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章 我不是楚南

  “楚南!!!你還給我睡!”

  一聲怒氣沖沖的喝聲,夾雜著憤怒的勁風,一本書已經重重的打在了蘇景的后腦勺上。

  眉清目秀的少年正自昏昏沉沉,此時額頭猛然前沖,跟前面的桌子發生了最為親密的接觸,在額間留下了一道鮮紅的紅印!

  周圍頓時響起了一陣嘲諷般的哄笑聲……

  昏昏沉沉中突然挨了這么一記,蘇景慢慢的抬起了頭。

  眼神呆滯,動作緩慢,這樣的舉動,在剛剛動手那人看來,卻好似是挑釁一般。

  他頓時更為暴怒,聲音中帶著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之意,喝道:“楚南,你也太冥頑不靈了,縱然你是前朝皇子,但陛下既然恩準你在這修文館中進學,姑且也算是個機遇,你自當盡力上進,多學些知識才是,怎么這成日里的,不是睡覺就是走神?這般的不求上進,你到底在想些什么東西?!難道你真的想渾渾噩噩一輩子不成?”

  蘇景慢慢的抬起頭,看向了面前的那名夫子,困惑的思索了一會兒,才道:“您是……言夫子?”

  言夫子頓時氣結,怒極反笑道:“好哇,總算你還是沒有魂飛天外,最起碼還記得我這教了你們三個月的夫子!”

  周圍的嘲笑聲頓時更大聲了,望著蘇景的眼神帶著帶著幸災樂禍,這位言夫子乃是父皇親自請來傳授他們學識,脾氣之暴躁,這三個月來,可說讓諸位皇子公主受夠了苦頭,如今看到蘇景竟然敢公然頂撞于他,自然都等著看笑話。

  蘇景眼神困惑,口中卻不自覺道:“我當然記得你!我記得秦皇政意欲威壓諸子百家,儒家之前曾經帶頭反抗暴政,卻被秦皇政以太阿劍直接強行鎮壓,整個儒家都不得不臣伏于其鋒芒之下……言夫子你本為儒家夫子,卻也被迫入修文館,將儒家之學盡數留在此處,而且為了榨干你的最后一點價值,他更是命你在此地之時,負責傳授秦國皇室和大臣之后你儒家的學說。”

  這話一出,周圍所有人同時一愣,言夫子臉上憤怒神色也掛不住了,眼底流露出復雜神色!

  打人不打臉,這家伙何止打臉,這是爬到自己臉上撕皮來了……

  而身后,已經有人暴喝道:“大膽,楚南,你竟然敢直呼父皇名諱?縱然你為父皇親子,但別忘記了,你還有一半前朝雜血,不過是個雜種罷了,父皇能容忍你在此求學,已經是千恩萬德,你不思感恩,竟然還……”

  蘇景卻對那聲音理也不理,只是困惑的皺眉道:“怪了,我怎么會知道這些?”

  為什么我會認識這個人?

  我現在是在哪里?

  看周圍的景致……我穿越了嗎?

  想著,蘇景慢慢的醒悟了過來!

  哦是了……記得剛剛不久之前,自己正在線上澳門皇家賭場瀏覽信息,然后突然蹦出來一條信息……

  想掌控生命的意義嗎?想真正的活著嗎?

  怎么說呢……爛大街的無限流,早已經遇到過無數次了,之前期于某種幼稚的思想,蘇景就曾經很天真的點擊了,本以為自己會從此進入鐵血無情,爾虞我詐的輪回世界,看盡殘酷人心……

  可之后,雖然沒有進入輪回世界,但確實看清了人心的殘酷!

  他的電腦被黑客入侵,支付寶里面的四位數存款盡數消失,那一天,他一邊啃著饅頭就白開水,一邊真正明白了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么!

  可這回,彈出來的頁面修改了字不說,更沒有YES或者NO的選項,甚至于連紅叉都沒有,有的只有十秒的倒計時……所以說,不給我選擇的機會么?

