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438章 宅邸探秘

  聞聽此言,小紅猴只好垂頭喪氣的坐在了桌子上,盯著那顆散發著濃郁芳香氣息的果實發愣。

  眨眼間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關橫和杰尼斯洗漱已畢,吃了簡單的早餐,即刻出發趕往恰克村,走到半路上的時候,他們遇到了一輛前往恰克村運送布匹的馬車,于是便搭車同行。

  “你們是說馬穆爾先生?那可是個異常奇怪的家伙。”

  趕車的年輕小伙子顯然是個健談的人,無意中和關橫他們聊起了販賣健康飲料的醫生,年輕車夫一邊揚鞭策馬,一邊笑著說道:“雖然馬穆爾和我們是同村人,但是和其余村民極少有來往,只是近幾個月因為瘟疫橫行,大家這才開始經常光顧他的家,購買那個什么健康飲料。”

  關橫此時笑問道:“車夫先生,那種健康飲料你喝過沒有?”

  “沒有。”車夫搖了搖頭,隨即滿不在乎的說:“我老爹在世的時候曾經說過,生與死都是正常循環的必然結果,沒必要為了多活幾天,去浪費那種錢。”

  “嚯,令尊真是豁達的人。”關橫贊嘆了一聲:“冒昧問一句,他是如何過世的,是壽終正寢嗎?”

  “不是。”車夫隨口回答道:“他是因為舍不得買鞋,光著腳散步時,被毒蛇咬到毒發而死。”

  “呃?!”關橫和杰尼斯聽到這里,頓時滿頭黑線的嘆了一口氣:“唉……”

  三個人就這么坐著馬車一路聊天,不一會的工夫,就已經到了恰克村的郊外,面前是一個雙向岔路口。

  車夫一指左邊的羊腸小道:“順著這條路一直走下去,兩、三公里外,就是馬穆爾醫生家的大宅,你們自己過去吧,我要趕著回村送貨,就此分別吧。”

  關橫和杰尼斯向車夫道了謝,雙方就此分道揚鑣,關橫看了看現在的時間還是上午時分,對杰尼斯說道:“走吧,先去馬穆爾的住處一趟,希望能查到些什么。”

  二人一路加快腳步,花了十幾分鐘來到了馬穆爾醫生的大宅,到了地方才發現,鐵柵欄大門緊鎖,似乎沒人在家。

  杰尼斯問道:“關橫,現在怎么辦?”

  “干脆這樣,你在門外躲在隱蔽的地方守候。”關橫說道:“趁此時沒有人在家,我現在潛入宅邸查看一下。”

  “這……”杰尼斯有些猶豫:“私闖民宅,這有些不太合適吧?萬一被人發現可不得了。”

  “沒關系,別忘了,我還有這個。”說到這里,關橫從懷中取出化身面具在杰尼斯面前晃了晃:“一旦有人回來,我就變成別人的樣子再離開,絕對沒有任何破綻。”

  “好吧。”杰尼斯點了點頭:“我在這里等著,你快去快回。”

  關橫把小紅猴遞給杰尼斯保管,自己噌的一縱身,輕巧越過大宅的鐵護欄,徑直朝著宅邸里面跑去。

  片刻之后,宅邸二樓的書房,關橫東翻西找,終于看見了一些不尋常的東西。

  “啊哈,看來就是這些配方。”

  關橫仔細看完手里的一摞資料,把東西往面前說的桌子上一摔:“這上面記載的,是如何調配一種能夠污染水源的粉狀毒物,如果讓大批飲水者中毒,會出現上吐下瀉、高熱等癥狀,倘若不能及時服下解藥,中毒者就死定了。”

  “這個馬穆爾醫生的心簡直黑透了。”關橫心中暗暗咒罵:“為了牟取暴利,簡直把人命當成隨便踐踏的螻蟻,豈有此理!”

  “不行,我必須趕緊找到解毒的辦法。”關橫此時此刻打量著書房想道:“不能再讓受害者增加了。”

  就在這時,關橫門外走廊上傳出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他趕忙藏到了窗戶附近隱蔽的角落里。

  “吱呀……”此時書房的門一下被人推開,從外面邁步走進來兩個人。

  “呵呵呵,最近靠著販賣那種健康飲料,咱們可是狠狠地撈了一筆。”

  其中一人是個身穿青袍的健碩漢子,年紀在三十五、六歲,他得意笑道:“多虧了魁塔分部長想到這個撈錢的法子,讓我們賺了一個盤滿缽滿。”

  “嘿嘿嘿,說得對極了。”另一人身材矮小,是個削瘦的鼠須漢子,他瞇縫著一對三角眼說道:“咱們在魁塔老大手下跟隨了這么多年,第一次執行這種賺大錢的任務,一定要好好干,到時候讓分部長對我們刮目相看。”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個馬穆爾醫生是個老頑固,竟然不肯跟我們合作。”健碩漢子冷笑道:“所以咱們只好先送他一家老小下地獄了。”

  “別再說那個死鬼老頭了。”鼠須漢子突然皺著眉頭說道:“這幾天咱們一直在等魁塔老大的消息,為什么到現在他還沒有到這里來?”

  “不太清楚。”健碩漢子搖了搖頭:“說不定魁塔老大臨時被什么事情絆住了腳,所以一時不能找到咱們。”

  “我看不如這樣。”健碩漢子接著說道:“趁這幾天再多往外拋售一些健康飲料,掙到的金幣也不用上繳給老大了,咱們兩個人平分,你看如何?”

  “好啊,就這么辦。”鼠須漢子兩眼放光,他滿臉貪婪的笑道:“每天看著嘩嘩流水的金幣到手,我都忍不住為自己打算一下了……”

  “哼!”就在這時,一個冷笑的聲音突然傳進了二人耳朵里:“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想要私吞我的金幣?!”

  “啊!魁、魁塔老大……”健碩漢子和鼠須男子一聽到這個聲音,顯得險些尿了褲子。

  此時此刻,戴上化身面具,變裝成獨眼胖子魁塔的關橫,從黑暗角落里閃了出來:“要不是我早到一步,還聽不到你們這一番話,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撲通、撲通!”健碩漢子和鼠須男子雙膝一軟跪倒在地,“咚咚咚!”磕頭如雞啄碎米。

  健碩漢子:“老大,我和杰恩咱也不敢了,你就饒我們一回吧。”

  “對對,瑞達說得對。”鼠須男子杰恩匍匐在地,頭也不敢抬一下:“我們一時貪心,實在該死,老大你就饒了我們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