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334章 祖傳家徽

  “用發卡來辨認六胞胎姐妹?原來如此,我這回算是長見識了。”關橫微微頜首點頭,他隨即問道:“看起來,放貸也是你們共同的生意嘍?”

  “嗯,是啊,整個艾什頓大陸的借貸生意,全都是我們一族的產業。”瑪麗對著關橫二人一躬身,很有禮貌地說道:“二位好,重新介紹一下,我是‘平民借貸,紫羅蘭’一家的老板,紫羅蘭瑪麗。”

  在關橫和美露面前坐定之后,瑪麗問道:“那么,你們說是來送錢,這是怎么一回事呢?”

  于是,關橫把美露的老爸——葛瑞欠了錢的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如此,原來這位小姐就是葛瑞先生的千金。”紫羅蘭瑪麗微微一笑:“沒錯,發給你的討債信件,的確是我讓人送去的。”

  美露有些緊張地問道:“那,你們沒為難我老爸吧?”

  “怎么可能呢?”瑪麗很輕松地說道:“葛瑞先生可是我們的常客,經常向我們借貸,他在我們這里,可是享受貴賓級待遇的人。”

  “什么?”美露有些詫異地問道:“可是我記得信上的語氣很強硬,說是不還錢,就不保證我老爸的人身安全等等。”

  “呵呵,小妹妹,討債的信件,都是這么寫的,語氣不強硬一點,我們也不好回收欠款啊。”瑪麗兩手一攤苦笑道:“更何況,這次的討債信,是按照你老爸的要求寫的,和我沒半點關系。”

  “呃,我老爸為什么會這么做?”美露此時此刻,已經有些暈頭轉向了,她囁嚅著說道:“這個老爸怎么搞的?真是莫名其妙!”

  “我看你還是自己找葛瑞先生問個清楚吧。”瑪麗一邊清點著關橫遞過來的金幣口袋,一邊對美露說道:“葛瑞先生就在二樓左數第三個房間里,等我清點完欠款數額,你們就可以走了,還有……謝謝光顧,歡迎下次再來。”

  “咚咚咚……”憋著一肚子氣的美露,沖上二樓,拼命敲打著房門,她嘴里喊道:“老爸,快把門打開!”

  美露連喊了四、五聲,房門總算是開了,一個睡眼惺忪的壯年漢子,打著哈欠站在門口,他不耐煩的嘀咕著:“這是誰呀?不知道我剛打了一夜的牌,現在需要休息嗎?”

  “哼!”怒不可遏的美露,毫不猶豫的揪起了葛瑞的衣領,直接把他搡進了房間里,關橫隨手拋給帶路的伙計一枚金幣,對他說道:“我們在房間里逗留一會,可以嗎?”

  “當然、當然。”伙計拿著金幣滿臉堆笑說道:“如果您再付十個金幣,還可以在房間里過夜呢……”

  “咚!”不等著貪財的伙計說完話,關橫已經隨手把房間門摔上了。

  “老爸,你現在能不能跟我解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美露沉著臉,瞪著葛瑞問道:“是誰在媽媽的墓前發誓再也不賭錢了,你把自己半年前說的話都忘得一干二凈了嗎?”

  “呃,美露……你聽我說。”葛瑞看見女兒又氣又惱,都要哭出聲來了,他趕忙解釋道:“不是我想再上賭桌,這次是事出有因,所以我才讓瑪麗小姐把討債信的內容寫得嚴重一點,就是為了催你過來,商量事情。

  “我不信,一定是你的手又癢癢了,所以才去打牌擲骰子,結果又是輸了借,借了輸,最后還欠了三萬多個金幣的外債。”美露眼中噙著淚水說道:“這次要不是有福星哥……”

  “咳咳。”關橫在一旁咳嗽了兩聲,他狠狠瞪著美露,那意思是說:“你又忘了我的警告了嗎?不許叫福星哥!”

  美露趕緊改口:“哦……是關橫的幫忙,我去哪里湊這么多錢給你還債?”

  “女兒啊,這回是不賭不行了,我哪里還能管欠債的事啊。”葛瑞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他捂著臉說道:“因為,我看見了對方有那件‘東西’,可是自己又沒錢贖回來,所以只好跟他們上了賭桌,沒想到,我的運氣不佳,還是輸了。”

  “美露,你也坐下吧。”關橫抱著肩膀說道:“先別一味地指責葛瑞先生,聽聽他的理由。”

  葛瑞感激的看了關橫一眼,低聲說道:“謝謝。”

  “好了,我就聽關橫一回。”美露余怒未消的坐在了葛瑞對面,她開口問道:“老爸,你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我本來想到不能這么渾渾噩噩混日子,于是離開王都,來到這里想找份工作。”葛瑞嘆了一口氣說:“誰知道前幾天在路上碰到了一位出手豪闊年輕公子。”

  “這個叫皮蓬的富家公子,手里居然有咱們家代代相傳的純金家徽。”葛瑞低著頭說道:“我想起當年你爺爺在酗酒無度、喝得爛醉的時候,把它賣給了一個外地人,之后這家徽就消失無蹤了。”

  “美露,咱們家族祖上,好歹也是喀烏魯王國開國十大功勛貴族之一,雖然現在沒落了,但是我也不希望家徽落淪落到外人手里,可是我沒錢把它贖回來,好賭的皮蓬公子就讓我在賭桌上和他一決勝負,賭注就是家徽。”

  葛瑞的聲音越來越低:“所以我食言了,再一次想在賭桌上搏一回,但是我錯了,結果輸得一敗涂地。”

  “老爸……”到了現在,美露也不知道該怎么說好了,她嘀咕了一句:“算了,我不怪你了,畢竟是因為那塊純金家徽的事。”

  “可是那純金家徽,我真的不想讓別人拿走啊。”葛瑞抱著頭嗚咽道:“那可是數百年來我們的家族榮耀啊。”

  “好了老爸,別再說了,你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重要。”美露這時候開口勸道:“答應我,別再去干那些冒險的事情了好嗎……”

  美露這句話還沒說完,突然有人在外面敲門,原來是瑪麗手下的伙計,他在門外喊道:“葛瑞先生,那個皮蓬公子的侍從,又來找你了。”

  “怎么回事?”美露帶著詫異的表情,扭頭問葛瑞:“老爸,那個什么皮蓬公子,為什么還派人來找你?”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