  然后,蘇景就更確定了是病毒,畢竟皇家賭場什么的,本來就是魚龍混雜,這一點,他早有心理準備。

  可問題當時的他正處在不得不發的狀態,于是乎,強行關電腦的動作延遲了那么幾秒,然后,只能看著讀秒結束,上面突然出現一個YES,被鼠標自動點下……

  接下來,自己就到了這里了,而且腦海里多出了N多的信息!

  所以說……我變成了楚南了么?

  這個帶有濃濃嘲諷,卻讓蘇景完全無法反駁的名字。

  那這里是……

  蘇景困惑的左右看了一眼,自己此時正坐在一處寬闊的書塾之內,四面皆有明窗,清風自八方而入,清涼舒適。

  腦子里的知識立時告訴他,是了,這里是稷下劍宮之內的修文館!

  是諸子百家學說之文治盡數被收集的地方。

  周圍,此時正坐著約莫數十余名少年男女,年齡最長者也就二十出頭,最小的才不過七八歲年紀,看著奶里奶氣,但卻也像模像樣的端坐,認真的看著面前的言夫子。

  這些人個個相貌堂堂,頗多皇室貴胄之氣,若說唯一的特點的話,大概就是距離自己坐的都挺遠的,望向自己的眼神,冷漠中帶著疏離。

  若說例外的話,也有,挨著自己坐的兩人,其中一名便是那年齡最長的青年,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另外一人,則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嬌俏少女,眉目婉約清雅,稚嫩的面容下,掩蓋不住那絕世的風華,看著蘇景的眼神帶著淡淡的親近,注意到他的視線,她對著他甜甜的一笑……

  腦海里浮現一個名字。

  秦穹,我的妹妹!

  這么說來,我是穿越了。

  而且并非是單純的魂穿,甚至于似乎……

  我既是蘇景,又是楚南?!

  很離奇的……

  蘇景能夠清楚的記得自己作為蘇景的二十多年人生,普通到一無是處,普通的升學,普通的就業,普通的宅男……因為從孤兒院里長大,所以沒有父母可以依靠,每日里為生計發愁,以至于快要奔三,卻連女朋友都沒有過,甚至于苦逼到連都買不起的程度!只能孤擼終生……

  而楚南的人生,卻更為悲慘!元辰大陸遼闊無際,其中四大帝國屹立多年,而他,便是四大帝國中楚國中的皇室貴胄!

  其父秦政,曾經是秦國入楚國的質子,本身在楚國便很不受待見,楚南沒沾到什么父愛光環也就罷了,偏偏這質子還很努力,憑借自身能耐,翻身農奴把歌唱,竟然以秦國羸弱之國,硬生生將四大王朝之一的楚國給推翻,在楚國滅亡的那一日,楚南的母親在楚國城樓前跳樓自盡,而后,楚國所有的皇室血脈盡都被屠戮一空,只留下了當時尚且年幼的楚南。

  但縱然逃過一命,卻也因為身懷楚國血脈,在這阿房宮內,可說是受盡欺辱……

  畢竟當年秦國身為楚國附庸,被剝削欺壓數百年,這仇恨,幾乎傾三江之水也難盡,因此……月俸被克扣,每月例行發放的丹藥被押下來,這些都是小事,甚至于在飯菜里吃出針來也是經常的事情。

  更殘酷的是,其他諸位皇子,都因為背景原因,母族或是封疆大吏,或是絕世強者,或是軍方背景的將軍元帥,家底深厚,都早早的接觸到了修煉的功法,或修道,或煉氣,或習武……

  可唯獨楚南,卻仿佛被人遺忘,每日里,只能在修文館里學些文學知識,那藏納諸子百家武學的藏書樓,從來都不允許他進入……

  要知道,在這個神奇的世界里,飛天遁地,填山倒海并非虛妄,而是真正的存在于每個人的認知中。

  而修煉的方法,更是千奇百怪,百家爭鳴,三千大道,條條皆可通向大道!其他姑且不說,最為出名的,乃是習武修道,養氣煉神四條道路!

  習武因為普及性,幾乎占據了整個世界的九成,須得先鍛骨伐筋,世家子弟資源上佳,五歲便開始練武,三年鍛骨,三年伐筋……而后方可開始煉氣,可楚南,五歲時楚國仍在,鍛骨剛剛開始,還未來的及伐筋,秦皇政便已經攜太阿神威,威壓楚國,將之盡數滅絕!

