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章 盡信書不如無書

  傳功足足持續了三個時辰!

  這三個時辰里,邀月一邊往蘇景的體內灌輸功力,一邊悉心的傳授他移花接玉的內外功口訣!

  極劇的痛楚之下,也真虧蘇景能堅持下來,并把那些口訣都給記下來,大概就如同邀月所說,他真的是個武學奇才吧,當然,是被耽擱了的!

  而當傳功完成之后。

  邀月早已經面色慘白,顯然剛剛的傳功就算是她,也損耗甚大!

  而蘇景這時才驚覺,果然不愧是移花宮宮主,到底陰險!

  他震驚道:“宮主是說,方才的口訣是錯的?!”

  “不錯!”

  邀月自得道:“反正你也只要活過幾日便可,我總得防備你將我移花宮明玉功口訣亂傳出去吧?我告訴你的口訣,自然是錯的,這一招移花接玉,若配合上我教你的口訣,你用的越多,體內便會承受越大的反震之力,若多用幾次,恐怕非得渾身炸裂,內臟破碎而死不可,當然,十二星相若見到了你的移花接玉,恐怕早怕的魂飛幽冥了,絕不敢與你交手!”

  蘇景只能苦笑了,這家伙,還真是滴水不漏!果然不愧是移花宮宮主!

  結果自己還是惹了一身腥,卻沒能撈到半點便宜!

  “好了,快走吧!我迫不及待等著想看你的好戲了!”

  邀月看了蘇景一眼,說道:“留給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是!只不過……”

  “只不過什么?!”

  邀月不耐煩道:“如今你已然身具我移花宮武學,還想怎樣?”

  蘇景羞澀道:“是這樣的宮主,我之前實在是人微位卑,不曾學過武學,縱然如今身懷移花宮之不世武學,但從未與人交過手,所以……”

  他這是見縫插針,想要更多的好處了!

  邀月哼道:“果然貪心,如今人都將死了,卻還惦記著……也罷,以防萬一,拿去吧!”

  說著,丟給了蘇景一把短小的劍刃!

  蘇景接過,拔出打量了一眼,該說邀月出品,必屬精品么?

  隨手丟過來的,看來卻也相當的不俗,一把黑綠色的短劍,劍長不過尋常兵刃的一半有余,乍一看不過墨綠,但若凝神望去,立時便會覺劍氣森森,逼人眉睫,幾乎連眼睛都難睜開……

  他雖然不曾見過其他兵刃,卻也知這定然是一把神兵!

  震驚道:“這是……”

  “這是我移花宮第一神兵,碧血照丹青,削鐵如泥,你留作防身吧,反正日后你死了,我自會將此物收回!有此劍護體,縱然你未曾與人交手,十二星相這等人物,也萬萬不可能奈何得了你了!快去吧,我還等著看一場好戲呢!”

  “多謝宮主!!!”

  蘇景大喜,這東西落自己手里,還不是肉包子打狗么?想拿回去?

  想都別想……

  當下生怕邀月后悔似的,急忙翻身上馬,卻笨拙的差點摔了下來,邀月恥笑道:“蠢貨,連馬也騎不好,江楓怎會派你去求援?”

  而蘇景險些摔倒,腳下不過本能一震,竟然輕飄飄的又飛了起來,正落到馬上!

  他震驚的看著自己的手……

  邀月道:“我移花宮武學深奧玄妙,非你一個小小書童能夠理解,能施展一二招,你死的也不冤了,去吧!”

  她竟然真的把蘇景當作死人了!

  而蘇景也不猶豫,直接駕馬而去!

  任務優先。

  既然隨機置換了江琴,也就意味著如果他的速度不夠快,那么真的就請不來燕南天了!

  到時候,恐怕江楓他們,真的會死在十二星相的手里!

  而這對自己而言,是萬萬不能的……

  毫無疑問,燕南天,是拯救江楓夫妻唯一的希望!

  感受著體內那一股強大的異種真氣,十二正經在剛剛三個時辰里,被盡數強行撕開,奇經八脈也開了兩脈,不可思議的邀月,不可思議的明玉功,不過眨眼的功夫,楚南武道便已入門,直接渡過煉體,成為了煉氣一級的高手,若是正常修煉的話,沒有三四年的苦功,怕是不可能達到這樣的地步!

  雖然這是在犧牲了自己的筋脈的情況下……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恐怕這輩子,自己也止步于此了!

