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304章 債主

  “伯曼爺爺說的對。”夏妮把早餐的餐盤推到關橫面前,接著說道:“反正一會兒海因茨爺爺肚子餓了就會自己下樓來吃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趴在門口的定春突然站起身,倏忽低吼了一聲。

  “怎么了?春兒。”關橫聞聲從椅子邊上站了起來,搶前幾步跑到了門口。

  這個時候在門口的定春早已經按捺不住,噌噌噌幾下竄出了盜賊公會分部的大門,徑直朝著街上跑去。

  “春兒,回來!”關橫在后面叫了一聲也跟著跑了出去,他心中暗忖:“定春可能是發現了什么不尋常的事情,我也跟上去看看。”

  “老大,我也去嗎?”夏妮在他身后身后叫道。

  “不用啦。”關橫隨口說道:“你留在這里吧,我去去就回。”說罷,關橫跟著定春的身影,一直向著大街上跑去。

  沒跑幾步,關橫就發現原來定春是正在追一個紅色的身影,那人跑得極快,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好似如魚得水。

  “似乎是個女人。”關橫一邊追一邊心中暗忖:“定春為什么會追著她不放,難道這個女人身上有什么古怪?”

  只見前面那個紅衣女人左拐右繞,在大街的行人中穿梭著,一會兒就不見了蹤影,所幸的是,定春知道她身上的氣息,一路覓蹤而去。

  關橫也緊跟著定春身后,不出幾分鐘,他們就來到了一處偏僻的小巷,此時定春噌的一下撲到了巷口,抱住一物張嘴就啃,關橫定睛一看,氣得差點栽倒:原來定春是追的是那女人手里一只拎著噴香燒雞,難怪這家伙追著這么起勁!

  “太不像話了!”關橫氣得過去踹了定春一腳:“吃貨,你真是無可救藥了,你哪像是一頭獅子,分明是一只嘴饞的癩皮狗!”

  “但是那個女人行蹤詭異,把我們引到這里來一定另有目的,這陋巷是一條死路,我倒要看她能躲到哪里去!”關橫沉著臉,邁步拐進了陋巷,然而他卻發現那個女人真的不見了蹤影。

  “春兒,別光顧吃了,給我把巷口堵著。”關橫吩咐一句,小白獅子聞聽此言不情愿的扔下嘴里的雞腿,就此蹲坐在陋巷的入口。

  此時關橫已經走進了這個縱深約有幾十米長的小巷,但是他四下打量,這里卻沒有什么能藏人的隱秘角落。

  就在關橫心懷疑惑的時候,他耳邊突然響起了不尋常的響動,那是衣袂帶起來的微弱風聲,心中忽生警兆,關橫頓時凜然一驚,說時遲那時快,就只見一道詭異的紅影,忽的一下凌空而落,徑直撲向關橫。

  “唰唰!“這個詭異的紅衣女人揮舞著一條綁住小釘錘的猩紅綢帶,毫不猶豫的橫掃了過來,電光火石間,關橫稍一錯身就躲過了對方的攻擊。

  噌噌噌!陋巷中身影急速交錯,關橫和紅衣女人迅捷無倫地打斗了幾招,那女人狡猾異常,眼見倉促之間沒有辦法應付關橫,而自己也是愈發招架吃力,她突然抖手一揮出,兩顆紅色彈丸呼的扔了出來。

  “嘭!”霎時間,彈丸爆出了大片詭異的慘藍霧氣,關橫低吼一聲,雙掌揮舞驅散面前來的藍霧,然而那個女人卻借著霧氣掩護,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對勁,該不會是調虎離山之計吧?”關橫心頭猛地一沉:“遭了,盜賊公會分部那里可能要出事。”

  “春兒,快跟我回去。”關橫突然叫了一聲,小白獅子聞言和關橫一前一后,迅速的疾奔而去,當他們火急火燎跑回盜賊公會分部的時候,在門口就聽見二樓的窗戶砰的一聲被撞得粉碎。

  “果然是海因茨出事了。”關橫急忙抬頭往上看,只見兩道黑影抱著海因茨老頭,徑直跳下二樓,噌噌噌就往遠處跑。

  “混賬東西,你們給我站住!”關橫大喝一聲,拔腿就追了過去,就在這時,夏妮從大門里跑了出來,她對著關橫叫道:“老大等等,他們不是……”然而關橫卻沒有聽見夏妮這句話就已經跑遠了。

  前面那兩道黑影,一高一矮,動作倒也不慢,但是怎么能跑得過關橫呢?鬧市上人來人往,雖然擁擠不堪,但是關橫依然在他們中間穿梭如電,眨眼間的工夫就追到前面兩個人。

  “砰、砰!”關橫飛起兩腳將前面那兩個人踹翻,一把拉過了暈頭轉向的海因茨。

  “你們這兩個混球真是膽大包天,竟然在大白天擄人。”關橫火冒三丈地喝問道:“說!是誰派你們來的?”

  這個時候,海因茨老頭突然間變得面紅耳赤,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他悄悄走過來,拽了拽關橫的衣角說道:“算了,咱們趕緊走吧!

  “為什么?明明是這兩個家伙想劫走你……”關橫有些莫名其妙問道:“難道就這么放過他們?”

  “這個、這個嘛……“海因茨的臉,突然由紅轉白,他已經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了。

  此時此刻,氣喘吁吁的夏妮追了過來:“老大,我、我在后面連聲叫你,你怎么聽不見?“

  夏妮吁了一口氣,悄悄湊到關橫耳邊說道:“這些家伙好像不是什么壞人,他們是來找海因茨爺爺要賬的。”

  “呃?!”關橫聽完這句話之后,差一點沒栽倒在地,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海因茨,接著問道:“老家伙,夏妮說的屬實嗎?”

  “這個……我、我好像是欠了他們幾個小錢兒。”海因茨老頭的臉,此刻憋得通紅,他囁嚅說道:“誰知道事情會鬧得這么大……”

  “哎喲、哎喲,你這個死老頭。”一高一矮兩個男人,這時候捂著被踹疼的腰,趔趄著走了過來,他們指著海因茨的鼻子說道:“你是欠我們幾個小錢兒嗎?足足一萬五千個金幣,你足足拖欠了五年時間,我們沒說錯吧?”

  “我、我又沒說不還。”海因茨這個時候狡辯道:“只不過是有拖無欠而已。”

  “臭老頭,你給我閉嘴。”關橫沒好氣的喊道:“就別再火上澆油了,豈有此理,鬧得我一頭霧水,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2016.2.16第五更,大家晚上好,老沙繼續拜求點推藏(⊙o⊙)——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