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400章 暗施偷襲

  “龐婭……龐婭?!”哈菲特一拍腦門,他大叫道:“對呀,我在很多年前,就聽說過薩拉丁有一個獨生女兒叫龐婭。”

  “自從我好友薩拉丁出事失蹤之后,我曾經多方打聽她們母女的下落。”手扶窗臺,哈菲特看著廣場上的龐婭,喃喃自語道:“可是,始終沒有她們的下落,今天可真是太湊巧了,讓我意外的見到了故人之女。”

  “哈菲特,你以后能對龐婭多幾分照顧嗎?”關橫笑著說道:“也算是替自己的老朋友做一點事。”

  “那是當然。”哈菲特說道:“當初我就是和薩拉丁一起參加的魔法學徒考試,算得上是同窗摯友,對薩拉丁的女兒,我一定會盡全力照顧的。”

  “當年我主攻風系魔法,薩拉丁則是偏愛水系魔法的鉆研,雖然學習的種類不同,可是那份對魔法的熱忱研究,我倆卻是不輸給任何人。”

  哈菲特緩緩回憶著過往之事:“薩拉丁……老朋友啊,我一定要幫助你的女兒成為最了不起的水系魔法師,完成你的夙愿!”

  “嗯,哈菲特看來是個很念舊的人,這樣就好。”關橫在旁邊抱著肩膀想道:“以后龐婭的前途,應該是一片光明吧。”

  就在這時,考官高聲宣布道:“參考者——龐婭,魔法實戰測驗,滿分通過!”

  “好啊,真是太棒了!”周圍的貧民子弟紛紛鼓掌歡呼,只因為龐婭也是出身貧民窟,所以眾人都是真心為她喝彩。

  可就在這個時候,貴族子弟的那一圈人中,有一個領頭的男子,陰沉著臉對身邊的人說:“決不能讓一個出身低賤的胖丫頭,搶了我們這些貴族的風頭,派個人,暗中給她一點教訓。”

  “是,邦撒少爺。”身邊的人領命而去。

  就在半分鐘后,龐婭和趕過來祝賀她的敏緹在廣場上興高采烈的聊天,突然龐婭身后出現了一陣詭異的魔法之風,“呼呼呼!”這風陡忽形成數尺長的風錘,狠狠轟向龐婭的后背,可是胖姑娘卻是沒有絲毫察覺。

  “龐婭小心!”旁邊的敏緹眼尖,發現不對勁,立刻張嘴提醒,并且狠命的推了龐婭一把:“快躲開!”

  “砰!”魔法風錘不偏不倚敲中敏緹的后背,這姑娘只覺眼前一黑,哇的噴出一口逆血,頹然向前栽倒!

  “不——敏緹!”龐婭眼見新朋友為了保護自己身受重傷,急得目眥欲裂,她一把抱住即將撲倒的敏緹:“醒醒啊,你這是怎么了?”

  “龐婭!”從樓上飛奔而下的關橫,扔給她一個小瓶:“這是恢復劑,給敏緹服下去,我去追偷襲者!”

  “關橫,抓住那個卑鄙的東西,狠狠揍他!”龐婭扯著嗓子喊:“這混賬東西也太過分了!”

  “不用你說,我也會這么做的。”關橫的身形迅捷無倫,速度好似離弦之箭,“唰唰唰!”眨眼間就跑出千米,可是那個偷襲者似乎對魔法師公會分部周圍的環境異常熟悉,三拐兩繞,竟然蹤跡不見!

  “哼,別以為這樣,你就可以逃出我的五指山!”關橫冷冷一笑,豎起耳朵聆聽四周動靜,轉瞬間就聽見西北方拐角處,有急促遠去的腳步聲,關橫毫不猶豫的拔腿追了過去:“混球,看你往哪里跑!”

  下一刻,那個疲于奔命的偷襲者,氣喘吁吁扶著墻,蜷縮躲在一條陋巷的角落里。

  “呼呼,跑了這么遠,應該能躲……”那人剛想到這里,一條黑影倏忽竄進陋巷,揮起一拳揍在了偷襲者的腮幫子上,“砰!”

  “啊——噗!”偷襲者遭此重擊,口噴紅霧,身體重重撞在了墻上,“我叫你跑,你這個混賬東西!”關橫說著,又是一拳轟在對方肚子上!

  “呃……”偷襲者嘴角再次溢血,關橫這一拳,幾乎把他的苦膽轟碎,疼得這家伙死去活來,“你給我站起來!”關橫薅住對方的衣領,把他摜在墻上:“說!是誰派你偷襲龐婭的,你倒是說啊!”

  “我、我不知……”“啪!”沒等對方狡辯的話說出口,關橫一個耳光就扇了過去,現在他可是真急了,對方竟然敢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偷襲,還有什么壞事做不出來?

  偷襲者被關橫修理的慘兮兮,但是他忽的表現出一種詭異神情,緊接著雙目外凸,脖子軟軟的耷拉下來,關橫見此情形就知道不對勁,抓住對方的頭發提起來一看,只見偷襲者的嘴角,已經流出了黑血,顯然是斷氣了。

  “可惡,竟然服毒自盡了……”關橫的臉緩緩陰沉了下來:“這個偷襲者到底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我估計那個人,肯定是今天的考生,十有八、九是貴族子弟那群人當中的一員。”

  “哼,別被我知道是誰主使的。”關橫將偷襲者扔到角落,倏忽彈出一團火焰將其燒了個干干凈凈:“否則我就讓你后悔出生下來。”

  幾分鐘后,在魔法師公會分部的某個房間里。

  “治愈術!”尤麗嘉揮舞著潔白法杖,將治愈魔法光芒覆蓋了敏緹的全身,此時身受重傷的敏緹,還在床上昏厥不醒。

  “不行啊。”尤麗嘉無力地放下法杖:“敏緹姐姐被打中后背的部位,傷得很嚴重,以我的初級治愈術,是無法治好她的。”

  “嗚嗚嗚……”龐婭在旁邊哭得更兇了:“怎么辦啊,敏緹是為了保護我才身受重傷的,她萬一有個三長兩短,我會內疚一輩子的。”

  焦急的諾頓此時在房角里來回踱步,而哈菲特則是安慰眾人說道:“我已經派人去請飛馬城光明教會分部的賢者了,他們的治愈法術也許能夠治好敏緹,大家先不要太緊張了,都冷靜些。”

  此時此刻,門吱呀一聲開了,關橫大步走了進來,他開口問道:“諸位,敏緹的傷勢怎么樣了?”

  “關橫你回來了?”哈菲特抬頭說道:“這姑娘還在沉睡不醒,傷得太重了,對了,那偷襲者呢?”

  “被我抓住以后,服毒自我了斷啦。”關橫沉著臉說道:“算了,先不提這個,我來看看敏緹的傷勢……”

  ——2016.3.7第一更,大家中午好,老沙繼續拜求點推藏\(≧▽≦)/——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