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575章 祭品

  “呃,這七口棺材怎么?!”關橫只覺得有一陣強烈、邪惡的血腥煞氣撲面而來,頓時讓他凜然一驚,這種邪惡氣息顯然是從棺材里傳出來的。

  “情況好像有些不對勁,這些棺材里面的‘東西’絕對是我見過的最邪惡的物體之一。”

  關橫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決定悄悄地跟上去,看個究竟,于是他把瘦馬隨便找了個地方拴起來,之后悄悄跟上了那些人。

  數十個身穿黑布麻衣的村民們,一邊敲著碩大的獸皮鼓,一邊頌唱著安魂咒,緩緩向山里行進著,周圍的氣氛愈發詭異壓抑,直讓人透不過氣來。

  就這樣,關橫跟著抬尸祭典的隊伍,一直向前走,沉重的鼓聲、陰森頌唱的安魂咒,在山林里回蕩著,時間……從下午一直到了傍晚,抬尸祭典的隊伍總算是走進了一座碩大、空蕩的山谷。

  山谷中,早就有事先到達的村民在那里升起了七堆篝火,抬棺材的十四個人,把七口棺材放在了篝火旁邊,隨即迅速退開。

  這個時候,有個身穿祭祀黑袍的白發老者拄著棺杖走上一座高臺,他振臂吼道:“去,把七個祭品押上來。”

  “是,村長。”有幾個如狼似虎的彪形大漢轟然答應著,將七個頭戴黑罩,嘴里發出呣呣呣支吾聲音的人推搡過來。

  當他們的頭罩被迅速扯下的時候,躲在山谷中石頭后面的關橫看得清楚,那是七個面帶驚惶之色,口中塞著破布,嚇得渾身顫抖的普通人。

  “活人當祭品?!”關橫看到這里,心頭猛然泛起一絲涼意:“這個村子里的邪門祭典,竟然要用活人來獻祭,真是喪心病狂……”

  關橫剛想到這里,高臺上的老村長吼道:“本村自古供奉的七尸神啊,又到了今年今年獻祭的時候了。請收下我們準備的卑微祭品,保佑我們的村落風調雨順,無災無病。”

  “求七尸神保佑我等的村落,風調雨順。無病無災,以鮮活血肉相祭。”此時此刻,村民們也隨著老村長齊聲低誦著,顯得格外的虔誠。

  “動手,釘木樁!”老村長大聲呼喝。身穿黑麻布衣的村民們撲到七口棺材的篝火旁邊,“咚咚咚、當當當。”他們將七個十字架木樁,齊刷刷釘在了土里。

  村長看了一眼那七個抖如篩糠的人,他嘴里隨即生硬的蹦出一個字:“綁!”

  “呣呣呣……”喉嚨中發出悶響的七個人拼命掙扎,嚇得滿臉都是鼻涕眼淚,可還是被強行捆在了十字木樁之上。

  “村長,都已經辦妥了。”一個瘦高男子跑到高臺旁邊說道:“咱們是不是也該撤了?滿月要出來了。”

  “嗯,大家趕緊集合。”村長對著眾人喊道:“快快快,趁著烏云遮住月光的時候,趕緊往峽谷外面跑。千萬別回頭。”

  “快跑啊!”聽到村長的命令,村民們頓時如臨大赦,只恨自己爹娘少生了兩條腿,全部都飛也似的倉皇跑出了峽谷入口,最后老村長也在瘦高漢子的攙扶下逃離了此處。

  原地,就剩下七堆閃著幽綠烈焰的篝火,七口詭異的金屬棺材,七根十字木樁上面,還捆著七個瑟瑟發抖的人。篝火燎烤著粗如兒臂的木柴,劈啪作響。有兩根木樁底下突然響起了嘩嘩流水聲,原來是兩個被綁者的精神實在繃不住了,他們已經尿了褲子。

  四周圍,只剩下一陣陣從草窠里發出的蟲鳴和凄厲冷風刮過的聲音。詭異氛圍逐漸蔓延開來,七個人似乎知道自己的死期將近,就連大氣也不敢出一下。

  就在這時,天空中的烏云緩緩散去,滿月的光芒唰的一下照在了七口金屬棺材上!

  “砰!”左面第一口棺材的蓋子猛然被掀開,從里面坐起來一具黑漆漆的干尸。它的面部枯瘦如髏,可還是包著一層皮,這怪尸伸出骨瘦如柴的枯爪一搭棺材的邊緣,噌的一下翻身跳了出來。

  怪尸的雙瞳赤紅如血,但是似乎不能視物,它嗅到了生人的氣息,步履蹣跚的走向了最近的那根十字木樁,上面被綁之人嚇得渾身栗抖,喉嚨中不斷發出呣呣呣的沉悶聲音。

  “嘩啦、嘩啦……”怪尸每走一步,身上都發出奇異的聲響,這時候悄悄摸到附近巖石后面的關橫,突然發現怪尸的身上穿著一身破爛甲胄,很顯然,這怪尸生前是一名士兵。

  說時遲那時快,士兵怪尸眨眼間就已經撲到了十字樁旁邊,它張開血盆大口狠狠咬在對面那人的脖頸之上,“噗——”大蓬的紅霧霎時間噴濺而出,怪尸不斷的撕扯著對方的血肉,大口吞噬著,那個可憐人開始還掙扎兩下,但是沒過數秒就已經聲息皆無了。

  “唉,我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看到怪尸行兇吃人,關橫心中暗暗叫苦,他摸了摸身上:“嘖,連一樣武器都沒帶著,哪怕是有一把鏟子呢,現在倒好,連瘦馬也留在村子里了。”

  這個時候,怪尸已經將對方的血肉啖盡,木樁上現在綁的就是一副鮮血淋漓的白骨架子,怪尸吃完血肉,晃晃悠悠扭轉身形,徑直爬進了金屬棺材,隨手輕輕闔上了自己的棺材蓋子。

  隨著咣鐺一聲輕響,周圍又恢復了平靜,目睹這一幕慘劇的關橫,直氣得手腳冰涼,目眥欲裂,他有心撲出去把剩下六個人救了,但是想到自己手無寸鐵,甚至連個割繩子的工具都沒有,實在是有些頭疼。

  “不管了,哪怕是赤手空拳,也要先把這六個人救了再說。”

  想到這里,關橫一攥雙拳就要往前跑,不留神腳下一絆險些摔倒,他低頭一看:“咦,這是什么?”

  原來巖石旁邊的土地里竟然埋著一件東西,因為天黑的緣故,剛才關橫也沒注意,此物有五分之四的部分都扎在土里,可是外面露著一個像是手柄的東西。

  “管他是什么呢,先拔出來。”關橫握住這東西的手柄狠命往外一拔:“也許能做個防身的東西。”

——第二更,大家中午好,老沙繼續求訂閱、求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