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340章 勝負

  關橫暗中計算著時間,感到化身面具的時效還剩下一半,剩不下幾分鐘了,這時關橫突然一笑:“唉,上了幾歲年紀,精神大不如以前了,皮蓬公子,這場賭局恐怕要延伸到徹夜,到不了那時候,我現在就已經開始困倦了,突然想離開回家睡覺了。”

  皮蓬看了他一眼,隨口問道:“哦,那么,葛瑞你有什么打算?”

  “很簡單,一把定勝負。”關橫斬釘截鐵的說著,將自己面前堆成小山似的籌碼和金幣,全部推到桌子中間。

  關橫接著言道:“我賭上這里的全部,而您,只要押上我的純金家徽做賭注就行了,不過咱們兩個人要親自搖骰盅,比三粒骰子的點數總和,點多為贏!”

  “好,痛快!”皮蓬公子雙眸放光,他喃喃自語道:“我就喜歡這種孤注一擲的刺激賭法,咱們就這么辦。”

  就在這時,皮蓬的兩個貼身保鏢——索伽和賽揚突然臉色微變,額頭上都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冷汗,在場的所有賭徒都專心致志、聚精會神的看著賭桌,誰也沒注意到這兩個不參與賭錢的人,為什么會突然變得如此緊張起來。

  下一刻,要決定誰先搖骰盅了,荷官取出一枚金幣,輕聲說道:“二位,請選擇人頭或者字!”

  “猜中的話,就可以先搖骰盅,不過呢,這對我影響不大。”關橫心中如此想著,隨口說道:“就選人頭吧。”

  皮蓬公子輕笑一聲:“那我就猜字!”

  “啪!”荷官的大拇指陡然挑飛金幣,讓其在空中旋轉翻滾,最后再次落入自己的掌中,荷官的心也不禁砰砰跳了起來,他掀開自己的手掌,突然露出一絲笑容:“是字,所以請皮蓬公子先搖骰盅!”

  “好啊!”眾賭客轟然歡呼,他們都是皮蓬請來的狐朋狗友,當然都向著這位嗜賭的闊少,一旦先搖骰盅,無形中就增加了幾分勝算,眾人都在為皮蓬鼓勁叫好。

  “嘿嘿,葛瑞,看來幸運之神似乎比較眷顧我啊。”皮蓬得意一笑,手掌已經按在了骰盅之上。

  “無所謂,本來嘛,你是主人,就應該占個先機。”關橫抱著肩膀好整以暇地說道:“請吧,皮蓬公子,祝您好運。”

  看到關橫如此淡定如常,皮蓬公子心中又是詫異,又是贊嘆:“這個葛瑞,為什么和以前截然不同了呢?這份鎮靜,就好像是憑空多出來似的,要不是他的外貌、聲音和以前一樣,我都懷疑不是同一個人。”

  “當啷啷!嘩啦、嘩啦……”皮蓬心中泛起一絲忐忑,開始搖動手中的骰盅!

  皮蓬公子的手法純熟無比,盅內的骰子越轉越快,就在所有賭客面帶萬分緊張,目不轉睛看著的時候,“砰!”皮蓬一下子把骰盅拍在了桌上,只聽里面嘩啦啦作響,最后逐漸聲息皆無,三粒骰子最終塵埃落定般停止了。

  “唰!”揭盅之后,幾十雙眼睛齊刷刷瞪得溜圓,看向三粒骰子,這其中也包括那兩個保鏢索伽和賽揚的目光。

  三粒骰子,兩個六,一個五,這就是最終的結果,眾人看了之后大多數都長出了一口氣,因為這已經算是大點數了,在眾賭客看來,皮蓬公子的勝局已經是十拿九穩的事了。

  “該你了,葛瑞。”皮蓬公子用手指敲著臺面,臉上也不覺露出了一絲得意,在他的賭徒生涯中,從來沒出現過作弊、出老千的情況,他本著“以賭娛己”的心情,一直在尋求真正的刺激。

  所以,皮蓬親手搖出這么大點數的骰子,也是很少見的情形,他認為自己今天的手氣開始轉旺了,而對面的葛瑞,要贏自己根本是難如登天。

  關橫卻不慌不忙的開始搖動骰盅了,而在場的賭徒的熱情顯然開始降溫,因為在他們看來,關橫不過是個走了幾回狗屎運的家伙,根本不可能在皮蓬公子面前翻盤。

  “啪!”搖動骰盅僅僅三、四下,關橫忽然停手,把骰盅按在了桌上,眾人看到他搖得漫不經心,頓時一片嘩然:“這小子肯定是自暴自棄了,這是破罐破摔呢。”

  聽了這些人的話,關橫嘴角上翹,露出一絲微笑,他心中暗道:“只要手勁掌控的好,不管搖多少次骰盅都會得到自己想要的點數,就像這樣……”

  “唰!”關橫猛地揭開骰盅,頓時嚇得眾人目瞪口呆,他們聲音顫抖著吼叫:“這不可能!竟然是三個六?!”

  “砰!”皮蓬公子雙手拍在桌子上倏地站起身,也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當他看見了骰子上都是殷紅的六點,反倒是長出了一口氣,皮蓬此時竟然莫名其妙的一笑:“這才是刺激,峰回路轉的刺激,呵呵,這種大起大落的感覺,真是痛快!”

  “不好意思啊,皮蓬公子。”關橫莞爾一笑說道:“我好像比你多一點,那么,這塊純金家徽我可要收回了。”

  “愿賭服輸,我皮蓬向來都是賭局上的君子。”皮蓬倒是很痛快,他大大咧咧的一揮手說道:“家徽你拿走吧,你讓我見識到了一場好賭,我很高興,這輸贏反而不重要了。”

  “多謝您,皮蓬公子。”關橫對著嗜賭公子皮蓬點頭鞠躬:“如果不是你提供了這次機會,我要贏回家徽也是癡心妄想,您的善舉,我葛瑞永遠銘記在心。”

  關橫拿起裝著純金家徽的口袋轉身就要走,皮蓬公子突然叫道:“等等,這桌上的金幣和籌碼都是你的,也一并帶走吧,我皮蓬決不占你的便宜。”

  “不必了,我今晚走進大門的時候身無分文。”關橫頭也不回的說道:“走的時候,除了這個家徽,我什么都不會帶走,從今天開始,葛瑞不會再賭了,這些東西就當做是請在場的諸位喝杯酒吧,告辭!”

  說罷,關橫就此推門下樓,揚長而去,這時候,索伽湊到皮蓬耳邊低聲說道:“公子,這個叫葛瑞的家伙今天晚上極為古怪,我懷疑他作弊出老千,不如把這家伙追回來,審問個清楚。”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