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章 好一個舍生取義的少年俊彥

  但縱然燕南天氣勢逼人,但在蘇景作為楚南十余年的記憶中,已經目睹了不知多少高人為救他而死,氣勢上能讓蘇景動容的人實在不多,是以危急關頭,他大喝道:“你這魯莽的蠢豬,殺了我,你永遠救不了你的二弟!!!”

  拳風戛然而止,拳頭距離蘇景的額頭已經只有方寸,燕南天憤怒的面容顯露眼前,“小子,你什么意思?!”

  “來不及了,我們騎馬過去,邊走邊說!!!”

  蘇景唇角溢出一絲鮮血,果然移花接玉有反震之力,這才用了一回,便覺的渾身如烈火焚燒,好在他十年鍛骨,骨骼無比堅韌,不然,恐怕已經堆崴在地了!

  強忍著內臟的劇痛,他拋出了一顆明珠,對著小二喝道:“小二,速速給我買一匹好馬去,爺滿意了,還有大好處給你!!!”

  小二手忙腳亂的接過了蘇景扔過來的銀珠,眼睛里閃起了貪婪的光芒,討好的笑道:“是是是,爺請稍待,小的這就去買馬!”

  燕南天怒喝道:“為何買馬?某家輕功豈非勝過馬匹數倍?”

  “但我可沒有你的輕功,而且你也必須養精蓄銳才行!”

  蘇景認真道:“你是對抗邀月唯一的希望,決不能消耗真氣!”

  “你還沒有跟某家解釋為何你會移花宮的移花接玉?!!!”

  “來不及了,路上說!!!”

  七天,如今已經過去了兩天,不知道江楓到底怎樣,但蘇景知道……既然是自己的試煉,就不能有半點僥幸的心思!

  蘇景終于知道,為何那么多人參加這所謂的主神試煉,卻全都失敗了。

  自己并不會武功,都能攤上邀月這等高人,若非自己對劇情無比了解,換了一個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單單想要從邀月手下活下來,便已經是天下第一的難事,縱然一時僥幸活了下來,他又如何知曉燕南天是對抗邀月的唯一希望?

  縱然知曉,嫁衣神功的弱點,他又如何知曉?貿貿然的帶著燕南天沖上去,只能是死路一條!!!

  荒僻的小路上,兩匹俊逸的駿馬腳步噠噠的沖過……留下一地塵煙!

  而此時,馬上的兩個人正在交談!

  蘇景把自己路上被邀月截下的事情告之了燕南天,而后又將自己主動要求學習移花接玉和明玉功的事情說了出來……

  他沒有說這是自己為了增強自己的手段,而是很大義凜然的解釋道:“邀月這女人疑心十足,我雖然以計策蒙騙了她,但若不讓她在我身上下個保險,恐怕她絕不會讓我活著找到燕大俠,沒辦法,為了公子的安危,所以我不得不……”

  正說著,燕南天突然一勒馬韁,駿馬仰天嘶鳴,直接停了下來!

  蘇景一愣,也緊跟著手忙腳亂的停了下來!

  燕南天一把拉過了蘇景,蘇景如今雖然只有十六七歲年紀,身體基本已經長成,但在燕南天面前,竟然還只是跟個小孩子一般……整個人毫無反抗能力的被他拽下了馬來!

  隨后……

  一股極為灼熱的真氣從燕南天手中發出,在蘇景的體內轉了一圈,偵查他體內的情況……

  太過灼熱暴虐的真氣,直接激發了蘇景體內明玉異種真氣的反擊。

  冷熱相激!

  蘇景忍不住腹內如刀絞一般,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他強忍劇痛,半點也沒哼出來!

  燕南天放下手,咬牙怒道:“好毒的妖婦,你體內筋脈如今寸寸皆斷,全靠明玉真氣維續,她竟然讓你真的活不過七日!!!”

  本來對蘇景的敵意也盡數放下,看向他的眼神,已經是看著一個大義凜然,甘愿為他人犧牲自己的義士,燕南天歉然道:“抱歉了江琴,之前是某家太激動了!”

  “無妨,燕大俠也是為了義弟性命!我可以理解……”

  蘇景道:“我們快走吧,有什么事情路上說!”、

  “好!”

