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235章 古因大師

  “可惡,殺一個同伴就像碾死一只螞蟻,老大也太狠了……”

  這時眾人心情沉重,都在為剛死去的黑衣人感到兔死狐悲,他們神情恍惚再加上心驚膽寒,誰也沒注意自己身后突然多了一個恍惚的影子,就藏在陰暗角落里,悄無聲息的跟他們下了階梯。

  這座向下延伸的階梯下面,是一片寬廣的巖洞,已經被人開鑿改造成了幾個龐大的房間。

  裝著狼王的鐵籠,被放置在了一間石洞的角落,幾個黑衣人在旁邊垂首侍立,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大師、古因大師……”矮胖壯漢一改在黑衣人面前的兇狠神色,滿臉諂媚的走到了一個身穿慘白色長袍、留著山羊胡子的老者面前:“啟稟大師,您要的兩頭荒狼王已經押送回來了。”

  “嗯,這兩頭狼王倒是活力充沛,很好!”

  山羊胡子老者——古因大師,邁步繞著籠子轉了一圈,最后滿意的點了點頭:“取了這兩頭狼王全身的血液,而后獵捕幾頭備用的魔獸,再加上我的特殊配方混合,這個實驗的最后階段,差不多就要完成了!”

  說完這句話,古因大師瞥了矮胖壯漢一眼,后者立刻會意,立刻對其他黑衣人說道:“都下去休息吧,我和大師還有些機密的事要談。幾個黑衣人互相對望之后,帶著幾分疑惑和惶恐,悄悄的退了出去,前往附近的石室歇息。

  看到這些人走遠,古因大師冷冷的問道:“胡賽,這些人,就是你剩余的所有部下吧?”

  “大、大師,您難道是想……矮胖壯漢胡賽的額頭,一下就涌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他自己心知肚明,原先失蹤的那些屬下,都是被這位古因大師拿去做試驗之后,被活活的整死了。

  而胡賽因為畏懼古因,絲毫不敢聲張,更不敢做出半點違逆的舉動,否則連胡賽自己的小命也保不住。

  “哼,我的實驗已經進入最后階段,馬上就要完成了。”古因大師冷森森的說道:“正好還欠缺幾具從活人身上剝離的整副骸骨,你這幾個屬下,人數剛好夠了……”

  “大師,我、我……這么做是不是有些過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胡賽囁嚅著說道:“這批人好歹追隨了我幾年,能不能饒他們一條性命,大不了,我到附近的村子去抓一下老百姓回來,供您做實驗。”

  “住口!”古因大師毫不猶豫的回絕道:“普通老百姓?那些人的體質,怎么和組織親自培養出來的殺手相提并論,我已經決定的事,不容更改。”

  “更何況這里進行的實驗極為機密的事情,不能泄露出去,所以不管那些人是否被用來做實驗,最后也要被清理掉,我只不過是廢物利用而已,胡賽,我說什么,你只管照做就行了!”

  古因大師捋著自己的山羊胡子,乜斜了一眼矮胖壯漢:“哼,要不是看在你也算對我言聽計從,又和上峰有些特殊關系,你自己的小命也保不住!”

  “呃,這個老東西可真狠,為了做他那個喪盡天良的實驗,前后已經整死了十幾個人,可惡!”胡賽心中暗自忿恨,可臉上依然是恭順的態度。

  “請大師放心,幾條人命……呃,不算什么!”胡賽低著頭,緊咬牙根說道:“待會我就在他們的食物和飲水中放一些‘東西’,然后給您送過來。”

  “為了我自己的小命,只好犧牲那幾個屬下了!”胡賽腮邊的肥肉不住地抖動,他心中暗想:“那些人……死就死了吧!”

  “嗯,這就對了!反正試驗成功之后,能夠走出這里的,只會是你我而已!”

  古因大師的眼中,此時閃過一絲不被人察覺的冷芒,他嘴里說道:“去吧,做的干凈利索一些,讓他們昏厥就可以,千萬不要把人弄死了,我的試驗品,必須是剛從活人身上剝離的骸骨。”

  胡賽答應了一聲,轉身朝著黑衣人們休息的石室方向而去,古因大師看著他消失的背影,露出一絲冷笑:“胡賽啊胡賽,可惜你人數還是不夠,而我……需要實驗品確實不能缺少,留你到最后再用,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哈哈哈——我偉大的實驗就要完成了!”古因大師對著自己面前一個龐大的石砌水池,高聲笑道:“再過不了多久,我就要創造出整個艾什頓大陸,第一個‘不死戰士’兵團,到時候,順我者生,逆我者亡!”

  “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是組織的高層人物,也要看我古因的臉色行事!現在……就讓我們靜靜等待那一刻的到來吧!”古因大師自言自語著:“在那之前,我首先要與那頭桀驁不馴的飛翼毒龍溝通一下!”

  “呵,我正愁找不到那頭飛翼毒龍的蹤跡呢,沒想到你倒是要馬上去。”關橫此時躲在不遠處的陰暗角落,隱斂氣息,悄悄跟上了向北走的古因大師。

  這座密洞,其實是將一整座山腹徹底挖通之后建造的,古因順著一排蜿蜒向上的階梯,走到了一處懸空的石壁前面,吱呀呀扭動一塊凸起的石頭,只聽“咔咔咔……”一陣機關啟動的聲音響起。

  整面石壁倏地一分為二,露出了后面一排鐵柵欄,原來此處是一個囚禁魔獸的巨大石洞,石洞的角落,赫然趴著一個強壯的身影。

  “吼!!”這個大家伙一看見古因開啟機關走了過來,霍地晃動巨大的身軀爬到了鐵柵欄前面,“轟!吼!咣當!”這只周身披著厚重鱗甲,背生皮膜雙翅,額頭上長有四只尖角的醬紫色魔獸吼叫著,一頭撞在鐵柵欄上。

  這魔獸對古因的到來,顯得非常惱怒,更流露出極為暴躁的情緒,對古因的恨意,已經讓它瀕臨暴走的邊緣!

  “呵呵呵,飛翼毒龍,你還是這樣性急。”古因大師背著手站在石洞的鐵柵欄前面,他慢悠悠的說道:“我早就警告過你,不要生出什么反抗情緒,否則的話吃虧的肯定是自己。”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