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336章 潛入豪宅

  請到)

  “此外,沒想到這個雅克還挺會利用人的。”關橫突然微微一笑:“他竟然委托我調查其他一些與皮蓬的事情。”

  喀烏魯王國東郡的領土上,經常活躍著一股勢力,這個組織以對外雇傭殺手、劫掠普通百姓而臭名昭著,人稱“毒狼”。

  外界一直傳聞,毒狼組織和某些東郡的本土貴族有勾結,因為得到了這些貴族通風報信和暗中庇護,所以喀烏魯王國的軍隊才一直無法剿滅他們,但是,這些都只是謠言而已,官方一直沒有任何證據。

  所以有人把調查“毒狼”內幕的任務,交付給了黑羽之鴉這個情報組織,而這次,黑羽之鴉調查的目標,已經隱隱指向了東郡某領主,也就是皮蓬公子的父親。

  皮蓬到達狄貢城這幾天,黑羽之鴉的人一直暗中監視他,不過這個小地方,沒什么高手可以潛到皮蓬公子身邊做一下深入調查。

  但是關橫的出現,卻給了黑羽之鴉據點負責人雅克一個契機,雅克請求關橫在這場豪賭大會上,對皮蓬公子和他身邊的人,做一下調查,反正是順手為之,不需要冒太大危險,所以關橫就很爽快的答應了。

  此時此刻,豪宅大門口已經站滿了侍從,開始迎接來參加豪賭大會的賓客們,眾人一個個滿帶興奮之色,摩拳擦掌,準備在今晚大殺四方,痛痛快快的玩樂一番。

  陋巷中,關橫轉瞬間利用化身面具的附魔效果,變成了葛瑞的模樣,就此大搖大擺手持邀請函,毫無懸念的混入了舉辦豪賭大會的的宅邸。

  進門之后,只見大廳內早已擺滿了幾十張桌子,令各種賭徒眼花繚亂的游戲,在此進行,無論是紙牌、骰子還是猜數的番攤,應有盡有,手端酒水和吃食的侍者,在人群中川流不息。

  賭徒們一個個好像戰場上殺紅了眼的兵卒,紛紛撲到自己喜歡的桌子前面,開始一擲千金豪賭起來。

  關橫找了個沒人的角落,先摘下化身面具揣進了懷里,因外這面具變裝的時限,只有十五分鐘而已,要在面對皮蓬公子的時候再使用,反正現在賭局大廳的場面混亂得很,也沒人注意過關橫的臉。

  在前臺換了厚厚一摞籌碼,在幾張玩牌,擲骰子的桌子前面,關橫隨便壓了兩、三注,漸漸感到有些不耐煩,想到此行的目的,他順手拉住了一個手端托盤的侍者。

  “喂,我問你。”關橫故意裝出豪橫無比的樣子對侍者說道:“我的好朋友——皮蓬公子在哪里?為什么現在還看不到這小子的身影,老子之所以今晚來這里,就是想和他好好賭一把。”

  “原來這位少爺是皮蓬公子的朋友。”看到關橫氣度不凡,表情更是十分傲慢,侍者立刻滿臉堆笑地說道:“您剛來可能不知道,樓下招待的只是一般的賭客,皮蓬公子的貴賓都在二樓的十個獨立包間中消遣。”

  “只要您上到二樓,立刻會有隨從引領您到有空位的包間,此外,皮蓬公子在城里還有些俗務纏身。”侍者接著對關橫說道:“所以他已經事先吩咐了我們,說是要到晚上九點之后,才會來到豪賭大會這里。”

  “原來如此,老子明白了。”關橫大大咧咧的嚷了一句,隨手拿起托盤中的一杯酒,一仰脖咕嘟咕嘟喝了下去,又甩給了侍者幾個金幣:“賞給你小子的,滾吧!”

  “是是是,多謝這位少爺。”侍者拿了金幣嘴都樂歪了,他忙不迭的說道:“祝少爺您今晚賭運亨通,大殺四方,金山銀山贏到手。”

  說完這侍者扭頭就跑,生怕關橫再把金幣搶回去似的,關橫不覺又氣又笑:“真是見錢眼開,你小子倒是好打發。”

  看了看大廳墻上的掛鐘,上面的時間,已經到了八點半,關橫知道再過一會皮蓬公子就該到了,他眼珠一轉,想起雅克對自己說的話,決定潛入這個賭徒公子的房間探查一番再說。

  這間豪宅,本來是屬于狄貢城一個富商的居所,可是根據黑羽之鴉的情報,半個月前,富商突然無故失蹤,皮蓬公子花了不高的代價,就從富商的遺孀手里買下了豪宅,從此,這里就成了他在狄貢城的住處。

  在來這里之前,關橫看過雅克交給他的豪宅平面圖,他知道是招待貴賓的獨立包間,三樓是親隨和管家住的地方,而四樓就是皮蓬公子本人住的地方,那里有個極為寬闊的起居室。

  “嗯,看來從外墻翻上四樓的天臺,應該是個理想的捷徑,因為走樓梯的話,一定會驚動那些親隨和仆人。”關橫此時站在花園的邊緣,抬頭看著四層高的外墻喃喃自語:“現在就開始往上爬吧……”

  “沙沙沙……”就在這時,關橫突然聽見了身后花園草叢中有悉悉索索之聲響起,他微微皺眉,迅速閃身躲進了漆黑的角落,這個時候,草叢中的矮樹后,響起了一個男人低聲說話的聲音。

  “你怎么現在才來?”那個男聲帶著幾分嗔怪說道:“我足足等了你一個多小時。”

  “對不起,親愛的。”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附和著響起:“廚房現在實在是太忙了,所以到現在才能出來和你見面。”

  “算了,不怪你。”這個男人說話的聲音轉為柔和:“我也是費了老大的勁,才從宅邸后門裝成搬運東西的雜役混進來的,就是為了和你見一面,最近咱們相聚的時間少了,我很想你。”

  “親愛的,我也很想你。”這個年輕的廚娘突然帶著哭腔,低聲嗚咽道:“你本來好好的在這府邸里當上了副總管,就是因為我一時多嘴說出你四處打聽的事,他們才把你趕出去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