  想著,楚南怒喝一聲:“駕!!!”

  狠狠一鞭甩在了馬匹的屁股上,本來奔騰的速度更加的快了起來,而他動作雖然笨拙,但竟然也就掛在了上面,沒有掉下來!

  現在的話……終于可以想想,到底該怎么辦了。

  該怎么對付這個瘋女人!

  還有燕南天,如何讓他聽從自己的安排……

  娘希皮的,燕南天總不至于比邀月還要難對付吧?

  蘇景苦笑……雖然駿馬奔騰,但終于是可以讓他稍稍的放松些許了!

  面對邀月這個女人,壓力實在太大太大!

  不眠不休的奔波了兩日!!!

  直到夜色將暮,蘇景才終于來到了一處破舊的酒家!

  酒家雖然破舊,賣的酒或許也不甚好,但這段時間毫無疑問,可說是這家店最榮光的時候,因為他們竟然將天下第一神劍滯留在這里數日之久……

  蘇景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沖了進去!他對燕南天的了解僅限于書上,是一個粗豪但卻心細如發,莽撞卻不魯莽的男子。

  但盡信書不如無書,只有真正跟他對面了,才知道到底該如何和他說話。

  “江琴?!!!”

  看到蘇景出現在酒肆里,酒肆內的一粗豪大漢直接起身,這大漢高度至少兩米開外,潑墨般的濃眉,棱棱的顴骨,滿臉青滲滲的胡碴子,看著無比頹廢……

  但縱然頹廢,卻也自有一股驚人的氣勢!

  他起身,高聲道:“你家公子令人送來書信,要我在此相候,信中卻不說明原因,便知其中必有極大的隱密……這究竟是什么事?你來了便好,速速告知我!”

  蘇景頓時心下錯愕,心道我現在仍然是自己的臉,但這燕南天竟然仍然把我認做江琴么?

  還是說主神直接讓所有人誤會我是江琴……

  所謂的天下第一神劍,竟然只能任憑主神更改思維么?

  看來這輪回世界,果然了不起啊!

  如此一想,面對這般高壯的漢子,蘇景也沒有什么局促的心思了,語速飛快的說道:“公子惹了移花宮的兩位宮主,眼下正躲避在一個偏僻地方,只是那里也已經不安全了,所以我來請大爺過去相救!”

  “移花宮?!”

  燕南天眼神一緊,“二弟他為何不早告知我?”

  蘇景撇了撇嘴,“他怕連累你!”

  “這個糊涂的二弟!!!縱然移花宮邀月武功高絕,難道我兄弟二人還怕了她們兩個婦人不成?!”

  口中說著,燕南天的神色卻無比的凝重起來,顯然他也知道邀月究竟是何等難對付的對手!而現在,二弟竟然一人在面對那樣的敵人!

  心底不禁擔憂起來,“我先去營救二弟,江琴,你稍后跟上……”

  說著,身形一掠,便要直接去營救江楓!

  “燕大俠站住!!!”

  楚南大叫一聲,沒想到這家伙脾性這般著急,心知燕南天這一過去,一旦沒有按照自己之前和邀月說的那般表現,恐怕他們便會直接廝殺起來……現在燕南天體內有嫁衣神功焦灼連累,縱然面對邀月一人也未必能勝,何況還有一個武功僅略遜色的憐星?

  他可是自己獲勝的關鍵!

  蘇景下意識的伸手抓住了燕南天的手臂!

  “放手!何必非要跟我一起,你稍后跟上便是!!”

  燕南天心急如焚,如何能等,另一只手用力的向著楚南推去……總算他知道楚南是友非敵,是以這一推連一成功力也沒用,僅僅只是想把他弄開。

  可楚南這段時間苦思移花接玉的秘訣,感到外力既至,他手臂如纏蛇,直接撥在了燕南天的手肘處……

  燕南天這一推竟然就此直接不可思議的調轉了個方向,推向了自己的胸口!

  他眉眼一凜,手臂立時停頓,怒喝道:“好啊,江琴,你這一手分明便是移花宮的移花接玉,你投靠了邀月,此番是來蒙騙我的是不是?我殺了你!!!”

  臉上殺機涌動,拳頭抬起,重重一拳捶下,宛若天神降下雷霆天罰,楚南頓時連呼吸都開始窒澀……只覺得這一拳勢大力沉,莫說自己,縱然是邀月親至,恐怕也未必能用移花接玉將之化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