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学
 
关键词:长生不死  武动乾坤  异界魅影逍遥  重生之贼行天下 灵罗戒 弄潮
您当前所在位置:PHP文学>> 二次小说>>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后夜谈 维持现状也是一种选择

更新时间:2018-10-10  作者:愿心不变
在搜索引擎输入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PHP文学" 或者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书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后夜谈 维持现状也是一种选择
“好了,送到这就可以了。”

悍马车队护送的加长版劳斯莱斯在南郊临近出城的路边停下,内部空间近乎一个小型房间一样的车内装饰无比华丽,埃布尔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影,有些关切的问道:

“这样就可以么,不用我再送阁下您一段了么。”

“嗯,到这就行了。”

夜鸦看着外面的景色,不久之前他坐着指挥官从林野跃上公路的记忆还没消散。

“那个阁下...”

埃布尔看向此刻和在圣心医院里见过的那个完全不同的他,有些欲言又止的开口:

“叶莲娜女士他们绝非是有什么不敬轻视的意思,他们只是....只是....”

埃布尔一时不知道怎么形容,有些懊恼自己的汉语不够老练成熟,而看到他这幅样子,反倒是夜鸦先笑了。

“没事啊,我知道了,换成我是权高位重的那种人在看到自己的上头竟然是个年轻人,我也会不敢相信的。”

他摊手笑了笑说道,然后放下热可可的杯子,微苦但是很好喝的感觉在口中残留,安静低落的第一印象虽然没从他身上离去,但是眼里的情绪终于变的柔和,他略微叹气的笑道:

“我不懂经济、也不懂金融,更别提什么管理一个公司,甚至不知道多少家公司,说到底,连带这柄权杖还有那个所谓华夏负责人的身份都只是某个家伙和我开的玩笑。”

对,没错,其实....

“虽然不知道他们三个想和我说什么,但让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参与到那种层面的社会,也太强人所难了点。”

其实自己只是没有勇气去面对他们,和那些自己仰望的扯上关系罢了。

“而且,我也并不是因为生气才立马离开,我很感谢他们今晚为我做的一切,只是你们肯定又准备的特别奢华的那种地方让我不习惯罢了。”

听着这个解释,埃布尔微微一愣,然后他看到眼前的青年给自己整理好了围巾,走下劳斯莱斯的车门笑着开口:

“今天晚上我已经很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

夜风流淌,和之前的疾驰不同,这次他只是慢慢的滑翔在空中,任凭世界里的气流流过他的耳边,留下轻语。

海基和穆林变成的漆黑围巾随着夜风飘荡,离开的人群繁世夜之巡礼再次蔓延出暗金色的花纹,变成那件典雅奢华的夜色礼服,在夜幕之上拖起那宽大燃烧的破碎衣摆。

银断龙牙的龙翼并没有在他的肩膀上张开,95的魔能消耗减少下,即使没有黎泽的核心,他也能靠着自己轻易的解放夜之巡礼,解决了翔牌激活时,他无法使用银断龙牙激活其他牌的弊端。

说起来,自己还真是浪费了一个珍贵的不能再珍贵的特权啊...

他看着特权的残留时间,他看着系统提示的S级夜器场景圆明园燃烧之夜,心里默默的想着。

假如在场景里使用的话,自己应该很大可能抢到那件S级夜器吧,毕竟,当时握住那柄剑激活特权的那一刻,自己真的感觉什么都可以做到。

虽然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了。

因为只有极稀少、并且处于隐藏条件达成,夜战才会发放的、堪称最终底牌的特权...

已经被他用掉了。

被他用来不顾一切的杀掉某个人。

想起了狭间之中的什么,心中一痛,藏在宽大围巾下的脸色苍白,他紧闭着双眼,身影朝下坠落,夜器的力量隔绝了周围一切,撞断了树枝。

仿佛有着空气墙壁存在,连尘土都没沾上的他仰面躺在夜局附近山林的土地上,看着世界的黑夜。

这次的他没有用暴食去逃避,这次的他亲手杀了人。

拼命的告诉自己别再去想,明明有着解放夜器的强大力量,可他爬起来的动作看起来却有些费力,看着不远处已经可以看见轮廓的夜局,他轻轻抓住自己的围巾,最后想了一次通过象征‘记忆’的穆林从荒川脑海中看到的景象。

轻咬着嘴唇,缓缓闭上眼睛,低声挣扎的苦笑:

“假如...没看到就好了....”

再次飞进夜空,然后夜鸦拖着漆黑宽大的衣摆缓缓落在夜局楼顶,

他取出一张背面暗红与金色魔法阵的卡片,看着上面‘眠’的精灵,卡片激活的光芒暗淡下去,他轻呼了口气。

毕竟以自己现在的状态,怕是到特权结束之前,那个人都不会醒来。

而就在他取消能力,露出了一点气息的那一瞬间。

整个夜局警报声瞬间响起!

“警报!警报!”

“观测到身份不明的参加者出现!观测到身份不明的参加者出现!”