  因為這個原因,楚南從五歲到十七歲,整整十二年的時間……他一直因為缺乏進階的功法緣故,始終處在鍛骨境,并非無法進步,事實上他天資超凡,非凡俗人所能比擬……奈何楚國新亡,無論是秦皇政,還是秦國元老大臣,沒有人想看到一個一個擁有楚國血脈的高強武者,所以……哪怕是與楚南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妹妹秦穹,也不敢擅自把自己的武學典籍告知楚南!

  于是他的武者天賦,就這么生生的耽擱了!

  所以說,這是比慘大會么?

  十七歲的少年,稚嫩的臉上帶著淡淡的滄桑神色,慢慢回憶屬于自己的過往!

  十年的記憶……蘇景默默記憶,然后驚覺,這十年來,其中兇險絕惡,就是自己一個成年人都未必承受的下來,但這個小小的少年,竟然真的就這么一肩挑了起來!

  只是現在看來,這楚南,分明就是蘇景!

  蘇景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在那里,有一顆微小的黑痣,與自己作為蘇景時候的身體,位置卻一模一樣!

  不是魂穿!

  蘇景心底里立即確定了。

  莫非便是所謂的平行世界的兩個完全相同的人?

  心思雜陳,難以言說……

  “大膽!楚南,你竟然敢無視我的話,這般對父皇不尊重,信不信我立即便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方才高喝那人似乎是感覺尊嚴受到了挑釁,頓時大怒,聲音里帶上了濃濃的怒意!

  蘇景腦海里一片混沌茫然,不知外物,而秦穹卻忍不得了,漂亮狹長的鳳眉挑起,譏諷道:“哼,亥皇兄好大的威風,哥哥好歹也是父皇親子,皇兄卻說殺便殺?果然厲害,看來日后若見了皇兄,小妹可得尊重些,不然的話,怕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就丟了小命了!”

  方才還囂張絕倫的聲音頓時滯了一滯,轉為尷尬,干笑道:“皇妹說笑了,為兄可不是這個意思……”

  “不是這個意思是什么意思?難道你是想說,哥哥其實不是父皇的兒子?你竟然懷疑父皇他……”

  “這……這個……當然不是。”

  那聲音更狼狽了,誣蔑父皇的孩子不是他的孩子……被父皇知道了,可是會死人的!

  面對秦穹,他之前的囂張鄙夷,盡數消失了蹤影,剩下的,就只有滿滿的尷尬。

  蘇景看著那被一個小小少女逼迫的連連敗退的英俊少年,腦海中不自覺浮現他的信息。

  秦亥,大秦帝國二皇子,其母家外公乃是當朝大將軍,幾位舅父在軍中也都頗有職稱,在軍中威望之高,幾乎僅在秦皇政之下,因此,憑借宮外勢力,這秦亥素來囂張,甚至于對如今的太子秦蘇,都是一副不大看的上的樣子。

  當初秦楚大戰之時,他的母族乃是討伐楚國的主力,可沒少有人喪命……所以秦亥一慣最喜歡針對楚南!

  只可惜卻有一個秦穹橫在他與楚南中間,這秦穹身份特殊,雖然只是宮女所生,一個毫無后臺的普通公主,但她卻是秦政在入楚國為質的時候生下的,換言之,秦皇政子女不少,但唯獨楚南與秦穹,才是真正由秦皇政親眼看著養大的。

  楚南身份尷尬,甚至都不跟父姓,自然是秦皇政的恥辱,提都不愿提起,可秦穹,隨著大秦帝國的崛起,身份卻是水漲船高,號稱青蓮公主,青者,秦之諧音也!

  由此可間其倍受父親寵愛,哪怕是秦亥,也不敢輕易得罪!

  一時間,秦亥被秦穹逼的滿臉狼狽,心底恨不得把這個可惡的女人碎尸萬段,但表面上,卻不敢有半分不滿,他們的父皇冷心冷情,可不是什么善茬子,一旦知曉了自己得罪了秦穹,更說了不該說的話,恐怕到時候少不得一頓皮鞭,甚至于連自己的母妃都要受到牽連!

