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三章 懵逼了

  “這妖女終于死了,好厲害!”

  燕南天松了一口氣,面色突然一變,臉色瞬間變的赤紅如血,哇的吐出了一口鮮血,落在地面上,頓時將地面上那翠綠的青草染紅,冒出了一陣陣的紅煙。

  燕南天體內溫度之高,竟然連鮮血都帶上了灼燒的特性!

  顯然,他早已經深受嫁衣神功折磨,之所以到現在還未曾倒下,完全是憑借了自己強大的意志力而已!

  邀月體內的明玉功威力極強,不下嫁衣神功,更兼之陰寒無比,甚至于將他的嫁衣神功也給刺激的難以平復,本來燕南天還以為至少能堅持到與邀月過上百招之外,但事實上……

  如果兩人平等放對的話,恐怕至多五十招,自己體內的真氣就要徹底暴走,然后死在她的掌下!

  若非邀月之前已經被江小兄弟以兵器重創,恐怕自己早已經敗了吧?

  勝的僥幸……太僥幸!

  但此時……他卻顧不得自己的痛楚,看著自己二弟那痛苦的表情,知曉他此時心底深處定然正經受著最難以言喻的折磨……

  這誤會太可怕,燕南天生怕解釋的時機晚了片刻,便會面對世上最為可怕的局面。

  他當下快步沖到了江楓的身邊,道:“二弟,你聽我解釋……”

  蘇景卻沒有再說話,而是盯著邀月那已經死去的尸體,眼底浮現驚喜神色。

  他掙扎著,往那邊爬去……之前的刺殺,已經耗費了他最后的一絲力氣,但貿然移動自己的身體,也導致邀月的明玉真氣已經遍走他的全身,再加上之前強用移花接玉,此時體內五臟俱移,真氣肆虐……

  如果換了之前那個書童江琴的話,恐怕早已經死到不能再死了,也是元辰大陸的靈氣濃度遠遠勝過絕代雙驕位面,再加上蘇景多年來苦練常人鍛骨時才會修煉的大道筑基拳,導致他縱然未曾習武,身體素質也遠遠勝過尋常人,這才算是吊了一口氣在。

  但費了這么多的辛苦,如果在這時候倒下……

  蘇景咬牙掙扎著往前爬著,不甘心的喃喃道:“最起碼,也得摘了勝利的果實才行!”

  費盡千辛萬苦,終于爬到了邀月的身邊,伸手。

  手腕上的輪回表散發出了微微藍光,將一個懸浮著的箱子收進了表內。

  這就是所謂的殺劇情人物可以爆裝備嗎?

  其他輪回者們沒有的殊榮?

  蘇景最后悶哼了一聲,噴出了一口血沫……無力的昏迷了過去。

  而此時……

  江楓正經歷人生中最為大起大落的時刻!

  “什么?月奴未死?”

  他激動的抓著燕南天的手,震驚道:“大哥你是說,你之前不過是在作戲?月奴她……她其實壓根就未死?”

  燕南天感嘆道:“這也是多虧了江琴小兄弟的計策,不然的話,恐怕大哥也救不了你,反而將自己也折在了邀月的手里,到時候咱們兄弟死了不打緊,但侄兒還未出生,若……”

  他嘆了口氣,回頭望向了蘇景,然后看著他已經完全昏倒在邀月的身邊,頓時大驚,道:“江小兄弟?!”

  他大踏步的沖到了蘇景身邊,把脈之后,震驚道:“糟糕,蘇小兄弟體內筋脈俱碎,怕是活不長久了!”

  “什么?!”

  江楓面色也是大變。

  而這時。

  燕南天突然神情一震……

  震驚的目光望向了遠處,道:“有高手來了……是……憐星?!!!”

  江楓面色再度劇變,憐星?

  那可是武功僅遜色邀月一籌的絕世高手,大哥如今身負重傷……該如何……

  “也只能這般做了!江小兄弟果然料事如神……竟然什么都料到了。”

  燕南天臉上露出了頹然的表情!

  以他性情,本來最喜歡便是痛痛快快與敵人一戰,縱然不敵,死了便是。

  可如今…二弟一家老小性命盡數托付己身,如何能再冒險?

  于是乎……

  當那帶著些跛足的年輕姑娘來到這懸崖的時候。

  看到的,是一副令人震驚的畫面。

  一名相貌皎好如月宮仙娥般的絕美女子,正不甘心的倒在那里,雙目圓睜,死不瞑目!

  “姐姐!!!”

  憐星瞬間面色大變,悲切的叫了一聲,沖了過去,卻發現,自己的姐姐身體都已經冷了。

  她死了……

  她竟然死了。

  那個在自己心目中從來都是高高在上的姐姐,竟然就這么死了,她那嬌嫩的身軀,就那么躺在冰冷滿是砂礫的地面上,死了!

  憐星一時間心頭空落落的,竟然不知該作何反應……轉頭望去,正看到一名面目粗豪的漢子。

  這漢子懷中抱著一名五官皆是鮮血的少年,背后則負著一人,面色灰白,雙目圓睜,同樣死不瞑目!

  她臉色更顯蒼白,喃喃道:“江……江楓?!這……這到底怎么回事?”

  少女的心里,瞬間勾勒出了一個故事!

  是了,定然是姐姐跟自己一樣,不甘心讓江楓就此和那花月奴一同離去,所以才會前來阻止,卻與這漢子撞到一處,這漢子定然便是那所謂的燕南天了吧?燕南天號稱天下第一劍,武功自然非同小可,定然是他們二人爆發了一場大戰,結果姐姐不敵,就此慘死。

  而燕南天卻也未能護住江楓安危,定然是姐姐不忿,臨死之前殺了花月奴和江楓……她從來都是這么個人,自己得不到的東西,便是別人也休想得到!非得毀掉才肯甘心……

  依照著姐姐的性格,她推斷出了自以為的故事!

  很合理的事實!

  事實上,也就是突然失去了親人和愛人,讓憐星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斷力,不然的話,為何燕南天會抱著一個小書童,為何花月奴的尸體不見了蹤跡,這些都是疑點。

  可惜,她已經關注不到了。

  慢慢的走向那粗豪的漢子,憐星問道:“你……你便是天下第一劍燕南天?!是你殺了我姐姐?”

  那漢子面露慘笑,喝道:“什么狗屁天下第一劍?連某家的二弟都救不得,更累的他全家喪命,如今縱然殺了妖女邀月,卻又有何面目再在這世上茍延殘喘,二弟,大哥對不住你,這便上黃泉路上向你道歉,你與弟妹且等我片刻,我們同去!!!”

  他大喝一聲,便要縱身往那懸崖上跳去!

  “你等等!”

  憐星急忙高聲叫了起來。

  但那大漢卻似乎已經心灰意冷,竟然對憐星這個敵人看也不看,徑自跳下了懸崖,待得憐星追到懸崖邊上,早已經沒有了那燕南天的下落。

  只有地面上一地已經完全散架的馬車,以及那散落的金銀細軟。

  連燕南天也跳崖自盡了?

  這……

  憐星臉上一陣的迷茫,不知之后該怎么辦,江楓死了,姐姐死了,連燕南天也死了。

  不過短短片刻的時間。

  親人、愛人和仇人都不在了。

  自己該怎么辦呢?

  她本就不是個有主見的女子,如今突然失了主心骨,更是不知該如何做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