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一章 餓死膽小的 撐死膽大的

  “江琴!我殺了你啊!!!”

  江楓大怒,面對蘇景那滿臉無辜的神色,他怒喝道:“我什么地方虧待了你,你要這么對待我!江琴……你為什么……”

  掙扎著想要去殺蘇景,卻直接被他信手一推,直接狼狽的摔在了地上!

  “你是我的公子,這便是我對待你的理由!”

  蘇景臉上神色同樣轉為陰狠,喝道:“只要你活著一天,我就只能是你的奴仆……而只有你死了,我才能真正的活著!”

  他高聲道:“實話告訴你吧,你販賣家產的事情都是我經手的,十二星相為什么會知道,你就沒有懷疑過嗎?是我把消息告訴他們的啊,現在……你什么都知道了,感覺怎么樣?!”

  “江琴,你耍我!!!”

  燕南天眼皮一陣急劇的跳動,怒喝道:“你剛剛跟我說的,你跟我說那個賤婢明明是蠱惑我二弟之人,為何現在又……”

  “現在又跟剛才的話完全都不對了?”

  蘇寧哈哈大笑起來,“自然是因為我是在騙你了,蠢貨,我就是要看你親手殺了你二弟的妻子和兒子,偏偏卻又是為了救他,公子……你究竟要不要責怪大爺呢?他畢竟也是不知者不怪吧?你兄弟二人感情深厚,區區一個女人,自然不會破壞你們之間的感情,我說的對吧?”

  江楓:“………………………………”

  他呆呆的看著蘇景那熟悉的面孔,眼底浮現一抹恐懼神色,喃喃道:“你……你……”

  世上怎會有如此殘忍之人?

  蘇寧眼底一轉,浮現一抹堅決之意,喝道:“可惜,我雖然想讓你繼續痛苦糾結下去,但只是看你活著就讓人生氣,所以……你還是去死吧!”

  他直接從袖中握出一把碧綠短劍!

  劍刃散發著碧綠之光,向著江楓的喉嚨刺去!

  “死吧江楓!!!”

  蘇景高喊道。

  “江琴,你敢!!!”

  燕南天憤怒大喝,向著蘇景沖去,但他之前為了對付花月奴,似乎是心中實在有愧,因此不敢距離江楓太近,如今再救,卻又哪里來的及?

  眼見蘇景手中碧血照丹青便要刺破江楓的喉嚨!

  江楓已無反抗能力,臉上露出苦楚神色,罷了,既然月奴已死,那自己又何必再活?

  他閉上了眼睛,一心待死!

  眼見連燕南天都救之不及……燕南天臉上露出了驚恐神色,心道難道自己真的被這個江琴給騙了?

  之前商量好的計劃,可沒有這一段……而他看樣子,分明便是認真的。

  到如今,自己的二弟分明便已經在生死之間!

  他還未來得及想太多,突然……

  一聲如夜鶯凄厲的叫聲喝道:“誰許你殺死江楓的?!”

  一道純白的身影以絕快的速度沖到了蘇景與江楓兩人中間相隔的地方,一把握住了那把碧血照丹青!

  嫩白的手腕頓時鮮血淋漓!

  但蘇景,卻也被她直接轄制住,再也動彈不得!

  她喝道:“江琴!我什么時候允許你傷害江楓了?我不許他死……我要他永遠在這種折磨下,愧疚的度過一生,死了,不就解脫了?!”

  邀月臉上神色猙獰乖張,但眼底,卻帶著連她自己都迷茫的困惑之意。

  為什么要出來?

  明明恨不得把那個負心人碎尸萬段以泄自己心頭之恨,但當看到他真的性命垂危,自己竟然仍然不由自主的跑了出來……是因為花月奴已死,自己又有了希望嗎?

  還是說……真的就像自己說的那樣!

  想要折磨他?

  “邀……邀月。”

  江楓臉上浮現恐懼神色,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時候見到她!

  那神色,讓邀月一陣心痛,心愛的男人竟然恐懼自己,沒有什么比這更讓人失落的了。

  “邀月!!!”

  眼間燕南天沖了出來,爆喝一聲,道:“邀月,你移花宮毫無人性,害我二弟,給我去死吧!”

  “我何時害了你的二弟了?”

  邀月冷笑道:“明明是你親死了你的弟媳,哦,還有她腹中的孩子……那可是你二弟的親骨肉,江楓,你不是說你愛花月奴至深,甘愿為她而死嗎?如今她死了,你卻連為她報仇都做不到?”

  “妖女!休得惑我二弟心神,待我殺了你,自然會為二弟恕罪!”

  燕南天憤怒高喝一聲,拔出了自己那把破劍,向著邀月沖去!

  “江琴,給我滾遠點!”

  邀月看了蘇景一眼,有心立即便殺了他,但眼下強敵已至,實在沒有閑暇,再加上……若留著他,讓江楓看到這個背叛了他的人活的好好的,一定可以讓他更為痛苦吧?

  如此一想,她心頭便深覺快意。

  抬起了自己兩只手掌……

  縱然面對傳說中的天下第一劍,她臉上輕蔑神色,始終不曾斷絕過。

  可突然!

  她神色一滯,提起的氣已經直接散了開來……

  邀月震驚的回頭望去!

  卻看到自己親手送到那小書童手中的碧血照丹青,竟然正深深的刺入自己的腰間。

  蘇景臉上露出了殘酷的笑意,道:“大宮主……我就猜到,只要我想殺江楓,你就一定會出來的,你果然……對他余情未了!”

  “你……”

  邀月臉上神色瞬間變的無比猙獰,怒喝道:“江琴,你出賣我?!”

  “他何時歸順過你?!”

  燕南天高聲哈哈大笑了起來,“江琴,干的漂亮,某家這便殺了這個賤人,這樣,二弟才會徹底安全!”

  他這才醒悟過來,恐怕之前要殺自己的二弟什么的,就是為了逼迫邀月現身……畢竟這么一個武功高強,心腸狠辣的女人,如果放任不管,恐怕二弟日后連睡覺都要睜著一只眼睛吧?

  “你……你跟燕南天竄通一伙?!耍我?!”

  邀月怒道:“果然你也不是好東西,給我去死吧!”

  一掌向蘇景轟去!

  怒極之下……哪怕燕南天的神劍已經近在咫尺,她竟然仍然執著要殺死蘇景,一手迎上燕南天的神劍訣,另外一只手,卻執著的向著蘇景轟去。

  躲不開了!

  蘇景大叫道:“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今天老子就要爆了你啊!”

  體內微弱的功力盡數鼓起,迎上了邀月那只素白中帶著殷紅的手掌!

  雙掌剛剛交接,移花接玉施展而出!

  “愚蠢,班門弄斧也未免太嫌可笑了吧!”

  邀月笑如夜梟凄鳴,反手一擊,蘇景瞬間面如金紙,哇的吐出了一口鮮血,無力的跌在了地上……與邀月相交的手臂,呈現不規則的扭曲之狀,顯然已經斷的粉碎!

  也真是多虧了她大部分的功力要用來應對燕南天,不然這一擊,便可讓蘇景死無全尸!

  “妖女受死!”

  燕南天更顯憤怒,手中鐵劍用力斬下,雖然只是一柄凡鐵,但在他手中,卻比任何神兵利器威力更為強大。

  邀月單手相接,明顯是托大了。

  她面色也是一陣慘白,唇角溢出了一絲嫣紅……

  顯然,與燕南天的正面交鋒,她是落入了下風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