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319章 怪夢再現

  說完這句話,敘倫乜斜了關橫一眼,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關橫的臉一下子就沉了下來:“該死的石像,你不會是想讓我下去冒險吧?有沒有搞錯啊?你就這么盼著我在池子里淹死嗎?”

  “哼,反正是你把這一池黑水傳送回小島的,說要研究研究的,也是你關橫啊。”敘倫無所謂的攤了攤手,他滿臉戲謔的說道:“再說我們幾個石像都是旱鴨子,下水的話百分之百定一沉到底,上都上不來。”

  “況且,這池水現在的腐蝕性和毒性太高了,你忘了我剛才說的嗎?”敘倫慢吞吞的說道:“文森和佐里只是稍微碰到了一點,就被燙得死去活來,你作為我們的老板,是不是該體諒體諒下屬呢?”

  “什么狗屁老板,說得好聽。”關橫翻了翻白眼反駁道:“在小島的核心樞紐裝置搞到手之前,我才不想管你們幾個饒舌石像的死活哩。”

  “不過怎么說,我是不能下這個池子的。”敘倫說著,索性坐在了原地,開始優哉游哉的曬太陽:“嘖嘖,今天的陽光好舒服……”

  “哼,你這個死石像!”關橫心中再次把敘倫狠狠地鄙視了一番:“等著瞧吧,不就是潛進黑水池底嗎?這點小事算個屁,本少爺親自來就行!”

  “呦吼——這不是關橫嗎?”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呼喊,跑過來幾個吵吵嚷嚷的石像:漆黑雕像文森、潔白雕像賽格、綠色雕像佐里和青灰色雕像海曼。

  這幾個家伙跑過來異口同聲的叫道:“你不是說出遠門回來,要給我們帶禮物嗎?東西呢,快拿出來吧!”

  “禮物啊……有有有。”關橫滿臉戲謔地說道:“你們不是早就看見了嗎?小白獅子和拳豪狒狒就是最好的禮物。”

  “撲通、撲通、撲通、撲通!”四個雕像哀嚎著栽倒在地,文森率先慘叫道:“我、我詛咒你吃飯噎死,喝水嗆死……嗚嗚嗚……你從哪里找的瘟神,而且一次就送過來兩個,可害死我們了!”

  賽格、佐里和海曼也都是在原地捶胸頓足:“關橫,你真是害死石像不償命啊!”

  “好啦,你們這四個混球安靜一點。”實在受不了他們的噪音喊叫,關橫捂著雙耳吼道:“如果誰還在我面前吵吵嚷嚷,我現在就去石塔把狒狒和定春放出來!”

  “呃?!”四個雕像聞聽此言,立刻嚇得呆若木雞,緊接著趕緊閉嚴了嘴,他們生怕關橫說到做到,真要把猴子和獅子放出來,這幾個家伙哭都沒地方哭,只能搬家了!

  “敘倫,我趕了大半天的路,累了。”關橫扭頭對獸人雕像說道:“現在先回城堡二樓光明神的房間睡會,至于要不要潛入黑水池底,我還得考慮考慮,此外準備工作也得做足了,你也看看有沒有什么能幫到我的道具或者辦法,我走了。”

  說完,關橫再也不理會丑態百出的五個雕像,徑直朝著城堡方向而去。

  幾分鐘后,城堡二樓,光明神的房間。

  “老蝎,自己找地方睡覺去。”關橫吩咐了六目魔蝎一聲,自己撲通一下仰面倒在了那張大床上:“啊哈,還是這張床舒服,不愧是主神的家具,唔唔……”

  “呼嚕……呼呼……”進入夢鄉的關橫,像上次似的,好像又來到了一個不一樣的地方,不過關橫倒是不像上次那么吃驚了:“呵呵,肯定又是夢境,沒什么了不起的,順其自然吧。”

  就在這時,一個高大魁梧的黑影,邁著大刀闊斧的步伐從回廊盡頭走來,他身邊還跟著兩名侍從打扮的人。

  “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突然,魁梧黑影駐足不前,他隨口問道:“黑暗女神陛下的病好奇怪,怎么接連三、四個月都不見好?而且,達拉肯德那家伙的態度也很詭異,為什么自己妹妹久病不愈,他好像一點也不擔心似的。”

  “獸神陛下,您不用太多心了。”旁邊有一個侍從低聲說道:“達拉薇兒陛下可能只不過是一些小病纏身,她之所以不愿意見您,也是不想讓獸神陛下擔心而已。”

  “是嗎?”獸神——哥彼努斯面帶疑惑,他喃喃自語道:“我和薇兒雖然都不太認同定下婚約的事情,但是她一向拿我當做自己的哥哥,從來都是無話不談,只是最近的態度變得有些奇怪,嘖,為什么我心中有一絲隱隱的不安呢。”

  “唰啦!”獸神抖了抖身上的披風,晃著頭說道:“算了,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我根本沒興趣細想,干脆去找巫神黑拉格,和他喝上幾杯,最好再打一架,解解心中的悶氣……”

  獸神低聲嘀咕了幾句,隨即帶著兩個屬下隨從,順著走廊遠去,漸漸消逝的無影無蹤了。

  “呵呵,又是一段眾神之間的趣聞。”抱著肩膀倚在墻角的關橫,輕輕一笑:“但是故事似乎有些不連貫,莫非是讓我自行腦補不成?”

  “噠噠噠……”這時候遠處又傳來了清晰的腳步聲,還夾雜著年輕女孩的呼喊:“陛下……啊不,薇兒小姐,您就不能走慢點等等我嗎?”

  “哼,桃蒂絲,是你自己走的太慢了!”另一個清脆女聲說道:“不走快一點,會被我哥哥抓個現行的,我們今天可是要去人間游歷,魯塔說有個城鎮的集市非常好玩,如果去晚了,集市就會收攤的,那樣就買不到漂亮首飾和新奇的小玩意兒了。”

  “呼呼呼……累死我啦。”侍女桃蒂絲捻著裙裾向前跑,一邊緊緊跟著自己的小姐,一邊不住埋怨著:“真是的,要不是被那個盜神蠱惑,小姐您才不會三天兩頭裝病偷跑出去玩呢。”

  這兩個女孩一邊交談著,一邊像陣風似的從關橫面前跑過,不過她們誰都看不見關橫,因為這里是夢境。

  “咦,剛才過去那個姑娘好眼熟啊?”關橫歪著腦袋想了想,他嘴里嘀咕著:“在城堡二樓,屬于黑暗女神的的金屬門上,我好像看過她在婆娑樹下彈奏豎琴的浮雕,難道她是……”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