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298章 夜襲府邸

  “原來目標是米修斯領主府的宅邸?!”此時此刻,馬上的騎士開始議論紛紛,其中有人喊道:“這次的任務還是不留任何活口嗎?”

  “不錯,既然知道規矩,就不要再多問了。”黑甲武士森然說道:“你們只要按往常一樣執行任務就行了,報酬,大家之前應該都已經收到了,咱們三叉戟的規矩是先付報酬,然后再執行任務,這就是不讓你們多費口舌打聽的意思。”

  “現在已經是黃昏時分,我宣布入夜之后,縱馬疾馳五十里,到達目的地后迅速攻占領主府邸。”黑甲騎士輕輕拍了拍腰間的長刃:“然后的事,就不用我多說了吧,一個字,殺。”

  “噢,這下聽明白了,原來他們是要找米修斯領主的晦氣。”

  關橫在遠處偷聽完黑甲騎士的話之后,心中暗忖道:“本來嘛,這個米修斯領主貪婪無度,我才懶得管他家的閑事呢,不過這件事既然牽扯到誅神之三叉戟,那么我就必須跟去看看。”

  “而且他們說要尋找什么信件,也不知道這些東西對我有沒有用處,這一切就要等到殺手們到了米修斯的領主府之后再說了。”

  關橫想到這里,只聽殺手頭領黑甲騎士說道:“你們的手里應該都有一張前往米修斯領主府的簡易地圖,按照這幅地圖上面標注的紅線,我們要分成幾路到領主府匯合,現在準備開始行動吧!”

  “噢!”一眾騎馬的殺手轟然答應,緊接著,他們揚鞭策馬紛紛沖出了樹林之外,朝著遠處領主府的方向疾馳而去,跑在最前面的,當然就是那個領頭的黑甲騎士。

  此時此刻,卻有兩個的騎士勒住韁繩,悄然翻身落馬,他們走到一棵樹底下開始小解。

  其中一個騎士說道:“剛才那個穿黑盔甲的小子真是好囂張啊,讓我們這么多人都聽他一個人的調遣,一臉小人得志的模樣,哼,見了就讓人心里有氣。”

  另外一個殺手回答道:“你就別在那里念叨啦,反正咱們已經收了全額報酬,就像前幾次一樣,沖進宅邸去,見人就是一刀,出手干凈利索,你管他囂張不囂張呢?咱們干完活直接走人,以后能不能再遇見他,都是兩說著呢!”

  “你說的倒也有道理,反正咱們干的就是殺手的營生,拿人家報酬,就得服人家管。”先開口說話的人接著道:“按照以前的規矩,除了上面特別叮囑不讓動的東西之外,其他一些浮財咱們是可以隨便帶走的,這又是一筆額外的收入。”

  “哈哈哈!這回又是袋袋平安啦。”二人說到這里,相視大笑起來:“能成為誅神三叉戟的外圍殺手,還真是可以撈到不少好處!”

  就在兩個殺手在為過一會即將大發橫財得意的之時,一條黑影陡忽出現在二人身后,此人動作疾如閃電,挾裹勁風的雙掌如刀,不偏不倚切在了兩個殺手脖頸之上。

  “呃啊……”遭遇突襲,這二人身體只是稍微一顫抖,頓時軟癱在地。

  “哼,就你們這些本事稀松平常的殺手,還是乖乖的在這里睡一覺吧!”關橫看著倒地昏厥的二人冷笑道:“依我看,就是到了米修斯領主的宅邸,你倆估計也是被人干掉的蹩腳貨色。”

  自言自語說著,關橫翻動他們身上的東西,很快就找到了前往米修斯領主府邸的地圖。

  “就是這個東西,有了它,我可以抄近路騎著飛翼毒龍前往米修斯的領主府。”關橫心中暗忖道:“我可以事先埋伏在那里,等著誅神之三叉戟的那些殺手前來,到時候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抬頭看了看現在的天色,已經是黃昏時分,關橫心中暗想事不宜遲,趕緊前往米修斯領主府邸那里,思忖好了接下來的打算,關橫探手入懷取出金屬圓筒,啪的一下放出了飛翼毒龍。

  “伙計,聽我說。”關橫在毒龍面前展開那幅地圖,他指了指其中標示紅圈的位置:“咱們現在要前往這個地方,你盡量加快飛行速度,我想趕在一些人前面到達那里。”

  飛翼毒龍點了點頭,馱著關橫一下躥上半空,只見翅膀“啪嗒、啪嗒”作響,他們眨眼間就消失在了那里。

  片刻之后,米修斯領主的府邸附近,空中陡忽出現一大片黑影,轉瞬間悄無聲息的降落了下來。

  “哇哦,真是豪華的大宅啊!”關橫背著量這座領主的豪華府邸,口中喃喃自語道:“看來米修斯這個家伙,沒少在自己地盤上刮錢,難怪諸神三叉戟的殺手會盯上他這只肥羊。”

  “但是領頭的那個黑甲騎士說,還要在領主的府邸里找一些信件。”關橫摸著下巴自言自語道:“那些到底是什么玩意呢?”

  就在這時,關橫的耳朵倏忽一動,他聽見領主府的后門,吱呀一聲悄然開啟,月光下,一條狹長的影子晃悠著,就此從門里向外移動。

  “有人出來了,過去看看是誰。”關橫想在這里,快步走到了后門附近。

  只見一個仆人打扮的中年漢子,悄無聲息、躡足潛蹤地溜出了領主府邸的后門,他急匆匆的往前走,眨眼的工夫拐到了附近一個陰暗的陋巷。

  這個中年仆役看看左右無人,迅速將手里一個紙卷塞進了陋巷中的一道墻縫里,又在墻縫表面抹了一把濕泥做掩飾,而后轉身走了。

  “咦,那個紙卷該不會是……”躲在暗處的關橫,看到中年仆人已經走遠,自己搶前幾步溜過去,伸手將那個紙卷兒給掏了出來。

  “果然是個內鬼。”關橫展開紙卷一看,上面寫的內容,是今天晚上米修斯領主在府邸內的行蹤,以及什么時候會悄悄打開領主府邸的后門,迎接這些殺手門進去,甚至還有領主府內詳細的平面圖。

  “什么都不可怕,只有內鬼是最要命的。”關橫緩緩搖著頭說道:“這個領主也真是倒霉,家里養的都是些吃里扒外的東西。”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