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239章 咎由自取

  “鏘!”胡賽拔出腰間五尺的精鋼長劍,大吼一聲運起周身的斗氣,這家伙好大也是個中級劍士,情急之下要和古因拼命了!

  “不自量力東西,老夫懶得親自和你動手。”古因大師冷面森然說道:“看看你身后是誰吧!”

  “老子身后是那個黑水池……”聞聽此言,胡賽一扭頭,登時嚇得臉色慘白如紙,原來一池黑水陡忽沸騰冒泡,突然浮出七八具被泡得發白的遺骸。

  “呀啊啊,你們是……”胡賽哆嗦著雙唇,掌中的長劍顫抖不穩,險些失手墜地。

  “哼,這么快就不認識了?”古因說道:“他們不是你在五分鐘前,剛剛親手扔進去的屬下嗎?”

  “今天你算是有眼福了,胡賽。”倏忽間,古因手里的骷髏法杖頓地有聲,“砰砰!”法杖驟然聚起一團邪異的光芒,古因說道:“就讓你在臨死前見識一下,我們古髏一族的秘法,邪骨傀儡的妙用!”

  “你們上來!”霎時間,古因揮舞骷髏頭法杖,那邪異鬼魅的光芒,倏忽分成數道,徑直涌入那些浮上來的遺骸額頭。

  這些被淹死的黑衣人頓時踏浪分波,就這么木然走上黑水池邊,一旁的胡塞越看越怕,腳下連退七、八步,將精鋼長劍橫在身前:“呃……這是什么……”

  “哈哈哈!融皮……化肉……邪——骨——現!”在古因大師的長聲狂笑中,那幾具滿臉慘白的黑衣人遺骸,身上突然起了詭異的變化。

  “咔嚓、噗嗤、嘩嘩……”隨著刺耳聲響迭起,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發生了。

  黑衣人遺骸身上的皮膚、肌肉全部開始消融,化成一屢屢青黑色、散發刺鼻怪味的液體,而此時他們身上,已經沒有任何皮肉,只剩下一副蒼白的邪異骨架!

  森白骨架沒有一絲肉屑在上面,在昏暗的光亮下,它們“咔吧、咔吧”晃動著全身……

  “呵呵,我可愛的邪骨傀儡們,復仇的盛宴開始了!”發出陰冷怪笑的古因大師,用掌中的骷髏法杖點指胡賽:“那就是奪去你們性命的仇敵,去吧,現在是向他討還舊債的時刻了!”

  “咔咔咔……”幾副會動的骨架,陡忽向矮胖壯漢胡賽圍攏了過來,它們,似乎還記著自己是被誰害死的,就是面前這個胡賽,殘忍地將眾人踹下了黑水池!

  白森森的骷髏臂,倏忽伸向胡賽的面門,似乎是要掏出五個窟窿!

  “啊啊啊——別過來!”胡賽情急拼命,揮舞著手里挾裹斗氣的精鋼長劍,咔嚓、噼啪……接二連三的砍在這些骷髏身上。

  誰知道,精鋼打造的長劍,砍在骷髏骨上只是濺出無數火花,不但沒有讓它們傷損分毫,反而震得劍刃上全是崩裂的缺口。

  “啊!這……”胡賽的手臂被反震得酸麻難舉,再看那把劍已經成了廢鐵,他不由得嚇得面如土色。

  電光火石間,胡賽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已經被另一具陡忽撲上的骷髏抱住左腿,對方吭哧一口咬在了上面,頓時撕下胡賽腿上大片肌肉。

  “啊!畜生!快放開!砰砰砰!當當當!”胡賽疼得胡亂揮舞手中劍,沒頭沒腦的劈砍在骨頭架子上,然而對方咬上就沒打算松嘴,第二口、第三口……就這么狠命繼續撕咬著……

  與此同時,其他的骷髏也都一窩蜂似的撲上,霎時間殘肉橫飛,漫天紅霧飄灑,胡賽的慘叫聲越來越小,最終聲息皆無了。

  “哼,把他扔進黑水池。”古因大師頓了頓掌中的骷髏法杖說道。

  “噗通!”胡賽七零八落的殘軀,被幾個骷髏高舉過頭,呼的一下扔進了詭異的黑水池中!

  “咕嘟……咕嘟……”那殘軀落水之后,沉得極快,古因大師看了微微一笑:“哼,胡賽好歹也是一個中級劍士,用他制作出來的邪骨傀儡,一定有更高的品質,我可要拭目以待了!”

  “嗡嗡嗡……”就在這時,古因大師腰間的一個海螺突然發出刺耳的聲音,他皺眉一看:“咦?有人來訪,還要我開啟家族專用的傳送陣,看看來的是哪位兄弟姐妹!”

  “嘭嘭!”骷髏法杖倏忽點地,一個直徑數尺的幽藍法陣,驟然在古因大師面前形成。

  轉瞬間,黑影晃動,有人跨步邁出法陣,一個清脆的女聲笑著說道:“兄長,好久不見了!”

  此時此刻,隱匿在十幾米之外石壁側面的關橫,心中凜然一驚:“是她?這個女人不是死了嗎?”

  原來關橫看見那個從傳送陣走出的女人,頓時大感奇怪,因為此女和之前在喀烏魯王都郊外樹林,與光頭壯漢加魯達惡斗的策麗絲極為酷似,簡直一模一樣!

  關橫一驚之下,還以為策麗絲沒死呢,回想那個女人的性情狡詐多端,而且心狠手辣,加魯達就是先傷在了她的手里,最后迫不得已才用了同歸于盡的招數!

  “不對,這女人不是策麗絲!”關橫再次凝神觀看時,做出了這個結論:“首先這兩個女人的裝扮不一樣,披肩長發的策麗絲,穿的是一身紅藍碎花相間的法袍,而這個女人是短發,穿的是玄色法袍,而且她嘴角上,多出一顆黑痣!”

  “呵,原來是愛萊希,你怎么突然有空,來看望我這個久不見面的大哥?”古因大師似乎對這個妹妹沒什么好感,他有些不耐煩地說道:“當日古髏一族被光明、黑暗教廷視為異端,屢次慘遭圍剿滅族。”

  “迫于無奈,你我匆匆分別,大家各自尋找能夠庇護自己的勢力,隱匿起來蟄伏待動。咱們不是說好了嗎?”古因繼續言道:“沒有什么要緊的事,不要互相來往,免得暴露了行藏,再次會遭到那些所謂‘正義之士’的圍剿。”

  “小妹這次遇到的麻煩不小,您知道嗎?我那個雙胞胎姐姐出事了!”

  這個長相酷似策麗絲的愛萊希說道:“姐姐投奔了一個叫什么‘魔尊’的強者,在替他收集某些東西,我倆本來隔三差五就用心靈聯系溝通近況,結果在前幾日,策麗絲姐姐突然失了蹤跡。”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