗留許久,居然硬生生把筋脈給拓寬了許多。

  就算如今真氣已然不在,但如果說之前蘇景體內的筋脈是羊腸小道,蜿延崎嶇,那么現在便是可供馬車奔跑的遼闊大道!

  只是里面空蕩蕩的……

  就好像一個偌大的空水桶,就等蘇景往里面灌輸真氣了。

  “這還真可算是意外之喜了,最起碼,筋脈被強行拓寬,之前耽擱的時間,如今算是回來了。”

  蘇景雙眼緊閉,浮現驚喜笑容。

  當下默默運轉明玉神功!

  很快,一縷如絲如霧的清涼真氣在體內逐漸成形……

  但凡元辰大陸的武者,鍛骨伐筋乃是修煉外體,唯獨當開始煉氣后,才算是真正進入了武者的大門!

  而蘇景十二年鍛體,基礎早已經打的無比扎實,唯一的缺陷便是筋脈固化,十二正經難以打通,難有成就。可如今卻機緣巧合,有邀月狂暴沖開筋脈,又有嫁衣神功趁隙拓寬,再由主神修復,將所有后遺癥都給治愈。

  伐筋一關,就這么機緣巧合讓他過去了。

  短短兩個時辰之內,他已經十二正經俱通,邁入了煉氣大門!

  雖然才剛剛煉氣,距離之前得到嫁衣神功后的神海境還有十萬八千里之遙……

  但常人至少五年的努力,讓他一夕便過!

  而且,這跟嫁衣神功不一樣,是自己修煉出的,完全屬于自己的真氣!

  然后,當明玉真氣在體內逐漸匯聚之時,蘇景這才震驚的發現,自己剛剛高興的,竟然還是早了。

  明玉神功真氣其特質極度內斂,所以功力凝而不散,哪怕未入先天,功力也可源源不斷,幾乎沒有損耗之憂,因此同級別對手交鋒,明玉功的修煉者,總能靠著功力的特質占據上風,若差距略大,更可將對方的真氣也給吸入自己體內。

  幾乎就是帶上了長生訣和北冥神功兩種功法的特質!

  但其缺點便是功力本質不夠強大,若遇上嫁衣神功大成這等暴虐陽剛無比的真氣,嫁衣神功渾然一體,明玉神功吸之不動,比拼真氣卻又落入下風……

  所以,當初邀月哪怕九層大成,仍然不敢跟嫁衣神功大成的燕南天較量,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勝算極低。

  但現在的話……

  “我修煉的到底是嫁衣神功,還是明玉功?”

  蘇景猛然睜眼,眼底浮現震驚神色,他體內的明玉真氣仍然微弱,不過一夜修煉,真氣之微薄,若說起來,如今的他雖然可算是煉氣高手,但恐怕是整個元辰大陸有史以來最弱的煉氣高手了。

  但明玉神功其質陰柔無比,無孔不入,若爆發到極限,更可將敵人真氣都給凍結……

  可在自己體內,明玉真氣確實冷如冰霜,讓自己感覺肌膚的溫度都低了幾度,但卻哪有什么陰柔無比?這真氣雖然只有一絲,但卻如暴虐火山,仿佛只要隨著自己心念一動,便可瞬間噴發爆炸,讓敵人經受最摧枯拉朽的爆發……

  自古以來,真氣陰寒者柔,陽熱者剛……

  可自己體內的真氣,卻恰恰反其道而行之,明明修煉出的是陰寒無比的明玉真氣,但卻……似乎帶上了嫁衣神功那股暴虐難訓的特質!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