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511章 竭力之戰

  “呃,好心有好報,感謝凱撒。”關橫心中大喜,邁開大步追逐那殘念虛影所化的星點,跑到了一座巨大的雕像前面,那是一個雄壯的戰士形象,星點輕輕落在雕像腳邊的一塊方石上,頓時消散不見了。

  “就是這里,太好了。”關橫走到雕像前面,輕輕撫弄著石頭底座,他低聲說道:“光明神說的不錯,哥彼努斯的沉睡之地,果然就在多倫古斯城里。”

  “咔嚓。”關橫輕輕將底座上的方石按進去,這座雕像下面陡忽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圓形傳送陣,正好把關橫圈了進去,“唰!”轉瞬之間,關橫便消失在了原地。

  再睜眼的時候,關橫已經站在了一個古樸的石造宮殿之中,這里充滿了原始的蠻荒氣息,沒有精致的擺設、布局,有的只是黃土地面和幾根石柱撐起的屋頂。

  “獸神之殿……”關橫抬頭時看見一個石柱上銘刻著這幾個大字,似乎已經經歷了千年的歲月風蝕,變得充滿龜裂和縫隙。

  “獸神哥彼努斯,他肯定沉睡在這座宮殿的某個地方。”關橫想到這里,立刻開始四處尋找起來,但是這座宮殿好像非常之大,關橫足足繞了半個多小時,結果連來時走的路都找不到了。

  “真是的,這座宮殿根本就是迷宮。”關橫突然駐足不前,他喃喃自語道:“看來有些古怪,不能再沒頭沒腦的走下去了,必須另外想個辦法。”

  意識到這一點之后,關橫緩緩盤膝坐在了原地,他微闔雙目,讓自己陷入了無盡的冥想之中。

  漸漸地,關橫似乎感到自己身處在另一個世界之中,這里喊殺聲不斷,到處都有兵器互相碰撞的劇烈響動。

  “難道這里是戰場?”關橫想到這里,睜開了自己的雙眼,發現自己身穿著一身殘舊不堪的鎧甲。手里拎著自己的狂戰士之斧,四周圍,果然都是正在瞪著通紅眼珠拼殺的戰士,一方是和關橫一樣的鎧甲樣式。一方則是敵人的。

  “呀啊啊——”一個滿臉鮮血,嘶吼的敵軍士兵揮舞著彎月鋼刃撲了過來,關橫想也沒想就掄著戰斧迎了過去。

  “噗嗤!”敵人的大好魁首,伴著一飆鮮紅飛上半空,剩下的身軀晃了兩晃。撲通栽倒在地。

  就此,關橫和身邊的人一樣,開始了和敵人的無盡廝殺,一個……兩個……十個……五十個,關橫也不知自己撂倒了多少敵兵。

  最后,整個戰場上,只站著一個魁梧的身影和關橫了,其他人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浴血當場,全部倒地不起。

  “陌生的戰士啊,你是個頂天立地的強者……”

  高大魁梧的身軀。手中同樣拎著一柄戰斧,他低沉的聲音繼續響起:“你,有資格和我——獸神哥彼努斯的戰意一決勝負,來吧,不管是輸是贏,我都會從沉睡中醒來。”

  “呼——砰!”下一刻,二人的兩柄戰斧如同犬牙碰撞之勢,惡狠狠的糾纏在了一起,沒有任何技巧可言,一切全憑著力量與氣勢來較量。

  “啊啊啊!”關橫輪動著狂戰士之斧。用狂風驟雨般的攻勢傾瀉在對方身上,“砰砰砰!”哥彼努斯的戰意化成的高大身影,更是揮斧迎上,二人的兵器在劇烈比拼中都已經崩刃龜裂。最終在各自的掌心粉碎。

  “呼呼呼,砰砰砰!”兵器盡毀,可是拳頭還在,二人的拳頭對拼數百擊,最后關橫一拳破空攻出,如同重槌般轟擊胸椎。將對方打飛出去十幾米。

  “還沒完呢!”關橫狂吼一聲,身形倏忽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已經飛撲到了倒地的對手面前。

  電光火石間,鐵拳已經連續數百下,不停擊打對方,就連地面都已經出現了數米深的大坑,可是關橫還是沒有停手的意思,他牙關緊咬,誓要一鼓作氣擊潰對方!

  最后一拳揮出……只是剛剛碰到對方額頭,“砰!”搖搖晃晃的關橫,陡忽仰面摔倒,他四仰八叉的大口喘著粗氣:“呼、呼、呼……到此為止了,老子已經筋疲力盡了……”

  “唰唰唰!”頃刻間,關橫周圍的場景都忽變幻更替,一下子又把他送回了石造大殿之中,不同之處就是,關橫躺倒位置的不遠處,出現了一口巨大的石棺。

  過了幾分鐘,稍微恢復氣力的關橫掙扎著爬了起來,他趔趄著走到了石棺前面,往里面看了一眼,關橫此時扒住棺材邊緣大聲說道:“喂,哥彼努斯,你再不醒過來,我就抽你幾個大嘴巴子,幫你清醒清醒。”

  “小子,你叫人起床的方式還真是粗魯。”此時此刻,石棺中的哥彼努斯睜開雙眼,大手按住棺材邊沿所起身來,他說道:“好久都沒和人痛痛快快打一架了,你的身手還真不錯。”

  “我都已經喚醒兩個主神了,都沒有像叫醒你這么費勁過。”關橫沒好氣的抱怨道:“沒想到事情會這么麻煩,居然還要和你的戰意打一架,我要是被打死怎么辦?”

  哥彼努斯微笑道:“戰斗之前不是說了嗎?不論是輸是贏,我都會從沉睡中蘇醒的。”

  “我看你純粹就是喜歡打架而已,卻讓我做陪練,太沒天理了。”關橫只覺得渾身筋骨酸軟,撲通一下坐在了石棺旁邊:“可累死我了。”

  想到自己的空間戒指里,還有能夠迅速恢復體力和疲勞的漿果酒,關橫趕緊拿出來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這時候濃郁的酒香頓時在空氣中蔓延開來。

  “嗯?!你居然還帶著酒?”哥彼努斯也是五大主神中的酒徒,聞到酒香立刻按捺不住,他不顧形象一把搶過關橫手里的酒瓶。

  一仰脖,他就灌下了大半瓶,放下酒瓶之后,獸神大叫道:“痛快啊,我等廝殺漢,豈能不飲酒?”

  “喂喂,給我留一點啊。”關橫再次奪回酒瓶喝了一口,二人就此不停喝酒,最后地上扔了十幾個空酒瓶子,這時候,關橫已經把光明神和黑暗女神蘇醒的經過說了一遍。

——第一更,大家上午好,老沙繼續求訂閱、求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