  而秦穹逼的秦亥滿臉尷尬,卻還不想罷休,似乎是想給楚南出氣,正要再好好的譏諷他一下……

  言夫子卻突然怒喝道:“都給我閉嘴!!!”

  他乃是孔子傳人,儒家掌門人,胸有浩然之氣,所謂養氣,便是養的浩然之氣,為人方正不阿,怒然一喝,自然威勢十足,一時間,哪怕如秦穹,都不敢再多嘴,一個個噤若寒蟬!

  甚至連沉入自己思緒的蘇景,都被驚過了神來,只覺得這個看起來頗為儒雅的男子,聲音竟似帶有神奇魔力,吸引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

  言夫子嘆了口氣,聲音轉為柔和,許是對蘇景突然有了幾分同病相憐之意,他也不生氣,只是對蘇景解釋道:“你的父皇,天姿英才,非我等凡俗之人所能比擬,我雖胸有浩然正氣,不懼一死,卻不能枉顧我儒家數萬生員的性命,來此地傳授儒學,確是你等父皇旨意,但他也并非是要讓爾等成為儒門學子,只是讓你們對諸子百家的只是都稍作了解而已,所以三月授學,到今日,也可結束了!日后,恐怕你們要學別家之學了,至于誰若對儒學有興趣的,日后可至稷下劍宮的儒學館尋我……若無興趣,日后也不必稱我的學生,我今日授藝,乃是被逼,跟你們也沒什么師徒情分!還有你……十一殿下,如今授學已經結束,你并非我的學生,我也確實不該再管你,你若累,便回去睡吧……只是……”

  他動了動嘴唇,想勸楚南最好惜取這個好機會,秦皇政胸懷廣大,意欲讓自己的兒女們對諸子百家的知識都稍作了解,顯然所圖甚巨,若他能把握其中機會……可想了想,他如今的處境,誰會給他這個機會?

  越是天資英才,恐怕越是死的早吧!

  當下也只得嘆息了一聲,望著蘇景的眼神帶著淡淡的憐惜,這個可憐的少年,還是平庸些吧,平庸了,也許還能活個孤獨終老。

  他道:“大家都散了吧!”

  “是×N!”

  所有人都恭敬應是。

  言夫子慢慢的離開了。

  蘇景也起身,準備朝自己記憶中的居所走去……耳邊卻突然聽到淡淡的一聲嘲弄,“呸,只知道躲在女人裙子底下的廢物!”

  “秦亥你胡說八道些什么?!”

  秦穹頓時仿佛被抓了幼崽的母貓一般,尖叫了一聲,只是憤怒的聲音里,卻也帶上了幾分驚慌失措。

  蘇景向她望去,正看到了她那注視著自己那怯怯的眼神……帶著些微的懼怕。

  蘇景頓時想起,確實,以前楚國尚在的時候,秦穹不過是個質子之女,沒有任何名分,雖為秦國公主,其實頗受楚人欺負,而自己卻是楚國皇子,身份尊貴,甚至于因為自己的母親沒有兄弟姐妹的緣故,可能日后自己還會成為楚國的太子,兩人身份極其懸殊,她沒少受自己的照顧,兄妹兩人感情素來好的很。

  可如今……卻直接易地而處,自己深陷淤泥,淪為眾人嘲弄的對象,而她,卻反而高高在上。

  對于一個十余歲,血氣方剛的少年而言,這不啻于天大的侮辱。

  也正是因為這樣,兩人雖然從小感情甚篤,但如今,楚南卻一慣不大喜歡親近秦穹,更無比排斥她替他出頭。

  比起來,他情愿被狠狠的欺負一頓,也好過托庇于這個妹妹的手下!

  難怪她會覺得害怕了。

  蘇景心底默默想道。

  當下,有心反諷幾句,但他如今才剛剛穿越,更得到了十余年的記憶,當真是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處理,當下只是淡淡的哼了一聲,徑自回去自己的居所了,竟然對他愛理不理。

  秦穹臉上露出了怯怯的表情,想追上去,卻又似乎顧忌著什么,最后只是狠狠的瞪了秦亥一眼,顯然,已經記恨上他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