“危险程度判别极高!”

“重复一遍....”

在听到艾玛警告的一瞬间,夜局中所有的人全都警惕了起来!

参加者餐厅之中,魔术师和方术使神情一凛,站起身来,而另一边仍旧躺在沙发上的大叔也是眼神眯起,目光危险。

复苏疲倦的神色中掺杂着震惊,开口对着艾玛问道:

“什么?入侵者!?可守夜人分明....”

复苏不可思议的开口,因为一名守夜人可是帮助他们警惕着周围,可竟然还能有人入侵到夜局内部!?

而她殊不知的是,在警报响起的那一刻,就在夜局周围的黎泽也是惊然的无法置信。

他分明布置了相当严密的各种警戒机械,可即使这样,还是被对方悄无声息的穿过了!?

“等等,小柠和方然小弟那里现在没人!”

复苏一下子想起了什么,焦急的开口,而听到她的话语第一秒,方术使的身影就消失不见,朝着病房赶去。

与此同时,夜局急救室之内,趴在宿群病床边上睡着了的华凌也是惊醒过来。

“艾玛,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然后她神色一愣,看到夜笙不知道已经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正支撑着身体,撩起酒红色的长发按住额头,挣扎着模糊的视线,隐约看清了眼前是谁的那一刻,不敢置信的呆滞开口:

“小...凌?”

“笙姐!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夜笙有些出神的看着扑倒自己怀里的华凌,听着警报声响起,

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而就在整个夜局陷入慌乱之中之时,只有一个房间里的样子与众不同。

微微抬起头,仿佛能透视屋顶,比任何人都最先察觉了究竟是什么引发了这场骚动的浅金发身影,在看到夜局楼顶之上,那道气息强的超乎想象的熟悉身影之时,楞了一秒。

“警告!怎么回事?”

这是笨蛋B的声音。

“看样子又有事情发生了。”

这是被两个笨蛋影响逐渐转化成笨蛋的笨蛋C的声音。

听着两个笨蛋的声音,她缓缓转过头盯住地上想趁自己不注意偷偷蠕动逃跑毛毛虫形态的笨蛋A,挂上危险的微笑,眉头直跳的用念力一把把他拎起!

“亚达!雅蠛蝶!哈那忒....唔!”

胡乱扭动的‘毛毛虫’刚发出了垂死挣扎的喊声,就被金发的妖精用双手用力的捏住了脸颊朝上推去,‘温柔’的微笑表情和‘和善’的轻柔声音一字一句的响起。

“是啊,发生什么了啊...?”

参加者餐厅,复苏攥紧了手掌,这个时候发生这种事情绝对是最糟糕的情况,就当她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

整个夜局的警报声毫无征兆的停了下来。

“警报解除,状况重新评估...”

“艾玛,怎么回事?为什么警报解除了?”

魔术师皱眉的问道,另一边都已经准备好战斗的大叔也是稳住了身形,没有贸然行动。

“判断当前情况并无危险,我这就把楼顶监控摄像的画面转过来。”

艾玛的声音响起,然后一个大屏幕从打开的天花板上降落下来,监控画面出现的那一刻,

所有人为之一愣。

因为他们刚刚还见过这道身影。

细碎黑发的青年安静的站在楼顶,拖着不断燃烧又不断生成的破碎衣摆,暗金的花纹在他漆黑夜礼服上隐约浮现,眼角黑色鸦羽的纹路闪烁。

“那个是....”

大叔的话语微微凝滞,在场只有他没有直接遇见夜鸦,他看着那道身影的样貌,惊疑的呢喃。

“方然小兄弟现在就在夜局。”

魔术师也是松了口气,略微复杂的说道。

“不管如何,以这幅样子出现在夜局,夜鸦大概是在表明身份吧,看样子是虚惊一场。”

复苏也是坐回了座位,轻声的呼出了口气,然后摊手道:

“而且看样子,也不是来找我们的....”

监控画面上,一道酒红色长发的身影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上了楼顶,只不过在看到夜鸦的那一刻,她的动作顿时一僵。

“看样子你的伤已经不要紧了。”

漆黑的身影轻声开口,可是夜笙却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

她的伤的确不要紧了,倒不如说,在荒川想要控制她,刻意留手的情况下,她除了力竭之外并没有多重的伤势。

而就连之前阻截思尔坦被艾德里安重创的伤势,也因为得到了A62的暗核而痊愈,不光如此,她的实力还因此有了很大的提升。

说起来,今晚是上次临府街区之后,她第一次见到夜鸦。

光是上次A62救下自己的命,夜笙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了,而今晚更是....

夜笙攥紧了双手,她无比清楚今晚究竟发生的是什么样的危机。

而她刚才从华凌口中得知的....却是整个夜局的平安无事。

明明自己之前还把她当成敌人,明明可以完全忽视一个之前还找自己麻烦的人、会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厚颜无耻的请求....

她不知道夜鸦今晚为了救下夜局究竟要付出多少,她不知道要把自己从荒川、艾德里安还有A级编号前二十的怪物手中救出来又要付出多少...

