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338章 酒柜與密室

  “哈哈哈,只要有了這份名單,東郡上百領主的地盤就會反旗四起。”禿頂索伽狂笑道:“到時候喀烏魯以東的地域就會陷入混亂,我們‘毒狼’就可以徹底自立為王了!”

  “真有那一日,你我憑借著今天立下的氣功,少說也能混個將軍當當。”鷹鉤鼻賽揚說道也呵呵怪笑:“到時候還當什么狗屁的殺手、強盜,榮華富貴早就滾滾而來了。”

  這兩個人在天臺上嘀嘀咕咕說了一陣,而后轉瞬離去,關橫豎起耳朵聆聽,數秒鐘后,咣鐺一聲輕響,這是索伽和賽揚關上房門的聲音。

  這個時候,關橫才放心大膽從那個盆栽后面走了出來,他心中暗想:“聽著兩個人的談話,他們似乎就是在東郡燒殺擄掠、為非作歹那個‘毒狼組織’的人,可是皮蓬這個領主之子似乎不是他們的同黨,只是個被利用的家伙。”

  “可是,索伽和賽揚嘴里議論的那個名單是怎么回事?”關橫皺眉思考了一下:“據說已經被他們藏起來了,這個可有些難找啊。”

  關橫一邊想著,一邊悄悄推開天臺上的門,邁步走進了這間寬闊的起居室,這里的桌椅、大床擺設考究奢華,甚至還有個放滿各種美酒的吧臺,供此處的主人隨時開懷暢飲。

  看到這里,關橫想起了一件事:“我聽雅克說起,四樓的這個房間,原本就是富商夫婦的起居室,那個富商是本城有名的愛酒之人。”

  “而且,富商只是喜歡品酒淺嘗,平生從不過度酗酒兇飲,這倒也是個有趣之人。”關橫這樣想著,不由自主邁步走到酒柜附近,整座酒柜中擺滿了琳瑯滿目,各式各樣的酒瓶,只要是個喜歡酒的人,都能將這些酒水的品種如數家珍。

  “呃,好臟啊。”關橫看了一眼酒柜上落滿的一層薄薄灰塵,他嘴里喃喃自語道:“看來新主人皮蓬公子對這里的酒似乎沒什么興趣,酒柜已經很久都沒有人觸碰過了。”

  下意識伸出食指,想去抹一下灰塵,關橫突然看到了酒柜附近一處古怪的地方,抬頭看了一眼,他低聲道:“好稀奇,為什么此物有些不太對勁……”

  這個時候,關橫發現的是酒柜上層角落,有一個圓肚子酒瓶,居然是以瓶身傾斜的位置立在那里,由于這瓶子是被安置在不起眼的角落,一般人站在酒柜前要踮著腳才能發現它的存在。

  而關橫則是注意到了地上那瓶子的陰影和其他影子的方向不一樣,這才意識到有古怪。

  “難道說……”關橫腦中靈光一閃,突然伸手攥住了那個圓肚子的酒瓶,用力一扳,只聽酒柜后面發出咔嚓一聲脆響,緊接著就是“咕咚、咕咚、咣當”這一連串的細微響聲。

  “酒柜后面肯定是空的。”關橫雙眼倏忽一瞇,幾乎是在瞬間就肯定了這個結論:“而這個圓肚子酒瓶,開啟后面的秘密機括。”

  伸手扒住酒柜的一側,關橫稍一用力就把它挪開了數尺,后面果然是一道已經分開的活動墻,可是墻上安著一道鐵門,而且是鎖住的。

  “嘩楞楞!”關橫伸手掏出那一串在地窖遺骸身邊撿到的鑰匙,對準鎖孔,一把接一把的嘗試開啟,果然,一個上面有“x”劃痕標記的鑰匙,擰開了鐵門上的鎖。

  深吸了一口氣,關橫輕輕拉開了鐵門,他凝神往里面看去,頓時凜然一驚:“原來你在這里!”

  只見一團漆黑如霧的的鬼魂亡靈,表情木然地縮在這間密室的角落,似乎在那里停留了很久,關橫之所以吃驚,是因為鬼魂的外貌,隱約可見就是富商的打扮。

  這鬼魂看到鐵門開啟,倏忽嗚嗚嚎叫著撲向關橫,后者嘴角抽動了一下,驟然亮出手背上的吞鬼獸:“抱歉了,我必須了解一下事情的經過,就算事后導致了你的鬼魂潰散,我也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以此作為補償的。”

  “唰!”吞鬼獸大嘴甫張,一下將富商的鬼魂吸進了奇異空間。

  在這一瞬間,關橫迅速搜索了富商的記憶,最后他沉著臉暗想道:“果然不出所料,為了在這座狄貢城找到一處安全的落腳地點,索伽和賽揚這兩個家伙背著皮蓬公子不知道,提前來到這里出手襲殺了富商,把他扔進了地窖。”

  “但是富商的鬼魂對這房間中的酒柜和密室念念不忘,死后凝聚出鬼魂亡靈,也要在這里滯留。”關橫微微苦笑自語道:“到底是什么東西讓你始終不肯離開這里?為什么你的記憶中,我找不到這類線索?”

  從吞鬼獸的奇異空間中放出了富商的鬼魂,關橫看了它一眼,之間魂體逐漸由深變淺,馬上就要潰散消失了。

  “替我報仇……好嗎……”鬼魂在消失之前,終于恢復了幾分意識,他嘴中嗚嗚低語著:“石像中……物……我送……”

  “嘭!”斷斷續續,囈語般的囑托還沒說完,富商的鬼魂終于潰散了!

  關橫微微搖頭,心中也帶著幾分無奈:“抱歉,只能讓你消失了,你的仇,就由我來了結吧。”

  但是富商鬼魂說的石像,就屹立在密室的正中位置,這石像高約三米,似乎是一個滿身盔甲的戰士形象,只見此石像兩只手上下虛握,原本好像是抓著什么東西,現在卻空無一物。

  凝視了石像幾秒鐘,關橫突然聳聳肩膀說道:“雖然對你可能有些不恭敬,但是本宅的主人想讓我為他報仇,所以只好委屈閣下了……”

  話音未落,關橫揮起一拳打在石像之上,“咔嚓、咯剌剌……”石像表面頓時出現了無數龜裂縫隙,轉瞬之間就已經崩毀當場。

  關橫在煙塵四漫的破碎石塊中,伸手抓起一物,仔細看了幾眼,他低聲說道:還真是一件有名的東西,憑借此物,我一定可以給富商報仇的。

  時間眨眼到了晚上九點以后,豪華大宅的門口,倏忽駛來了一架雙轅馬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