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325章 麻煩事

  “滾一邊去!”狠了狠心,關橫咬著牙把定春踢到了旁邊,他故意面無表情的說道:“我身邊都是非常厲害的好幫手,不需要混吃等死的廢物,現在,你……被放逐了!!”

  關橫扭頭對敘倫說道:“待會打開巨大花園的鐵柵欄門,把這家伙扔出去,記住,沒我的吩咐,不許放它進來!”

  五個雕像異口同聲答道:“是是是,我們都聽關橫你的吩咐!”

  “嗷嗷……”小白獅子現在就像是個被拋棄的孩子一樣,翻身爬起來的時候,都要哭出來了。

  “哼,想在回到我身邊,你最好在變得強一點。”關橫很不屑的瞥了定春一眼:“最起碼,也要和拳豪狒狒、飛翼毒龍它們打個平手才行。”

  “嗷嗷!”定春聽完這句話,賭氣似的沖著惡狠狠的叫了一聲,扭頭就往遠處跑,一眨眼就沒影了。

  “大黑貓,跟著它。”關橫對黑虎說道:“如果不是遇到生命危險的情況,千萬別出手幫助它渡過難關,這是為了定春好,現在對它嚴厲一些,總比以后被敵人揍趴下強得多!”

  聞聽此言,黑虎默默的站起身,這時候飛翼毒龍對關橫點了點頭,走向黑虎身邊,二者向著巨大花園外面緩緩走去,不一會就消失無蹤了。

  “猴子,你有什么打算?”關橫看了一眼還在啃果子的拳豪狒狒,低聲說道:“還想回伽夏小鎮郊外嗎?”

  拳豪狒狒將手中的果核扔到腦后,緩緩站起身,它指著遠處石塔的方向嘰嘰叫了兩聲,關橫看了之后點點頭:“我明白了,你的目標是那些石塔中的傀儡武士,看樣子你是想去那里修行,一直打到五層對不對?”

  當初被關進石塔的時候,拳豪狒狒剛跑到第二層,就被那些石像傀儡武士狠狠揍了一頓,到現在還不服氣呢,所以它決定現在繼續挑戰那些石頭人,直到把它們全部打贏為止。

  “好吧,我是沒問題。”關橫看了一眼五個雕像,隨口問道:“敘倫,你們的意見呢?”

  “一切都聽你的吧,關橫。”敘倫在旁邊說道:“只要這個猴祖宗不折騰、拆毀我們辛辛苦苦布置的庭院就行,每天我們會按時把食物送到石塔那里去的。”

  “嘰嘰。”聞聽此言,拳豪狒狒叫了兩聲,連竄帶蹦的往石塔方向跑去了。

  “敘倫,我知道島上的事,你們這些石像管理者都是了如指掌。”關橫低聲說道:“毒龍我不擔心,但是,適當的時候,你們照顧一下定春吧,但是千萬別慣著它,一定要讓定春在這島上,恢復自己神獸的野性!”

  “我明白了,關橫。”敘倫也是嘆了口氣:“唉,為了培養這小白獅子成材,你也是煞費苦心了。”

  “它的親人把孩子托付給了我,我雖然不能保證一定讓定春成材,但是最少也要讓它能獨立生存下去。”關橫此時沉聲說道:“這一點,必須做到。”

  “呵呵,我雖然無法預言將來的事,但是能想象得到,這小獅子,一定會成長為讓艾什頓大陸都為之顫抖的神獸。”笑了笑,敘倫說道:“真有那么一天的話,你關橫功不可沒。”

  “好了,不說這些了。”關橫笑著擺擺手:“過一陣我就會把飛翼毒龍和定春接走,在這之前,我在王都還有事要辦,先走啦。”

  片刻之后,騎著金眼雀的關橫,在喀烏魯王都近郊的樹林附近降落了,隨手用金屬圓筒收起金眼雀,看看眼前近在咫尺的王都城門,關橫微微一笑:“行了,就這么走著回……”

  就在這時,身邊的樹林里突然出出一聲尖叫:“呀啊!”緊接著,就是飛快遠去的馬蹄聲。

  這聲音嚇了關橫一跳,最重要的是,這女孩的叫聲好像還有些耳熟,關橫扭身快步走到了樹林中,抬頭一看,關橫扶額苦嘆道:“果然是你,美露,你在這里干什么?”

  剛才尖叫的女孩,原來是喀烏魯魔武學院的美露,只見她現在滿臉尷尬的坐在一棵樹下,囁嚅著說道:“嘿嘿,關橫……福星哥,沒想到在這里遇見你了……”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關橫關橫皺著眉頭道:“別再叫我福星了,聽著好別扭,你這是怎么回事?”

  美露支支吾吾說道:“呃,我有事正要趕去外地,可是坐騎跑到這附近的時候,因為受驚把我拋下了馬,它也跑丟了……而且,我還扭了腳。”

  “呼,真是的,先看看你受傷的腳吧。”關橫取出一些治療扭傷的恢復劑,隨手扔給美露:“拿去自己敷吧。”

  “啪!”美露把恢復劑接在手里,她笑嘻嘻的說道:“我就知道你不會見死不救的。”

  “你到底為什么事出遠門?”關橫隨口問道:“怎么身邊也不帶個同伴?”

  “那個……”美露的臉上突然表現出幾分不自然和尷尬:“其實我老爸在外地欠了些債務,債主來信說,已經把他扣下了,要我拿著欠款去數人。”

  “唉,攤上這種親人,也真是怪可憐的。”心中暗嘆,關橫看了一眼美露,隨即說道:“那你是打算去贖人啦?”

  “呃,可是我身上也沒錢。”美露哭喪著臉說道:“所以我只能先去見我老爸一面,然后再想辦法了。”

  看到對方這個樣子,關橫有些不忍心,于是問道:“看來令尊欠了不少錢,多大數額?”

  “大概有三萬多個金幣,我老爸喜歡賭錢,而且出手闊綽,輸了就借是他的壞習慣。”美露有些無奈的揉著額頭又說道:“本來嘛,平日里老爺子總說‘小賭怡情’什么的,我也沒什么好說的。”

  “而且老爸一有外債,就去魔武學院找院長,也就是我的老師亞利先生周轉。”美露接著說道:“老師每次要都東拼西湊才能把錢給他,現在我也不好意思再向老師開口了。”

  關橫摸了摸自己的空間戒指,正想說“我先替你把錢墊上”之類的話,突然一個急剎車把嘴閉上了,他心中暗暗叫苦:“糟了個糕!我身上那些錢,在伽夏小鎮都替海因茨那個老東西還債了,現在咱也是身無分文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