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278章 狂奔獸群

  “明白,保護葉捷琳娜的事情就交給我吧!”說完這句話,雷巴薩手持多弦弩,轉身朝著馬車方向,一陣風似的疾奔而去。

  “老大,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妮從遠處跑來,還沒來得及和雷巴薩打招呼,對方就已經跑遠了,夏妮看著關橫問道:“我好像聽到了地面震動的聲音,這是……”

  “狂奔獸潮來了,而且數量似乎不少!”關橫表情凝重的說道:“你馬上去通知艾薩克,讓他帶著車隊所有的人馬,趕緊躲到地勢高的位置上去,萬一遭到獸群沖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大家都會喪命的!”

  “明白了。”夏妮答應一聲,她隨即問道:“那你呢?”

  “我把金眼雀留下,讓它保護你們。”關橫略一思索說道:“而我,就和飛翼毒龍去獸群那里看看情況,看樣子它們還在十幾里外,聲勢相當浩大,我得試試能不能阻止獸群前進,或是讓它們改道,避免咱們的車隊相遇。”

  囑咐了夏妮一切事宜,關橫放出金眼雀讓它跟在夏妮身邊守候,自己則喚出飛翼毒龍,噌的一下跳上了它的背部:“毒龍,狂奔獸群要來了,趕緊帶我過去查看情況!”

  “呼!”飛翼毒龍一扇翅膀,帶著關橫徑直去向峽谷西南的山道,那個位置,正是十幾里外獸群狂奔的地方。

  騎著飛翼毒龍在半空眺望,就聽見“咚咚咚”的沉重的腳步聲不絕于耳,這些獸群浩浩蕩蕩的狂奔著,關橫嘀咕了一句:“看來少說也有上千頭魔獸啊。”

  可就在這時,關橫雙眸倏忽一凝,他居然看見有幾匹馬正跑在距離獸群千米之外的正前方,馬上的騎士惶急如喪家之犬,他們不停揮舞馬鞭抽打坐騎,可是任憑這些馬跑得口泛白沫,硬是無法擺脫身后越追越緊的獸群!

  “嗯?!這些是……獸人族!”關橫這回瞧得仔細,只見馬上的騎士,一個個頭臉上都是獸毛,面色猙獰,獠牙凸于唇外,很顯然都是獸人族的特征。

  就在這時,有一匹馬終于撐不住了,“撲通!”一雙前蹄跪倒在地,這時馬上的騎士翻滾落地,他一聲慘叫:“姐姐,救我!”聽喊聲,像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嗓音。

  聞聽獸人少年呼救,這幾匹馬上的騎士全都毫不猶豫的調轉馬頭,以最快的速度前去救援!

  可是獸群無情的鐵蹄,已經奔到了距離他們不及三、四十米的地方,眨眼間就能把這些獸人的馬匹踏碎,一匹棗紅馬速度奇快,馬上騎士俯身探臂,啪的一下抓住了墜地少年的手,轉瞬間把他拉上了自己的馬背!

  霎時間,棗紅馬咴咴嘶鳴,撩開四蹄轉身便跑,其實只要能卯足勁竄出一箭之地,二人便可以轉危為安,可是這匹馬經過長途跋涉實在太累了,此時駝上兩人頓時身軀打晃!

  “糟了!”挽住馬韁繩的獸女心頭一沉:“這匹馬要是現在癱倒當場,我和兄弟都會被獸群淹沒的……”

  “毒龍,用霧氣阻擋獸群!”半空中陡然響起一聲呼喝,飛翼毒龍低吼聲中,噴出一大片挾裹著急凍氣息的毒霧頓時彌漫開了,倏忽席卷數十米外的獸群!

  “咔咔咔……”這急凍毒霧霎時間凍住了不少疾奔魔獸的腳,毒性也讓部分獸群口泛白沫,面帶青紫,那些魔獸在狂跑中馬失前蹄,竟和后面的同伴撞在了一起,登時將獸群的來勢一阻!

  “喂!”關橫在飛翼毒龍背上對幾個獸人騎士喊道:“快往山坡上跑,先避過獸群再說!”

  聞聽此言,幾個獸人族騎士不敢怠慢,在那個獸女的帶領下,一口氣縱馬上了北面高坡!

  真是千鈞一發,就在獸人族騎士跑上山坡的時候,狂奔的獸群已經把那些被凍住蹄子的同伴踏碎,直接沖過了山道,如果不是關橫讓毒龍吐出急凍之霧稍微阻擋一下,現在被踏碎的恐怕就是那幾個騎士了。

  此時關橫讓飛翼毒龍在坡上稍做停留,獸女摘下罩住腦袋的兜帽,趕緊走到他面前說道:“多謝閣下救命之恩,請問您是?”

  關橫看了一眼這個獸女,身材與普通人族無疑,就是頭臉獸毛偏重,有些齙牙,他心中暗想:“原來是個鼠族獸人……”

  獸人族中,虎族、獅族和狼族是皇族,其他類似豹、犬、鼠、兔諸族都是三大皇族的附庸,地位低下,尤其是鼠族獸人最受歧視,甚至被三大皇族當做奴隸使喚。

  “我是誰,你們就不用問了。”關橫對這鼠族女說道:“救你們不過是順手為之,這里屬于人族領地,而且時常有獸群出沒,你們還是趕緊離開吧。”

  “是,恩人說的有道理,我叫嵐伊,這是我兄弟疏勒。”鼠族女嵐伊匆匆報出名姓,惶急躍上馬背,她說道:“今日救命之恩,我等必然銘記于心,恩人不愿意透露姓名,但是您的相貌和這頭飛翼毒龍,我們都記下了。”

  幾個獸人族縱馬而去,這只是關橫在遭遇狂奔獸群中的一個小插曲而已,關橫此時又騎上飛翼毒龍,繼續追蹤獸群,他要確定這些獸群的走向,看看會不會和送親的車隊正面遇上。

  獸群,果然是徑直沖著送親車隊所在的方向疾奔去的,盡管關橫在來的時候。和毒龍用蠻力打塌了幾處山道上方的巖石層,將道路堵住阻擋獸群,可是以這群瘋狂魔獸的力量來說,突破那些小小阻礙只是短時間的事情。

  看著下方涌動如洪水般的獸群不停撞擊擋路巖石,轟隆隆作響,關橫此時的表情異常凝重,他心中暗忖:“我弄塌的巖石層,頂多阻擋道路七、八分鐘,之后獸群便會朝著車隊方向席卷而去,必須想個什么辦法,硬是阻擋怕是不可能了。”

  “為今之計,就只有讓獸群徹底‘改道’這一條路了!”關橫想到這里,馬上觀察四下的環境,這時,他突然注意到前方千米的地方,用一條極細的溪流,正繞過高高的山梁,緩緩向下流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