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273章 秘密房間

  “吱呀呀……咔吧……”夏妮按照關橫的指點,終于轉動了石像,只聽前方一個小房間內,轟隆一聲響,似乎用什么東西塌倒了,關橫和夏妮對望了一眼,而后拔腿就走向那個房間。

  原來,在黑窟窿里那個騎士石像被轉動以后,房間內的一堵墻倒塌了,關橫和夏妮走進去的時候,被眼前的情景嚇了一下跳。

  只見倒塌的圍墻后面是個秘密暗室,房間門口橫躺豎臥倒著幾個身穿鎧甲的武士。

  “唔……已經有腐臭的味道了。”夏妮看了幾眼,腳步不由自主向后退,她嘴里說道:“看來已經斃命有幾天了。”

  “嗯,這些家伙,好像是自相殘殺而死,彼此的兵器,都摜入了對方……”

  關橫低頭檢查著,他發現這些人身上的裝備都各有不同,鑌鐵鎧、皮甲穿戴的全不一樣,于是說道:“都是些傭兵,他們可能是與同一個團隊,可是不知因為什么原因,竟然在這里同歸于盡了。”

  隨手把這些遺骸拖到一邊角落的時候,關橫突然發現一人手中滑落了某樣東西,他撿起來一看:“咦,是一小段長方形石條,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死人都被堆放在了外圍房間角落,夏妮這才走進秘密房間,和關橫一起查看這里的構造,突然,夏妮低聲說道:“老大,你看這里,有古怪。”

  關橫隨著夏妮所指,看到墻上有個小小的洞孔,他眉頭一皺,隨即他手中的小段石條塞進了方洞,咔嚓一擰,只聽“咣當、唰”的一聲,自己面前陡忽彈出三米多長的石匣抽屜。

  “哈哈,難道有寶貝?”夏妮看見石匣立刻眉開眼笑:“我先來看看。”她用手一搭石匣抽屜的邊緣,噌的一下拉了出來。

  “老大你看,這石匣抽屜里有一個卷軸,似乎是記錄文字用的。”夏妮拿出東西,隨手遞給關橫,她接著說道:“還有一些金銀器皿,上面都有光明教廷的徽記,看來是以前的人存放在整理的。”

  “嗯,我先看看卷軸。”關橫隨手將其展開,凝神掃視了一遍,而后低聲說道:“嘿,原來如此,我似乎知道這些傭兵是怎么死的了。”

  夏妮神情一愕:“呃,是嗎?怎么回事?”

  “這些傭兵來此的目的,恐怕就是為了這地宮中價值不菲的金銀器皿,以及……這個卷軸!”

  關橫晃著手里的東西說道:“卷軸上記載著,一個光明教廷專屬高級魔法的領悟技巧,也就是魔法秘籍,可是傭兵們已是動了獨吞的念頭,便都把性命留在了這里。”

  “啊,這個秘籍可是很有意思。”夏妮聞聽此言立刻來了興致,她急忙問道:“是什么魔法?我能夠學習嗎?”

  “呵呵,不只是你不能學,就是在光明教廷里,也只有特定的人選,才學得會這種魔法。”關橫戲謔笑道:“這上面記載的,是光明教廷的‘大治愈術’。”

  “大、大治愈術?!”夏妮的臉上頓時出現了大失所望的神色:“原來是這種雞肋魔法,切!鬼才去學它呢!”

  夏妮這么說不是沒有原因的,大治愈術這種魔法,在光明教廷內,是只有立誓全心侍奉的光明圣女才可以領悟的高階治愈法術。

  不過關橫以前倒是見識過大治愈術的威力,在迪阿城,尤麗嘉身受重傷,他母親辛迪婭夫人為了救治自己的女兒,使用過一次大治愈術,這魔法的確犀利,除了死人無法救活之外,多重的傷都可以在瞬間痊愈。

  關橫看了看手中的卷軸,心中暗忖:“這大治愈術在施展的時候,不止可以救治一個人,據說覆蓋面積最廣的時候,超過一平方公里,絕對是超級好用的治愈法術,如果我能領悟的話那該多好。”

  “不過,大治愈術用一次好像要消耗很多光明系的魔法力。”關橫微微搖頭,隨即想道:“當初辛迪婭夫人為了施展這魔法,不惜粉碎了法杖上面一塊珍貴的理力之石,這才勉強成功,看來這法術,弊端不少。”

  “好了,你把那些金銀器皿都收走吧,女盜賊小姐總不能空手而歸吧?”關橫笑著對夏妮說道:“收拾完東西,咱們立刻趕回送親隊伍的營地,艾薩克可能都已經等急了。”

  半小時后,送親車隊的營地,夏妮用一個鐵罐架在篝火上,仔細熬煮著藥草,她對身邊的關橫說道:“嗯,還有十分鐘就成功了,到時候給傷者服下,一定能很快好起來。”

  “嗯,這就好,既然你帶回了很多原材料,就多熬煮一些藥膏吧。”關橫想了想說道:“為了以防萬一,我也需要帶上一些,這個比普通的恢復劑好用多了。”

  強力恢復劑的效用,果然犀利無比,受了重傷的中年人在服下之后,呼吸均勻,臉色紅潤了不少,再也沒有之前那種半死不活的樣子了。

  看到中年人轉危為安,在場的關橫、艾薩克都松了一口氣,就這樣,大家相安無事過了一夜,第二天一早,開始向著毒龍峽谷方向出發了。

  時間眨眼到了中午,頂著烈日的車隊浩浩蕩蕩來到了毒龍峽谷的入口處,在這里,艾薩克“很意外”的看見了等候于此處的杜馬瑟將軍。

  二人誰也不知道,這其實是關橫暗中指點杜馬瑟來此的緣故,一番交談之后,杜馬瑟對關橫、夏妮和艾薩克表答了他們救助自己屬下的謝意。

  雙方客氣了一番,杜馬瑟有意無意的,向眾人打聽認不認識一個“身穿奇異骨甲的神秘劍士”,艾薩克和夏妮肯定不知道,關橫則是有意隱瞞那是自己的事實,所以這個詢問,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杜馬瑟和送親車隊的眾人在一起用了午餐,隨后帶著受傷的屬下和獨角巨貘告辭,就此返回喀烏魯王都去了,而送親車隊就此進入毒龍峽谷,開始在綿延曲折的山道中行進。

  “噠噠噠……”關橫騎著馬走在最前面,心中想著心事:“唉,毒龍峽谷,也不知道那個大家伙是否找到了自己的族群,回到家里沒有?”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