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335章 冒名頂替

  “我也不知道。”葛瑞搖了搖頭說道:“這個富家公子嗜賭如命,經常有一些奇思妙想,誰知道他哪根筋不對勁,又來消遣我。”

  “吱呀。”這時候關橫已經把門打開了,門外的伙計領進來一個侍從模樣的人。

  這個侍從看到葛瑞以后,根本就不理會其他人的態度,三步并作兩步走到他的面前說道:“葛瑞先生,我家皮蓬公子,今晚要在城東大宅舉辦全城人都可以參加的豪賭大會,公子讓我帶句話給你,他說今天是你最后可以贏回純金家徽的機會。”

  說到這里,侍從掏出一樣東西,輕輕放在桌上:“這是公子給你的邀請函,記住,只有你本人才可以參加。”

  “祝你好運,葛瑞先生。”說完這句話,皮蓬公子的侍從行了個禮,轉身揚長而去。

  “呃,這個,也許是我唯一拿回家徽的機會了,我……”看到這封邀請函,葛瑞的眼中似乎閃過一絲激動之色,可是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美露,頓時生出一股無力的感覺。

  葛瑞不由得深深嘆了一口氣:“算了,我實在沒有本事把家徽贏回來,這只不過是那個皮蓬公子戲弄我的借口,還是放棄吧。”

  關橫這時拈起那張邀請函,他對美露和葛瑞說道:“先離開這里吧,我可不希望聽到紫羅蘭瑪麗的逐客令。”

  片刻之后,三個人走在大街上,關橫突然晃著邀請函對美露說道:“我看這樣吧,不如我替你老爸去一趟豪賭大會,就算靠賭沒辦法把家徽贏回來,也可以用錢贖回來嘛。”

  美露還沒說什么,葛瑞卻有些尷尬的支吾道:“關橫先生,這怎么好意思,讓你出錢替我還債,我已經是感激萬分了,這豪賭大會太危險,黑白兩道的人互相混雜,我怕您會出危險,再說,那邀請函上已經說明了,只許我一個人參加,您……”

  看了看左右來往的行人異常稀少,關橫對葛瑞、美露父女倆勾了勾手指:“跟我過來一下。”

  于是三個人拐進了附近一條偏僻的陋巷,美露這時候有些好奇的問道:“關橫,你帶我們到這里來干什么?”

  “讓你們見識一個小把戲。”說著,關橫拿出了化身面具往臉上一罩,轉瞬之間,美露面前竟然站了兩個一模一樣的“葛瑞”。

  其中一個突然呵呵笑道:“怎么樣?美露,我變成這個樣子,可以替你老爸去參加豪賭大會了吧?”

  “我的天吶,竟然連聲音都一模一樣?!”美露一見到此番情景,頓時嚇得兩眼發直:“關橫,你是怎么做到的?”

  “唰啦!”關橫摘下面具,又變成自己本來的模樣,他輕忽一笑:“全靠這副化身面具的幫助,所以我才會提出替葛瑞先生去參加豪賭大會的的主意,你們覺得還可以嗎?”

  “關橫先生,我始終認為,這件事對您來說太過危險了。”葛瑞看到關橫如此熱心的幫助自己,有些過意不去的說道:“我、我真不忍心讓您為我冒險。”

  “關橫,我也不想你去。”美露緊皺雙眉說道:“那塊純金家徽,不過是個死物,萬一為了它,你再出什么狀況,實在不值得。”

  盡管父女二人再三勸阻,關橫還是面帶輕松的表情說道:“美露,你別忘了,我還可以請黑羽之鴉的人幫忙,所以說,關于安全方面,你們完全不需要為我擔心,放心好了,一旦拿到你家那塊純金家徽,我會立刻脫身而走。”

  見到自己勸阻無效,美露不由得滿臉的無可奈何,她和父親對望了一眼,隨即說道:“那好吧,關橫,你一定要小心點,我們會一直在旅館等你回來的。”

  “知道了。”關橫微微頜首說道:“你們先回去吧,我去黑羽之鴉那里,問問這個皮蓬公子的來路。”

  片刻之后,告別葛瑞、美露這父女倆的關橫,再次來到了外表是衣帽店的黑羽之鴉情報據點。

  “嗨,雅克。”關橫進門先向中年老板、狄貢城據點負責人——雅克打了個招呼:“那一縷布條的花紋圖案,你找人畫好了沒有?”

  “啊,關橫長老。”中年人雅克笑道:“剛剛畫好,我正打算叫伙計送到您住的旅店去。”

  “不錯嘛,這么快就找到我住的地方了。”關橫微微一笑說道:“不愧是聞名艾什頓大陸的情報組織,你也是很能干嘛。”

  “我的長老大人,你就別再夸獎了,聽了會讓人臉紅的。”雅克面對這個年輕的長老,完全沒有什么下屬對上司的敬畏和戰戰兢兢,因為關橫平易近人慣了,雅克和他交談很輕松。

  “喏,這是您的東西。”雅克把那一縷魔法袍的碎布遞給關橫,并且說道:“要不了多久,尋找瑪茲大師和這魔法袍主人的懸賞告示,就會在各地黑羽之鴉情報據點公布出去,您就放心吧。”

  “對了雅克,我來這里還有一件事要拜托你。”關橫收起碎布,低聲對雅克說道:“有個叫皮蓬的富家公子,最近在狄貢城里很招搖,您應該知道他吧?”

  “他?!知道啊。”雅克點頭說道:“那個叫皮蓬的公子哥好賭如命,雖然來到城里沒幾天,可已經搞得城里對他街知巷聞了。”

  “我想知道這家伙的底細。”關橫抱著肩膀說道:“另外還想問問他今天晚上舉辦豪賭大會的事情。”

  “原來您想調查這個皮蓬?”雅克聞聽此言,眼中竟然閃過一絲喜色:“那正好,您聽我詳細說一遍,此外,我還有些事想拜托關橫長老。”

  入夜之后,城東一棟巨大的豪宅附近,關橫抱著肩膀倚在一個陋巷口的墻邊,仔細回想著剛才雅克對他說的話。

  這個叫皮蓬的富家公子,原來是喀烏魯王國位于東郡某個領主的小兒子,自幼嬌生慣養,吃喝玩樂無所不沾,尤其最愛賭錢,此人家中豪富,自然贏得起也輸得起。

  此次,皮蓬公子攜帶大批錢財來到狄貢城,是想在魔武用具交易會上競投一些看得上眼的東西,除了這些事之外,就是一個字——玩!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