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337章 地窖

  “好了,別再哭了。”這個男人低聲說道:“老爺不明不白的失蹤,我也是有所懷疑,才到處打聽消息的,不過被他們趕出門也好,我就怕自己已經看見了什么不該看見的東西,如果被皮蓬公子那兩個保鏢發現覺,我難逃一死。”

  “親愛的,你到底打聽到了什么事情?”廚娘一時好奇,終于忍不住發出詢問。

  那個男人趕緊壓低聲音說道:“噓——你就別再詢問了,我只是聽人說他們把某些東西扔進了地窖……”說到這里,他猛然意識到自己多嘴了。

  男人迅速把剩下半截話咽回了肚子,接著拍了拍廚娘的肩膀:“我不能再多說了,今天我就是來看你一眼,我在城郊的農莊已經找到了工作,過幾天我攢下工錢,就帶著你遠走高飛,這陰森的大宅實在太危險了,我必須帶你走。”

  男人和廚娘又聊了兩分鐘,最后廚娘說,自己出來太久會被人懷疑,于是二人急匆匆分手,各自而去。等他們走遠,關橫從樹后的陰影閃身而出。

  關橫站在原處,心中思索著:“原來這男人,是原先富商府里的副總管,按照他說的話,似乎富商的無故失蹤,好像和皮蓬公子的兩個保鏢有關系,眼下還有點時間,不如去男人說的地窖那里看看。”

  由于之前熟記了府邸地形圖,關橫找到地窖非常容易,看著地窖門上的鎖頭,他微微一笑,伸手一擰就把鎖頭轉成了麻花。

  “當啷!”拆壞的鎖頭落地,關橫輕輕拉開地窖門,只見一陣惡風撲面而來,夾雜著血腥和極度腐臭的味道,關橫一捂鼻子,急忙閃身讓過這一陣能令人惡心到眩暈的氣味,他心中已經感到有些不安了。

  地窖不深,有連接出口的軟梯,關橫右手聚起微弱的火元素,陡然照亮了里面的場景,關橫雙眼倏忽一瞇,嘴角不由抽動,因為他看見了一具高度腐朽的遺骸,正躺在陰森幽暗的地窖中。

  “噌!”關橫也不用軟梯攀爬,直接跳入了地窖,看了幾眼這具遺骸,他喃喃自語道:“看來死了很長時間了……”

  這具遺骸,已經呈現骷髏狀態,只有些許腐肉存留,看樣子此人受了重傷后,掙扎著爬出麻袋,過了一陣才咽氣的,但是關橫留意的不是這些,從華麗的衣著推斷,關橫認為他就是這座豪華宅邸原先的主人——那個富商。

  “真可憐,也許他的家人都不知道,此君已經莫名其妙的死在了這里。”關橫暗暗搖頭,他四下尋找,期望能找到富商的亡靈鬼魂,因為冤死之人一般比正常亡故的人更容易凝聚魂體,但是關橫掃視了整個地窖,卻沒發現任何鬼魂的蹤跡。

  “奇怪,難道這富商死后,鬼魂迅速消散了?!”關橫心中暗想:“不過這也難怪,畢竟他死了很長時間了。”

  想到這里,關橫低頭一看,這具富商遺骸是趴在地面上的死狀,右手彎曲成勾,似乎是在做著什么動作,關橫俯身檢查,發現那只手附近有一串鑰匙,而手指的一側地面,有些抓撓過的痕跡。

  “是字跡?”關橫瞇起雙眼,借著手里的火元素光亮,仔細去看那死者的留言,只見地上反反復復只是一個詞語的組合,那是“四樓”兩個字。

  “看來一切謎底,有可能在四樓才能解開。”關橫看了一眼遺骸,低聲說道:“富商老兄,既然你我在此相見,就是冥冥中暗有指引,你放心,有機會我會查明你被害的真相。”

  拿了那串鑰匙,關橫提氣縱身跳上了地窖出口,隨手關好地窖小門,再把擰壞的鎖頭掛了上去,這樣就算有人路過,黑夜之中也瞧不出破綻。

  來到花園中,那堵住宅的外墻附近,關橫抓住墻上蔓延的粗壯青藤,用力拽了拽,感到異常結實,于是順著青藤,用迅捷無倫的動作,“噌噌噌!”一口氣爬到了四樓天臺的邊緣。

  “唰,啪嗒!”剛剛翻身落在天臺角落的關橫,雙耳倏忽一動,突然聽見房間內有人走動的聲音,于是急忙閃身縱到了天臺一側,那里正好有個巨大盆栽擋住了關橫的身形。

  “吱呀——”天臺通往四樓房間內的門突然打開了,房間里面晃悠悠走出兩個人來,他們徑直來到了月光映照的天臺護欄前面站定。

  借著空中皎潔的月色,關橫看清楚了這兩個人的相貌:一個粗壯禿頂,身材不高,但是肌肉爆棚,雙眼目露兇光,就像一頭隨時擇人而噬的猛獸。

  另一個人瘦高,身形矯健,濃密卷發不短,已經搭到肩頭,此人最顯著的特征就是生了一個碩大的鷹鉤鼻子,硬生生擋住了眼睛和嘴的一部分。

  關橫看到這二人相貌,心中暗忖:“這兩人的樣子有些印象,黑羽之鴉的雅克好像跟我描述過,還特別提醒過我注意,他們是皮蓬公子貼身保鏢。矮壯禿頂的,名字叫索伽,至于那個鷹鉤鼻子的瘦高個,應該是賽揚。”

  關橫心中回憶著雅克對自己說過的話:“皮蓬公子這兩個保鏢都是脾氣暴躁、心狠手辣之輩,估計那個富商極有可能就是死在他們手里。”

  這個時候,禿頂索伽說道:“這里沒人,放心說話吧,唉,咱們守在那個好賭的混球皮蓬身邊好長時間了,我真是受夠了他呼來喝去的指使,要不是為了任務,老子早把這小子撕了。”

  “別抱怨了。”鷹鉤鼻賽揚說道:“好在‘那東西’已經拿到手了,只要借著此時的機會傳遞出去,咱們倆就是大功一件,到時候上面的賞賜少不了,這叫先苦后甜。”

  “哼,但愿如此吧。”禿頂索伽問道:“名單你藏好了嗎?”

  “放心好了,藏東西的地方你知我知,絕對夠隱秘。”鷹鉤鼻賽揚說道:“那個蠢得像豬一樣的賭徒今晚絕對不會出現,明天咱們就可以找借口提前返回東郡,把東西帶給上面的接頭人,你我就算完成任務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