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289章 鬼甲來歷

  “啪嗒!”落在泥沼之外的鬼面甲武士,倏忽一聲暴喝:“海因茨,老子宰了你!別跑——”

  “呃?你也認識我?”海因茨的臉色一下黑了起來:“乖乖不得了,我先走一步!”還沒等鬼面甲竄過去追殺海因茨,他的身后陡忽傳來一聲冷哼:“還是先顧你自己的死活吧!”

  關橫話音剛落,掌中的邪瞳怪劍倏地脫手擲出,“噌——咔嚓!!”劍鋒不偏不倚貫穿鬼面甲正中位置。

  “唰!”劍上的怪眼陡忽圓睜,它已然感覺到了鬼甲內有無數精純的魔域黑氣存在,霎時間,邪瞳怪劍產生了強大的抽取之力,“呼呼呼——”將鬼甲內的黑氣不停拽進自己的劍鋒內!

  “啊啊啊!!”鬼面甲武士突然發出凄厲的慘叫,這聲音和原先他說話的語氣腔調完全不一樣:“臭小子,你毀我分身,奪我護體魔氣,翌日魔域大軍再次降臨艾什頓大陸,我一定將你萬——剮——凌——遲!”

  “砰!!當啷啷!”失去魔氣之撐,這副漆黑顏色的鬼面戰甲,陡然塌成一堆破爛的甲片,而邪瞳怪劍就斜斜插在上面!

  “什么?里面竟然有……”關橫瞧得非常清楚,他原本以為這詭異鎧甲中,只有魔域黑氣,但沒想到里面居然有一個渾身瘦成皮包骨的高大活人。

  此時此刻,鎧甲內的活人已然斷氣,只聽呼呼一陣陰森冷風刮起,死人額頭的位置陡忽竄出一團詭異黑氣,正是這家伙的鬼魂亡靈!

  “哼,既然你能凝聚出亡靈魂體,那就不要走了。”關橫嘿然冷笑,倏忽伸出手背,喚出吞鬼獸:“給我收——”吞鬼獸威能陡現,大嘴甫張之時,已經這鬼魂吸進了奇異空間。

  接著就是調查鬼面甲武士的生前記憶,剎那間,關橫將這家伙的記憶搜了個遍:此人原來是喀烏魯王國過去的元帥朵力斯德年輕時的好友,法多。

  幾十年前,法多在和朵力斯德,以及幾個朋友前往艾什頓大陸北方冰域探險的時候,無意中在一個古老神廟發現了一些怪異的東西,其中包括鬼面鎧甲、邪瞳怪劍和幾塊六角形的金屬碎片。

  當初探險的人當中,朵力斯德拿到了劍,法多拿到了鬼面鎧甲,其他幾個人則是將金屬碎片各自分了……

  記憶到這里時,變得有些模糊不清,那幾個人的名字,法多已經忘得差不多了,在得到鬼面甲的最初幾年,法多依仗著鬼甲威力,返回家鄉闖下了極大名氣,戰勝了數之不盡的強敵,甚至有了“圣階之下第一強者”的稱號。

  但是鬼甲中產生的黑氣也漸漸的侵入了法多的體內,沒過幾年,法多這個人類,徹底淪為了鬼面怪甲的傀儡,這時候他才知道,留在北方冰域神廟中的劍和鬼甲,都屬于一個魔域深淵的領主。

  這位領主在魔域深淵中屬于中層魔族階級,他當年曾經隨著魔域大軍遠征艾什頓大陸,一起強襲五大主神的神宮!

  盡管魔域深淵的大軍,用偷襲的手段一下子攻下了神宮的大片地盤,但是之后,驍勇善戰的獸神哥彼努斯,以及光明神達拉肯德同時出手,堪堪拖住了魔域大軍的步伐,直到無數神兵、神官趕來增援,緊接著,魔域與神宮的惡戰,終于爆發了!

  鏖戰中,魔域領主很悲催的被大批神官、神兵圍攻,成為了魔域中率先陣亡的先鋒官之一,不過也沒什么關系,因為這只是他的分身而已,本體還在魔域深淵,所以就算是被滅殺了也沒什么可惜的。

  領主的分身化作精純魔域黑氣,藏在了鬼面甲之中,慢慢在艾什頓大陸上潛伏了下來,直到千年之后,遇到了前來神廟探險的法多、朵力斯德一行人。

  像法多這樣被魔域領主、邪神分身黑氣控制的人,在艾什頓大陸上最少還有十幾個人之多。

  不知用了多長時間,這些家伙已經結成了一個隱秘的同盟,魔域同盟中的成員,有很大一部分為了掩蓋自己的身份不被暴露,只用通訊魔水晶聯系,并沒有見過彼此,至于同盟者之間如何相認,那太簡單了,因為隨身攜帶的魔域黑氣就足以證明大家是同類。

  魔域同盟者,在艾什頓大陸上攪風攪雨,其實歸根到底只有兩個目的,第一,趁著五大主神重傷未愈,還在沉睡期間,竭盡全力找到他們沉睡的地點,一個字:殺!!

  至于第二個目的,這些魔域走狗手里掌握了不少魔星盤碎片,他們打算利用這東西收集大量生命轉換的信仰之力,源源不斷傳送回魔域,以便喚醒自己沉睡的主人。

  鬼面甲武士——法多,之所以到伽夏小鎮來找海因茨的晦氣,實際上是想生擒這位盜賊公會分部的長老,逼問一些情報,至于到底是什么事情,法多還不知道,因為這次任務的發起者另有其人,一切要等生擒海因茨以后才清楚。

  就這樣,鬼面甲武士法多,用通訊魔水晶和其他三個沒見過面的同伙約定,在一天之后殺入伽夏小鎮的盜賊公會分部,強擄海因茨先生……

  “原來他是打算和同伙去小鎮上捉拿海因茨老頭。”關橫摸著下巴沉思:“這個法多路過這里,沒想到遇到了我,丟了自己的小命。”

  想著想著,關橫突然聽見身邊傳來悉悉索索翻找東西的聲音,他扭頭一看,頓時哭笑不得:“海因茨,你在干什么?”

  原來這個白胡子老頭正在鬼面甲武士那一堆散落的甲片里翻東西,海因茨稀里嘩啦的翻著,一邊說道:“當然是收集戰利品了,我剛才出手耗費了一張泥沼術的卷軸,現在不找回一些補償,那豈不是吃大虧了?”

  “呃?!”聽完這話,關橫差點沒栽倒在地:“海大爺,你這老東西也太愛貪小便宜了吧?”

  “哈哈,有收獲!”海因茨從那堆碎甲片里翻出一個卷軸,他得意的在關橫眼前晃了晃:“小子,看見沒有?短程空間移動卷軸,這可是最少價值兩千個金幣的好東西,而且有價無市,眼饞嗎?”

  ——2016.2.13第五更,大家晚上好,老沙繼續拜求點推藏(⊙o⊙)——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