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章 其實我也……恨死他了

  蘇景抬頭,刻意裝作無比憤怒的模樣,大聲道:“是不是告訴了你,你就會殺了那一對奸夫?”

  邀月果然一愣,那一雙亮的璀璨的眼眸已經瞇了起來,慢慢道:“江琴,你這話什么意思?”

  “回答我!是不是說只要我告訴你他們的下落,你就會直接殺了他們?”

  蘇景憤怒質問,厲聲喝道:“不可以,我決不允許你殺了他們,我決不允許他們那么簡單、那么幸福的死在一起!”

  他拼命的回想作為楚南十年來的記憶,這十年來,那個男人這些年來對自己精神上的折磨……

  果然,臉上表情立時變得兇戾異常,額頭上青筋一鼓一鼓,儼然已經憤怒到了極致!

  這般的表現,果然讓邀月怔了一怔,道:“你不是江楓的書童嗎?怎么看著,你竟似比我還要恨他?”

  蘇景咬牙道:“我當然恨他!我恨不得扒他的皮抽他的筋,把他碎尸萬段以泄我心頭之恨!”

  “是嗎?”

  邀月淡淡的說著,臉上不置可否,背在后面的那只素白的玉手,已經緩緩的凝聚起了真氣!

  雖然心底已經恨極了江楓,但恨意到底還是來自于愛,聽著別人宣泄對于愛人的憤怒仇恨……她第一個念頭,竟然是替江楓除了這個禍害!

  而蘇景,心知此時此刻實在是關乎自己性命的時刻,只要稍有不妥,恐怕便直接要尸橫五步。

  但如果不置之死地而后生,恐怕試煉絕對就完蛋了!

  而且這輪回世界,還是自己逃出阿房宮唯一的希望!

  必須緊緊抓住!

  不僅要逃得性命,更要以此得到逃脫的力量!

  而一切的仰仗,就是自己對于劇情的熟知……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主神口中陌生的輪回世界對自己來說會這般熟悉,但這樣的話,我試煉成功的機率,會不會高一點呢?

  最起碼,換了個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的話,面對邀月,恐怕會死的相當慘!

  蘇景語氣飛快道:“我從小就是江楓的書童,自小到大,日日事事都只能以他為先,那家伙在你們面前溫文爾雅,一派風流,但對我,他卻是頤氣喝使,從來不把我當人看!我忍了這么多年也就罷了,可他竟然……他竟然還……”

  縱然邀月,聽到蘇景賣的關子,也忍不住好奇了,問道:“他竟然怎么了?”

  蘇景一字一頓道:“他竟然娶了我最喜歡的女人!!!”

  邀月臉上扭曲神色一閃而過,看向蘇景的目光突然充斥了極為兇戾的殺機,甚至于連空氣都猛然凝滯了起來,她語氣極為緩慢的問道:“你說你最愛的女人……是誰?!”

  蘇景答道:“花月奴!”

  霎時間,仿佛時間都停頓了片刻!

  很難想象,那般美麗的俏臉竟然能夠扭曲成那一副樣子,仿佛來自于陰森煉獄里的惡魔,渾身上下都流淌著邪惡仇恨的氣息……

  邀月臉上笑容猙獰,一字一頓厲聲道:“你竟也……竟也喜歡了那個狐媚子?!你們男人都是瞎的嗎?明明我比她漂亮千倍百倍,你卻也喜歡她?你怎么不喜歡我?!”

  一時間,面前的這個小小書童與那道英俊瀟灑的身影,融合在了一起!

  手心里毫不猶豫的舉起了十成明玉功功力!

  這個家伙一定是江楓那負心人派來欺辱自己的,是告訴自己,就算是我的書童也只會喜歡花月奴,他也看不上你嗎?

  那便死吧!!!

  憤恨之下,邀月便要將蘇景徹底碎尸萬段!

  可蘇景接下來的動作,卻直接讓邀月全身的功力直接停在了掌心,再也揮不下去,她一時間呆愣在了那里,臉上露出了復雜的神色!

  只見他掀開了自己的衣袖,露出了胳膊上那早已經結疤脫落的猙獰創口……

  密密麻麻的傷口,每一道都無比的可怖,并列的整齊,可以看清楚,這并非臨時刻上,而是真的在很久以前便已經存在的疤痕。

  大楚帝國屹立于元辰大陸千年之久,自然有頗多交好的至交,秦皇政能容許楚南活命,其實更多的,就是為了釣魚,引誘那些楚國高人前來營救楚南……而他則出手,將那些來襲的人一個接著一個盡數滅殺!

  以此來宣稱其秦國武力,更可將楚國的尊嚴狠狠的踩在腳下!

  你們楚國唯一的皇室血脈,只配在我阿房宮內住最破舊的房屋,吃最粗糙的飯菜!

  而小楚南也當真是個有心人,十年來,受盡了屈辱的同時,每次有人來拯救他,并為他而死,他便在自己的手臂上刺下一道細小傷痕,以此惦念!

  到如今,已經整整九十道了!

  想不到,本意是留作紀念而已,不想如今卻用上了!

  如果書中說的是真的話……

  果然!

  邀月下意識的也抬起了自己的手腕,晶瑩如玉的手臂上,同樣也有著極為密集可怖的傷口,只是更為細小,更為密麻……

  “你……”

  兩道白皙的手臂,上面的傷口交相輝映,乍一看去,倒仿佛是情侶疤一般!

  邀月下意識的想說些什么,但卻什么也說不出來了!

  感謝我還是原身置換!連著傷口也給帶了過來!感謝我還記得書中有這一段落!

  蘇景背后的冷汗濕了又干,干了又濕,但他臉上表情卻始終不變,拼命的幻想自己這會兒影帝附身,狠聲道:“這都是我自己用匕首刺的,每日里看著他們你儂我儂,恩恩愛愛,我……我恨……恨得只有用匕首刺自己,每天每夜我只有拼命折磨自己,才能減輕心里的痛苦,只有這樣我才能睡著……你說,這樣的痛苦,我怎能不恨他?!!”

  邀月呆愣在了那里。

  竟然有人與自己的想法這般的一般無二嗎?自己這般的折磨自己,可不就是和他一般的心情嗎?

  “原來……原來你也是……”

  邀月臉上的表情慢慢的和緩了下來,同是天涯淪落人的知己感,讓她對他的敵意迅速的散去……

  她輕輕的哼了一聲,道:“原來是這樣,想不到你竟然也這般可憐。”

  手掌已經直接放下了。

  而此時,蘇景也輕輕的松了口氣,小命終于算是保住了!接下來能不能完成自己的任務,就要看自己的巧舌如簧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