自己最珍惜的地方,无论如何都想守护住的那些人们....

是因为她的存在,才能继续留在自己的世界。

人生第一次,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坚强、要强、逞强的夜笙,

不知道怎么面对一个人。

“夜鸦,我....”

哪怕身体颤抖,夜笙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抬起视线看着面前的那道身影开口,想要说些什么。

“你不用感谢我。”

但是夜鸦平淡平和的声音轻声响起,让夜笙微微一愣,用力的咬住了嘴唇。

“可是.....”

“你也不欠我什么。”

夜鸦的样子在她眼中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心中想着自己该有的样子,漆黑的青年轻笑的开口了,然后看向眼前高挑性感的夜笙,其实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故作镇定说道:

“先说好,夜仙子,别自作多情,我可不是因为你的电话今晚才出手的。”

他让自己的语调挑起,再次有了几分夜色明珠上的神态。

夜笙微微出神的看着眼前的青年,就在昨天,她还在训练场看着一模一样的‘他’。

“我只不过是被拜托了而已,水家的那位预言者猜到了今晚的事情,用我想要的东西交换让我今晚救下你们夜局。”

没错,我想要的...

夜鸦略微昂起下巴,带着几分惯用的调笑开口说道。

“所以这只是交易罢了,你不需要感谢我,也不用觉得欠我什么,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

周围没有任何人死去,安心平静的日常....

而夜笙为之一愣,有些不知所措...

是水姨....拜托了夜鸦出手?

一下子,夜笙突然想到了是水琳琅给她的夜鸦的电话号码。

“别误会了,虽然是用的现在的模样,但我可不是你们的同伴。”

夜鸦声音骄傲的响起,一如夜笙以前对她‘可恶’的印象,

“是这样啊....”

这次的夜笙并没有因为她这幅样子生气,而是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开口:

“夜局对我来说是有着特别意义的地方,无论是局里的大家,还是夜局本身。”

然后在夜鸦眼眸微微凝滞的那一刻,她缓缓的低下头去。

“所以...无论如何,谢谢你今晚救下了局里的大家。”

漆黑的青年略微睁大了瞳孔,看着低下头向自己道谢的夜笙,他印象里那个骄傲、厉害的夜笙此刻正低着头向他道谢。

他微微沉默。

别这样啊...

别这样谢我。

我所做的都是出于我的私心,出于我曾经没能守护住的悔恨,还有....

原本我就已经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了啊,夜笙姐。

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就如同那片他曾经遥望过却一直去不了的繁华市区一样,夜笙是他见过最漂亮完美的人,无论是家世容貌,还是气质能力,都是他一直认为另一个世界的人。

大概就像隔着屏幕看着自己喜欢的明星一样的感觉。

他实在是没有多少勇气和这样的人相处。

所以,或许此刻‘夜鸦’这个身份更多的是掩饰他的不知所措和稍稍的胆怯吧。

“虽然大概早晚都会回到你身边,但我顺手帮你带回来了。”

他对着还在尝试看穿本不存在幻象的夜笙开口,

对了,说起来,那个时候,自己是怎么想到那句剑诀的?

夜鸦略微疑惑,但没有在意把手中的仙剑高高抛起,却没注意,在听到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夜笙微微楞了一下接过自己的灵渊。

某种东西,仿佛似曾相识。

对视夜鸦的双眼,并不是十分擅长交流的她下意识的出神开口: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么.....”

漆黑的青年略微沉默,然后挂起了自己曾经在那道银发身影身上见过的一模一样的笑。

“假如,你能看穿我现在的幻象,我就告诉你。”

夜鸦神秘的轻笑,直面听到这话的夜笙。

不是不可以成为守夜人、踏上更广阔的舞台,

不是不可以掌管菲斯尔德、参与奢华的上流社会,

也不是不可以暴露自己的身份,坦诚的面对局里的大家,

甚至不是不可以更加肆意一点的彰显自己的力量,淡然自信的追求那些优秀漂亮的女性,

他其实只是稍稍没有勇气,更加习惯自己的日常罢了。

所以,抱歉啦,夜笙姐,用出了魔术师教我的这种狡猾的办法....

这样就好了,这样就足够了。

没有黎泽说的那样感觉到付出却没人知晓的酸涩,我其实很开心。

这样之后,一切就没变了。

同时出现的话,哪怕模样相同,也不会有人怀疑夜鸦和方然是同一个人

夜鸦仍旧是那个夜鸦,而我....

就终于可以真正的回归此刻另一个我那样安心的日常了。

选择成长并不一定就会美好,

拉起夜之巡礼的衣摆,在夜笙刚想开口说什么的一瞬间,取消了双牌的能力激活,闭上双眼的夜鸦轻声的默念。

假如没有勇气的话,维持现状也是一种选择。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后夜谈 维持现状也是一种选择

在搜索引擎输入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PHP文学" 或者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目录  |  下一章
全站强推小说编号
所有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