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546章 古堡

  “小畜生,你竟敢傷我!!”勃然大怒之下,卡森克用法杖一指地上的六目魔蝎,他厲聲大喝道:“隕石術,落!!”

  “砰砰砰砰!”十幾個巨大如桌面的灰色隕石挾裹勁風落下,狠狠砸向六目魔蝎。

  “轟隆——嘩啦!”隕石砸中地面,造成龜裂的坑洞無數,沙石飛濺,四下狂崩,六目魔蝎在轉瞬間已經被埋在了里面,可是身法迅捷無倫的它早就順著石縫遁形無蹤了。

  “呃,呼、呼、呼……”斷了一條胳膊的卡森克此時失血過多,已經眼前發花搖搖欲墜,他喘著粗氣說道:“帶著籠子快走,我要趕緊回去療傷……”

  就在這個時候,破舊莊園四周嗡嗡嗡振翅聲音絡繹不絕于耳,只見空中陡忽出現了一股極速襲來的“烏云”。

  卡森克身邊的那兩個壯漢定睛一看,頓時嚇得面如土色,他們驚慌失措的叫道:“天吶!哪來的這么多蜜蜂?”

  這些蜂蟲發了瘋似的對兩個壯漢和卡森克進行了絕死的突襲,把他們蟄得哀嚎不斷,卡森克此時感到胳膊的斷口劇痛無比,他一咬牙,飛腳將兩個壯漢踹向狂襲而來的蜂蟲,自己跑到關住金眼雀的籠子前面,撕開一張瞬間移動卷軸,砰的一聲巨響之后,頓時消失在了原地。

  “哎呀呀呀——疼死我了!”蜜蜂蟄得兩個壯漢死去活來,眼看著他們就要斃命于此,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叫聲響起:“蜂后,快叫蜂蟲們停下,我要留活口!”

  “砰!”關橫揮拳落在一個壯漢的臉上,打得這小子口鼻噴血,接連吐出三四顆牙。

  此時此刻,關橫滿腔怒火無法遏制,剛才他好不容易在地窖中蘇醒過來。卻聽見破舊莊園內有不尋常的響動,出來一看,那個魔法師卡森克已經已經抓住金眼雀,撕了空間移動卷軸逃之夭夭了。

  “豈有此理。敢搶我的魔獸?!”

  關橫對著還沒有咽氣的兩個壯漢就是一頓胖揍,但是他出手很有分寸,一旦對方有瀕死的跡象,立刻用治愈術救回來,最好兩個壯漢被折騰得死去活來。二人跪在地上砰砰砰直磕響頭,嘴里大叫:“饒命啊,饒命……”

  關橫沉著臉薅住一人的衣領,大聲吼道:“說,抓走金眼雀的家伙是誰?”

  “他……我……”這個壯漢嘴里支支吾吾,似乎不敢說實話,關橫冷冷說道:“問消息的話,一個人就夠了,老蝎,另一個交給你!”

  關橫話音未落。六目魔蝎噌的一下撲了過來,它晃動漆黑的蝎尾針,在另一個壯漢臉上連蟄數下,這家伙嗷的一聲慘叫,立刻化骨溶肉變成了一灘腐臭的黑水。

  “啊啊啊——”關橫抓住的那個壯漢見此情形嚇得兩眼翻白,喉嚨中不停發出嗬嗬聲響,一下子就昏了過去。

  “啪啪啪啪!”關橫連抽了壯漢四記耳光,馬上就把這小子給打醒了,壯漢一睜眼就忙不迭的哀嚎道:“我說、我說,只求你別殺我!”

  壯漢被嚇得不輕。但是口齒還算利索,他哆哆嗦嗦把自己主子的身份說了一遍。

  抓走金眼雀的魔法師叫卡森克,是個圣階強者,他就住在艾什頓大陸西陲火海的邊界。在那里有一座古堡就是卡森克的家。

  卡森克這個家伙,在圣階強者中只屬于末流貨色,可是他有三個哥哥,都是頂尖的圣階強者,所以沒什么人敢惹卡森克,漸漸助長了這家伙的驕橫氣焰。

  “這個混賬東西。區區一個圣階魔法師就敢惹到我頭上,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煩了。”關橫越說越氣,隨手又抽了壯漢一個嘴巴,他繼續喝問道:“卡森克住的古堡在什么地方?離這里有多遠?”

  “也沒有多遠,頂多是百里的路程。”壯漢哭喪著臉說道:“大、大爺,我愿意帶路領您前去。”

  當關橫和壯漢騎著馬趕到卡森克的古堡時,已經是傍晚了,關橫隨手一拳揍昏壯漢,并把這家伙扔到路邊的水溝里,隨即邁著大步走向古堡。

  此時此刻,古堡二樓的一個房間里,一陣痛吼:“呃啊啊!疼死我了,你這個混球,就不能輕點上藥嗎?”

  發出喊叫的,正是大汗淋漓的卡森克,他正滿臉蒼白斜倚在床上,一個仆人在給他的斷臂傷口抹藥,卡森克氣急敗壞的自語道:“該死的黑蝎子,竟然害得我斷了一條手臂,可惡嗎,呃啊!!”

  說到最后,仆人不小心又碰觸到了卡森克的傷口,這個喪心病狂的家伙勃然大怒,立刻用另一只手揮動法杖敲在了仆人頭上:“去死吧!”

  “砰!”仆人先是被寒氣凍住,緊接著碎成了無數冰塊,沒有頭的身子在原地晃了兩下,噗通栽倒了。

  “呦呦呦,我說兄弟,你的脾氣還是這么暴躁啊,就出手殺人呢?”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陡忽在門口響起,隨即走進來一個矮胖的老者,五官緊湊,一張臉就像是個大包子,別看長得憨態可掬,可是雙眸不時迸射出冷厲的寒光,顯得陰森可怖。

  “雷崗?!該死,居然讓你看到我這幅倒霉的模樣。”卡森克先是朝著仆人的尸首狠狠啐了一口,接著對雷崗說道:“我的二哥,是什么歪風把你吹到我這里來了?”

  “你那張臭嘴給我說話客氣點。”雷崗冷笑著說道:“我大老遠來看望你,誰知道你居然斷了條胳膊,是不是因為嘴賤才讓人砍掉的?”

  “住嘴!”氣急敗壞的卡森克本來想要掙扎著起身和雷崗翻臉,無奈他的傷口太疼,活動稍微劇烈立刻疼得卡森克呲牙咧嘴,他低聲吼道:“你到底來干什么?”

  “我遇到一件棘手的事情。”雷崗走到床前一把椅子旁邊,大馬金刀的一坐,他隨即說道:“本來想找你出手幫忙,到時候有好處分你一半,誰知道你現在受了重傷,這件事只好作罷。”

  “呃?”聞聽此言,卡森克心中頓時疑竇叢生:“我這個二哥雷崗一向都是個吃獨食的家伙,不會沒理由的找上我,他肯定是遇到大事了,這其中的好處……肯定小不了,不管怎么說,先把他的實話套出來。”

——第三更,大家晚上好,老沙繼續求訂閱、求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