  兩人重新上馬,繼續向前奔馳,而途中,蘇景繼續道:“邀月太難對付,所以我另有打算……”

  “莫非你是讓我殺了弟妹?!”

  想起之前面前這個少年告之自己的話,那陰險的計謀,若他真的是敵人,恐怕自己真的會被他蒙蔽,犯下不可饒恕的錯誤!

  一想起自己和義弟多年的感情,險些便要毀于一旦,燕南天心底便潸潸都是冷汗,只覺得,人心怎么都這么狠毒?!當真不給我們老實人半點活路……

  可現在,這個往日里自己看來并不如何出眾,如今卻可舍生取義的義士,怎么卻給自己出了這么個注意?

  蘇景駕著馬速度絲毫不減,口中問道:“燕大俠,敢問你若對上邀月,有幾成勝算?”

  燕南天道:“未曾交手,如何知曉?但想來至少也有五成!”

  “若再加上憐星呢?!憐星武功雖不如邀月,卻也不遜色多少……”

  燕南天咬牙,“縱然不敵,將義弟救出來的把握還是有的!”

  蘇景笑,“燕大俠就別在我面前虛張聲勢了,哪怕只對上邀月一人,你也沒有半點勝算!畢竟百招之內你若勝不得邀月,嫁衣神功便會反噬,到那時你自身難保……而普天之下,又有誰百招之內能擊敗邀月呢?”

  “你說什么?!!!”

  燕南天虎軀一震,臉上露出驚愕神色!

  蘇景傲然一笑,信口忽悠道:“燕大俠可知我本家姓名?我本家姓鐵,乃是當年鐵血大旗門鐵中棠后人……而嫁衣神功,是鐵血大旗門的鎮派之寶!當年發揚光大,便是靠了我鐵家先祖鐵中棠,燕大俠,我可以負責任的說,你修煉嫁衣神功的方式錯了……”

  此言一出,頓時如雷霆霹靂,直劈的燕南天外焦里嫩,震驚莫名!

  “你說什么?!你竟是……竟是……我修煉嫁衣神功煉錯了?”

  燕南天震驚道。

  蘇景一心想要在燕南天心底豎立自己的偉岸形象,好讓他聽從自己的計策和吩咐,是以高深莫測的點了點頭,詳細解釋道:“武道禪宗、嫁衣神功!世上只知嫁衣神功這種功夫取的乃是“為他人作嫁衣裳“之意,絕不可練,因為練成之后必須把功力轉注他人,不然要日日夜夜受它的煎熬,可燕大俠卻不知另有一種秘訣卻能練成真正的嫁衣神功!”

  聽得蘇景說的頭頭是道,確實將嫁衣神功的奧秘說了出來,這絕非一個小小書童所能知曉,燕南天也忍不住側耳傾聽,“哦?什么方法?”

  蘇景道:“嫁衣神功這種功夫因為太過猛烈,所以練到六七成時,就要將煉成的功力全都毀去,然后再從頭練過。這種功力本就是準備練成后再毀的,所以毀去后體內猶有余根,使練的人再練時,便可事半而功倍。正所謂欲用其利,先挫其鋒……就是這個道理。嫁衣神功經此一挫,再練成后,其真氣的鋒芒已被挫去,但威力卻絲毫未減,練的人等于已將這種功夫練過兩次,對這種真力的性能,自然摸得更熟,非但能將之發揮最大的威力,而且可以收發由心,運用如意了。”

  說著,他感嘆道:“燕大俠若將自身功力盡數廢去的話,根基猶在,至多一年,便可將自身功力全部練回,而且功力更強,足可無敵于天下,到那時,莫說邀月,便是邀月憐星練成明玉功前無古人的第九層后再聯手,也絕不可能與你匹敵了!只可惜……”

  “只可惜,義弟終究是等不了一年的時間了!!!”

  燕南天多年來一直深受嫁衣神功折磨,如今聽得蘇景之言,自然明白了他所說的,恐怕便是真的!

  臉上露出了唏噓后悔的神態,想不到在這時刻,竟然還能遇到大旗門的后人,得到了嫁衣神功的真正真相!

  只可惜……太遲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