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517章 神秘之人

  “如果不是大哥你親眼所見,我還真是一直蒙在鼓里了。”梅爾蒂緩緩搖頭:“罷了,既然那兩個混賬東西定下了詭計,想要我們兩個分隊長和霍賈團長的性命,那我們一定要預先提防,做好準備。”

  “不只是要防守,而且還得反擊。”

  關橫這時候對梅爾蒂說道:“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扮懵裝傻,讓那兩個家伙對我放松警惕,以為自己可以利用我來達到刺殺眾人的目的,到時候,他們一定會傾盡鐵血傭兵團里所有的同黨,向你們發難,然后咱們來個一網打盡,永絕后患。”

  梅爾蒂微微頜首點頭:“嗯,大哥這個主意好,咱們的反攻就這么開始策劃吧。”

  “好,不過這件事要嚴格保密,現在最好只有咱們兩個知道。”關橫隨即說道:“根據我偷聽到的那兩個家伙的計劃,刺殺行動估計就在這兩三天,咱們也要抓緊布置一下。”

  于是,關橫和梅爾蒂在帳篷里制定了一些列的反刺殺行動計劃,直到后半夜寂靜無人之時,關橫才悄悄的返回了自己的住處。

  在接下來的兩天里,那兩個試圖用詭計謀算鐵血傭兵團的幕后黑手,果然屢次試探關橫,最終他們得出結論,關橫就是一個非常容易被利用的傻蛋,而且脾氣暴躁,點火就著。

  其中一個幕后黑手使盡了手段,不厭其煩的利誘關橫,終于如愿以償的“收買”了關橫,來完成刺殺其余分隊長和霍賈團長的任務,其實他做夢也沒想到,關橫是故意被收買的。

  當天夜里,收買關橫的人對他說道:“最近團長的身體漸好,明天他會在自己的大帳里舉行宴會,犒勞大家,到時候你負責給眾人斟酒。走到霍賈團長身邊的時候,立刻動手。”

  “呃……能告訴我為什么要殺團長嗎?”關橫故意裝作不解的問道:“我媽說,殺人是不對的。”

  “蠢豬,別再把你母親的話掛在嘴邊了。”那個人低聲吼道:“別忘了。你可是已經收下了一大筆錢,必須照我說的話去做。”

  “聽著,只要你迅速出手,把短劍送入團長的心窩,其他的事情就好辦了。”那個人的語氣轉為柔和。他壓低聲音說道:“你也想以后日子過得無憂無慮,天天都能吃飽對吧?就照我說的做,聽話。”

  “呃,那好吧。”關橫裝傻充愣地說道:“看在你這幾天一直請我喝酒吃肉的份兒的上,我、我就動手吧。”

  “哎,這就對了嘛。”那個人故作親昵的拍了拍關橫的肩頭:“你先回去休息吧,養足精神,明天我會來通知你過去的。”

  關橫轉身出了營帳,眨眼就消失不見了,這個時候。又有一個黑影閃進了這座帳篷,此人正是傭兵團的第四分隊長第四分隊長,史密斯。

  “你來了,我和那小子說的話都聽見了嗎?”帳篷里那個神秘人說道:“成敗,就在明天中午見分曉了。”

  “我總覺得這個叫關橫的小子不太靠得住。”史密斯對帳篷里的那個人說道:“剛才你布置刺殺霍賈任務的時候,那小子可是有些猶豫不決。”

  “嗨,猶豫不決才是人之常情,因為這種事,那小子也是第一次做嘛。”那個人嘿然冷笑道:“他要是一口答應下來,我倒是對他有所懷疑了。”

  “不過呢。咱們也不是沒做其它準備。”那個人問道:“史密斯,那些幫手都到了沒有?”

  “你就放心吧,這可是攸關生死的大事,我當然會準備萬全了。”

  史密斯拍著胸脯保證道:“咱們兩個分隊的心腹傭兵。再加上高價雇來的殺手,足足有一百五十人,明天都會埋伏在霍賈的帳篷外面,那小子刺殺成功之后,咱們的幫手就會沖進去,把其余幾個分隊長。咔嚓……”

  史密斯說到這里,雙眸迸射兇光,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帳篷里那個人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好,明天就是你、我將鐵血傭兵團納入囊中的大好時機,一切,都將屬于我們!!”

  時間飛逝,很快就到了第二天的中午,鐵血傭兵團團長霍賈的巨大營帳內,一派熱鬧非凡的景象。

  幾個侍者將大盤的菜肴和酒壺,端上桌面,他們來回穿梭忙個不停,這其中還包括關橫,他一邊干活,雙眼一邊留意餐桌上的動靜。

  團長霍賈,是個濃眉大眼,頜下密布短髯的威武老者,他雖然是大病初愈,但是很精神,不停地喝令侍者添酒,顯得興致很高。

  而四位分隊長則是神情各異,梅爾蒂笑盈盈的和團長攀談著,旁邊的梁克舉杯淺嘗美酒,時不時的和他們搭話;馬庫里埋頭狼吞虎咽吃東西,但是一雙虎目也不時的向周圍瞟視,似乎在留意什么事情。

  此時此刻,外表看似不動聲色的史密斯,內心卻開始變得有些焦躁不安,史密斯心中暗忖:“不知怎么回事,我總覺得今天的行動有些不的對勁,到底是哪里出了紕漏呢?”

  可是,如今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史密斯也是無可奈何,只好悶聲不響的在那里吃喝,靜觀事態的下一步發展。

  就在這時,團長霍賈舉起手中的酒杯,他高聲說道:“諸位,在我生病臥床的這段時間,鐵血傭兵團多虧你們這些分隊長照應,安撫手下的傭兵兄弟,所以我們這個大家庭才沒有分崩離析,這一杯酒,我敬你們,來,大家滿飲此杯!”

  既然是團長發話敬酒,那這一杯誰敢不喝?眾人都是滿臉堆歡的舉起酒杯,異口同聲說道:“敬團長,敬英勇無畏的鐵血傭兵團,敬所有逝去的傭兵弟兄們!”

  幾個人說完這句話,一仰脖,咕嘟咕嘟把杯中酒喝了個干凈。

  “呃……真是老了,剛剛喝了幾杯,現在就有些頭暈了。”霍賈此時用手掌一撐桌面,身子有些搖晃,旁邊的梅爾蒂趕緊扶住他:“義父,您大病初愈,要多注意身體。”

——第二更,大家下午好,老沙繼續求訂閱、求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