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章 誰是影帝?

  蘇景困惑的看著江楓,疑惑道:“我沒說什么啊,公子,我只是把你被移花宮的妖女蠱惑的實情告知了大爺而已……公子,你不必害怕了,現在的話,大爺已經來了,他可以為你做主,你也不必再跟這妖女虛與委蛇了吧?”

  “虛……”

  江楓一滯,怒道:“我何時與移花宮中的妖女虛與委蛇了?!我與月奴我二人傾心相戀,如今月奴更是懷了我的孩子,怎會有什么虛與委蛇一說?”

  “公子啊……我都說了,大爺已經到了,您不用再偽裝了!”

  蘇景笑著向江楓走去,說道:“您分明便是被這個妖女給蒙騙了心智,不是您讓我叫大爺來救您的嗎?至于懷了你的孩子什么的……移花宮中的妖女,私生活不知到怎樣的地步,這孩子怎么可能是您的?還是讓開,快讓大爺殺了這個妖女為好。”

  說著,他上前便要去拉江楓!

  “你這混賬,給我滾開!”

  江楓伸手就去推攘蘇景,但蘇景伸過來的手也不知怎么的,眼看兩只手便要相接,他的手臂卻突然詭異的偏了片刻,直接正握住了他的臂膀,江楓那本來用來推攘蘇景的手,乍看起來,倒好像是直接伸過去任由蘇景扶著他……

  花月奴面色頓時大變,眼底浮現驚恐神色,道:“移……移花接玉?!”

  楓郎的書童,不過離開了一陣,竟然會使了移花宮最高深的功夫移花接玉,雖然是最為粗淺的低層,但若再加上他剛剛說的話……

  花月奴素來聰慧,自然什么都明白了。

  她臉色瞬間變的慘白如紙,眼底浮現深切的驚恐神色。

  慘笑道:“罷……罷了,我還以為我們已經逃出來了,可沒想到,到底還是落入了他們的掌中,楓郎,你跟大哥去吧,有大哥相助,縱然是移花宮,想必也傷不了你了,只要你安全,那么……月奴再沒有別的遺憾了,只恨……未能幫你誕下麟兒……”

  “哼,都這時候了,你竟然還在作戲?”

  這般的態度,卻是讓燕南天瞬間大怒,喝道:“江琴,你速速將二弟拉開,看我將這賤婢和她腹中的孩子打死,非如此不可泄我心頭之恨!!!”

  江楓早已經身受重傷,哪里是蘇景的對手,直接被他生拖著離了花月奴,蘇景不過伸手在他胸口一頂,讓他頓時連連咳嗽了幾聲,要說的話都給咽到了肚子里。

  蘇景說道:“公子,都這時候了,您何必顧念這賤婢性命?以您的盛世美顏,如果真要在移花宮內發生些什么的話,恐怕也是跟邀月宮主或者憐星吧?結果卻是跟個婢女……邀月宮主到底丑成什么樣,讓您這么不待見她?”

  江楓早已經眼呲欲裂,但蘇景的手正輕輕的頂壓在他的胸口,他每次想要說話,都會感受到一股真氣沖撞自己的身體,然后便是一陣不可控制的咳嗽……”

  花月奴艱難的站起了身子,聲如杜鵑血啼,她悲聲對燕南天道:“大哥……我知道,楓郎與我結合,你根本就不相信我,但我求求你,您要殺我不要緊,只盼您讓我多活兩日,待我為楓郎產下孩兒,到時候……月奴任殺任剮,決無怨言!”

  她悲泣道:“在我腹中……那是你的侄兒啊!”

  燕南天眉頭猛然一陣抖動,喝道:“賤婢,你竟然有臉喊我大哥!當真是好演技,若非江琴告知,我恐怕還真就上了你的惡當,可恨你蠱惑于我那二弟,如今竟然連我也想蠱惑嗎?受死!!!”

  他怒喝一聲,縱身向著花月奴奔去!

  “不!!!大哥住手!!!”

  江楓聲嘶力竭的哭喊,幾乎崩潰,有心相助,卻被蘇景拉著,根本不得上前!

  他有心掙脫蘇景,但之前受傷太重,再加上蘇景這家伙不知從何處學來詭異的手段,竟然把江楓死死的束縛在了原地!

  “啊……來了……來了……終于來了……”

  遠處,邀月眼神之內興奮神色溢于言表,她猛然一個哆嗦,臉上浮現一抹詭異的嫣紅,雙腿不自覺的夾緊……

  看著這樣的美景即將發生在自己的面前,期待了五天,壓抑了五天,在這一刻,她竟然真正的生平第一次,釋放了自己!

  “受死吧,賤婢!!!”

  燕南天怒喝一聲,整個人宛若猛虎下山!

  舉起手掌,向著艱難站起來的花月奴沖去!

  “楓郎……最起碼,你的性命,算是得以保全了!只恨未能幫你誕下孩兒……”

  花月奴慘笑一聲,臉上露出了欣慰與失落并存的神色。

  “不!!!”

  江楓早已經眼淚鼻涕橫流,整個人直接無力的癱軟到了地上,痛哭道:“不……大哥……我沒有被蒙騙,被蒙騙的是你啊!”

  “死!!!”

  燕南天重重一拳擊出!

  正擊中花月奴的小腹之上,喝道:“移花宮的女人都陰險無比,誰知你是否真的有孕在身,死吧!”

  花月奴痛呼了一聲,那孱弱的嬌軀頓時高高的飛起,嘭的一聲巨響……重重的摔在地上,激起了一地的煙塵!

  但她在地上掙扎了片刻,竟然慢慢的掙扎了片刻,又站了起來。

  臉上帶上了幾分古怪神色。

  蘇景高喝道:“大爺,妖女手段繁多,竟然在你手下一招而不死,再來,殺了他!”

  “殺!殺了她!”

  邀月立在遠處,靜靜的看著江楓痛哭流涕,拼命的掙扎哀求,卻掙不開蘇景的束縛……

  她滿臉詭異的酡紅,興奮的低聲道:“就是這樣,就該是這樣,竟然敢無視我的存在,竟然敢無視我的心意,注定便要落到這樣的下場!”

  “賤婢,你怎么還不死?!”

  燕南天再度向前沖去,一步踏穩,腳下直接出現一個深深的腳印,他重重一腳踢出,正踢在了花月奴的腰間,她整個人哀嚎一聲,嬌弱的身軀再度拋起,然后……向著遠處那深不見底的懸崖峭壁底部落去!

  燕南天眉頭再度扭曲,露出了古怪神色!

  “大哥!!!那是我的妻兒啊……”

  江楓聲音嘶啞,如野獸身險陷阱最絕望的悲鳴,他嘶吼道:“那是我的妻子和沒出世的孩子啊!你怎么能殺了她?!!”

  “可……可她是欺騙你的移花宮妖女……”

  燕南天喝道:“江琴已經都告訴我了,她騙了你,對你施展了迷魂之術,讓你對她言聽計從,她根本就是移花宮中的妖女……”

  “江琴!!!都是你搞的鬼?!”

  江楓眼底浮現最為深沉的恨意。

  他死死的盯向了蘇景。

  蘇景臉上露出了無辜神色,道:“啊沒錯,是我干的……你又能把我怎么樣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